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經典園地

(10)盍各言尔志

石粤军学长

在《论语》中另一个主角就是子路,这一位与孔子年纪相近(只差九岁)的武夫,在孔子的教诲下,培养出与孔子如兄弟、家人般的情感。而子路直率的个性、真诚的态度,也往往是《论语》诸多身影中最令人亲近的对象。

 

子曰:“衣敝缊袍,与衣狐貉者立,而不耻者,其由也与?”-〈子罕〉

“不忮不求,何用不臧?”子路终身诵之。
子曰:“是道也,何足以臧?”-〈子罕〉

子路对于外在的条件能够释怀,因此孔子特别称许。“衣”作动词,就是指子路能穿着破烂棉袍 (缊袍),与穿着狐裘者相邻而立,不会不好意思,自以为比不上。这种自信和超脱外在物质表象的体认,是许多人做不到的。而《孟子》中也有以“说大人则藐之”的自信自重,可以说是君子一种重要的特质。而这种特质,奠基在于“不忮不求”的态度上,这也是子路的自觉。因此当听到“不忮不求,何用不臧”时,子路终身诵之。

“忮”就是见不得人家比自己好,产生比较心、嫉妒心;又有盛气凌人之意。“求”则有看到别人有的,自己也想要。能够克制自己的比较心、嫉妒心和贪求心,那还有会什么不好的呢? “臧”就是善。所谓“人到无求品自高”,只是后来子路“终身诵之”的态度,孔子以为子路着眼太小,应该有更高的境界,故称“只是良好德性的一种,但尚不能以此尽至善美,更需精进”(“是道也,何足以臧?”)。另外,子路终身诵之的态度,恐怕也让孔子担心有“转不过来”的问题;所谓“大德不踰闲,小德出入可也”,在《易》中也有“不可为典要”的提醒。子路最后非因己事而遭杀身之祸,恐怕也与他这样的性格有关。

 

颜渊、季路侍。子曰:“盍各言尔志?”
子路曰:“愿车马,衣轻裘,与朋友共敝之而无憾。”
颜渊曰:“愿无伐善,无施劳。”
子路曰:“愿闻子之志。”
子曰:“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公冶长〉

这一段曾经在中学《文化基本教材》中出现的段落,读来更有亲切感。特别其中反应出孔门中师生的互动。“盍”有何不之意,即“大家何不谈谈自己的志向呢?”。子路率先抢答,指出车马衣裘等外在物质,可与朋友分享,坏了也不在乎;颜渊则是对心性的精进,不夸善、不彰显功劳;至于孔子就能在物质供给与精神满足上达到平衡,同时又能有继起不绝的影响力。换一个角度来看三人的志向,子路的着眼可以是《礼运大同篇》中“货恶其弃于地,不必藏于己;力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的慷慨胸怀;而颜渊的志向,则与《易》中“谦”卦“劳谦,劳而不伐。有功而不德”有异曲同功之妙。《金刚经》中“无所住而行于布施”的态度,来说明颜渊在心性的修为。至于孔子的志向,则呼应了“同人”与“大有”卦中“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的大同世界。这三人的对谈,可与禅门三偈相互对比,当初神秀与惠能各因一偈而分高下,五祖后来为此看出其中纠结,也有一偈:

 神秀偈:“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染尘埃。”

    惠能偈:“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五祖偈:“有情来下种,因地果还生。无情既无种,无性亦无生。”

这一层又一层,也为历史传奇更添精采,至于其中精妙,就留待读者自行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