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經典園地

(9)颜渊问仁

石粤军学长

在〈颜渊〉篇中首章谈到“颜渊问仁”一段,可以说是《论语》中最精采的对话之一。

颜渊问仁。
子曰:“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 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
颜渊曰:“请问其目。”
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
颜渊曰:“回虽不敏,请事斯语矣!”-〈颜渊〉

首先,以颜渊的根性,提出了“仁”的问题;其中有《易》经“复”卦代表天地之心的发动点;有代表人际间的关系“仁为礼本”(“仁”为二人);有“剥”卦中“硕果不实”的核仁(原生力);有天、地、人三才关系(“仁”字,人旁有二,代表天与地的自然、大地)等…。用这么大的范围和可能去请教老师,孔子回答“克己复礼为仁”,“克”就是约束,“复”则是启发、培养,“为”则是行动。不纵容自己,回归自然的秩序,自然就可以有创新、创造的能力。“礼”就是道理、义理,代表秩序规范,不单指人世间的礼制,更有自然和谐的关系之意。过去“礼”、“理”、“履”三字同意,都有实行、规范之意。“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特别强调“一日”的战战兢兢,如同《易》中“恒”卦的“一日心”,得时时刻刻提醒小心,才不会让心中的苟且蔓延开来。

“天下归仁”有二意可解,一是此“克己复礼”之人,则为天下人众望所归;二是当人人能时时警醒“克己复礼”,则自然和谐而有源源不绝的创造力。这个工夫,是得自己来下,别人是帮不上忙的。“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特别强调一种“自然而然”的顺性而为,不是被别人要求、强迫的作为。这点出儒学对于“仁”是深存于人心之中,“由”就有自由自在的意思,也就是说“为仁”(依“仁”来行动) 是一件自然反应的事。颜渊抓到机会问老师当然进一步请教“实践的方法”,也就是孔子所言“非礼勿视、勿听、勿言、勿动”的四个原则。这“视、听、言、动”代表了人从感官觉察到消化反省、采取行动的过程。“非礼”就是自负面表列的结果来看(因为正面变化源生不断),从过去的经验知道那些事情是不合乎天人秩序规范,渐次排除这些负面的事项,就可以一步步纯化身心、靠近真理。因此,颜渊回答老师,“回虽不敏,请事斯语矣”就是会戮力实行;“事”就是身体力行。

也正是因为“回虽不敏,请事斯语”中可见颜渊对于老师教诲的切身力行,在〈子罕〉篇中,孔子特别提到:

子曰:“语之而不惰者,其回也与?”-〈子罕〉

意思是说,“教了之后,能够身体力行而不懈怠的学生,除了颜渊外,还有谁呢?”。可惜颜渊早死,因此下章中孔子叹喟:

子谓颜渊曰:“惜乎吾见其进也;未见其止也”-〈子罕〉

“谓”就是每每提及颜渊时,往往有一种婉惜之情。只看到颜渊的进步,从未见其懈怠停止。在〈子罕〉篇中前后还有三章,就逻辑和意义上都有一致的连贯性,又安排在前后句,可能是同一时间的说法:

子曰:“苗而不秀者,有矣夫! 秀而不实者,有矣夫!”-〈子罕〉

此句亦可视为对于颜渊之死的叹喟。以幼苗比喻从学门生,能够有所心得者,实在不多。而这些杰出的学生,后来能够有所发展表现的,又是少之又少。“秀”指叶茂花开之象,而“实”则是有所成果、结实累累之意。本章中谈到“苗”、“秀”、“实”三者,在《易》中依卦序发展就是“屯”、“贲”和“剥”与“复”的卦象,后来朱熹引申解释为“学而不至于成有如此者”,则又有另一番风貌。

另外,同此章句之意而勉人向善,又反映出孔子心情者,有:

子曰:“譬如为山,未成一篑,止,吾止也。譬如平地,虽覆一篑,进,吾往也。”-〈子罕〉

子曰:“后生可畏,焉知来者不如今也。四十五十而无闻焉,斯亦不足畏也已!”-〈子罕〉

若以本篇中前后文句的思路贯串下来,对于向学者,孔子都尽可能给予最大的鼓励,那怕起步晚、资质差,能够向前一步就是进步;而自恃长处而不求精进,差一步就不完整 – 连颜渊都孜孜不倦,还有谁敢自以为禀赋优异? “篑”就是一畚箕,要是堆土成山,少一畚箕却停下来,就是未完成(“为山九仞,功亏一篑”);而平地中要是覆一畚箕土,就是积累。这其中的差别,不在于量的多少,而在于态度的积极和懈怠,也是孔子鼓励人迈出步伐,却又提醒“行百里,半九十”的教诲。

孔子下一章中,表达自己对于后学寄望的心情:虽然根性利的学生难寻,但对新一代的表现没能说得准,自己只有不断的播种,永远有希望培养出一代又一代的接棒人“焉知来者不如今”。只是这个期待和投入是有检视标准,也就是“四十五十而无闻焉”,要是一个人努力近数十年都还不能有点成绩,恐怕就难以有大的突破。“四十”在过去,似乎是一个重要的人生分水岭,因此孔子“四十不惑”、孟子“四十不动心”;然而在现代社会中,越是安逸的环境下,这个人生的分水岭看来有后移的趋势。“闻”有闻道和声闻两重意义,一是对自己的表现,二是从外界的评断来看,都可算是一个简单的指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