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經典園地

(11)未知生焉知死

石粤军学长

上次提到颜渊与子路的身影,对于孔门诸贤有兴趣的同学,也可以参考《史记》中〈仲尼弟子列传〉及〈孔子世家〉等记载,此外,《孔子家语》等,也是对于了解孔门思想有相当助益。孔子以一介平民,而被司马迁称“世家”列为“素王”,在非政治的领域中影响中华民族千古。“素”就是空,也就是不具名衔,却能以行王道思想。而这个成绩,若没有孔门诸贤的协助,是无法达成的。从最具才干的子贡,不仅有外交、经营等长才;冉求,虽有才干,却被逐出孔门等,在〈先进〉篇中所列十贤,就可知道孔门中人才济济,完全可以“组阁”。接下来的章句,将以孔门诸贤的表现为主,作为切入讨论。

 

季路问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
曰:“敢问死。”,子曰:“未知生,焉知死?”-〈先进〉

在《论语》中子路的个性与意象最为鲜明,代表了活泼直率的“古意人”(台语)。只是在过程中,往往看见不是子路被孔子亏,就是被骂。不过,他似乎习以为常,不以为意,这也是他个性中可爱的一面,勇于面对自己的短处。这一段他向孔子请教哲学性的问题,孔子不给予正面的回答:一来可能认为子路尚不足以讨论形上的问题,二来是形上的问题在当时混乱的政治环境下,并没有实质性的帮助。因此,转形上鬼神与死后,到形下的人世与眼前(生)。也因此许多研究以此论定儒门否定鬼神,倒也过于武断。孔子的意思,恐怕是要子路针对当下做好,而不要妄想未来不可捉摸的部份,要能掌握住重点,而不是本末倒置。要是现在日子都过得一踏糊涂,也不用想到以后会怎样。

 

子曰:“由之瑟奚为于丘之门?”,门人不敬子路。
子曰:“由也升堂矣! 未入于室也”-〈先进〉

子路的表现,往往让孔子觉得与孔门格格不入;第一句中以琴音来比拟这“化外之民”,暗指由的杀伐鲁莽之气仍未平,从琴音中可以闻之一二。也因此,有些同学就对子路心存轻视。孔子知道后,借由“升堂入室”来解释对子路的态度,是肯定多于批评;而求学的过程本来就是步步高升、由粗放到精致,而那些不明所以而有轻视之意的学生,恐怕是还在门外呢。这反应出中国的教育中“艺”的部份,不仅是娱乐休闲,更是文化的陶养。

过去文人以琴音寄情,曾有吴国贵公子季札论乐一句,以表明其音乐造诣深厚。而季札因出使晋国,途中与徐君会面,徐君对于季札所配宝剑十分欣赏,季札也有意相赠。只是出使责任未了,身上不方便没有合宜的名剑相配,故心中默许将来要将宝剑相赠。可惜当季札回程再度造访时,徐君已死,季札在遗憾之余,仍将宝剑留在墓前,以表心意。“季札挂剑”就代表了同好英雄间的惺惺相惜与重信守诺 – 那怕是未曾说出口。另,对于孔子的名,因尊为万世师表,故逢“丘”字避讳而转音为“拇”,今多不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