經典專欄-經典園地

(12)闻斯行诸

石粤军学长

子路问:“闻斯行诸?”子曰:“有父兄在,如之何其闻斯行之?”
冉有问:“闻斯行诸?”子曰:“闻斯行之!”
公西华曰:“由也问:‘闻斯行诸?’子曰:‘有父兄在。’求也问:‘闻斯行诸?’子曰:‘闻斯行之。’赤也惑敢问。”
子曰:“求也退,故进之。由也兼人,故退之。”-〈先进〉

这一段对答,充分显示了孔子“因材施教”的教育观点。“闻”不仅是听到、更要听懂、知晓,至于“闻”与“行”之间,有什么考量? 就要视学生的个性而定。子路性直冲动,自然要“缓”,冉有谨慎保守,也就要鼓励积极。因此“退”则“进之”,“兼人”(以为自己可以一人做二人份的工作)则“退之”。而韩愈,字退之,也有要求自己在“愈”与“退”间的平衡;诸葛亮,字孔明,也是要自己不要锋芒太露,如小孔般的明亮即可 – 这是中国人名与字间的学问和艺术。

 

子路使子羔为费宰。子曰:“贼夫人之子!”子路曰:“有民人焉,有社稷焉,何必读书,然后为学?”子曰:“是故恶夫佞者!”-〈先进〉

这段章句中,充分显示出子路义气相挺的一面,他举用子羔为费宰,拉拔同门一起发达。(使,即派遣) 但孔子不以为然,孔子以为要适才任事,对于子羔的学养与能力仍有质疑,所以有“贼夫人之子”(这样不是害了人家的小孩吗? 贼,害也。夫作指称代名词)的说法。但子路以为可以自实作中学得经验,为何一定要拘泥于“学而优则仕”的说法呢? 孔子不想和子路在言语上辩驳,就说“恶夫佞者”(讨厌爱强辩的说法,“恶”在此解释为厌恶,而“佞”则是言辞巧辩)。看到这里,或许对孔子回应的态度有预期上的落差–孔子怎么生这么大的气啊?

深究此篇名〈先进〉,谈得是“先进于礼乐,野人也”与“后进于礼乐,君子也”,根据刘氏《正义》中解,前者是先有才学后服官职(类似于现在有了考试资格,才安排公务员职缺),后者是先有世袭官爵,后学礼乐 (指含着银汤匙出世的王公贵族)。照这个说法来看,子羔并非贵族之后,虽然子路当权时起用同门,但恐遭人嫉妒,若没有良好表现或稍有闪失,那流言斐语、人言可畏,以后日子和名声更加艰难,所以孔子爱护学生,希望子羔能学成后致用。虽然说实作学习机会难得,但是没有靠山,更要如临深渊、如履薄冰,那里有可以闪失的空间呢? 子路的安排虽是一片好意,可惜忽略了人情。孔子自己就有实际体验,因此对于子路一厢情愿的想法并不赞同。只是为人处世的其中细微,不是一下子可以说得明白;再加上子路的直率个性,恐怕要领会也不容易,在技术上处理也不一定能圆满,所以孔子只是气得大骂,却难以解释清楚;真有“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