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經典園地

(5)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

石粤军学长

在〈学而〉篇16章中,除了孔子的8章记录外,另外是有若的3章、曾子的2章,子夏、子禽问于子贡和子贡问孔子各一章。看来在抢头香的过程中,有若因为貌似孔子,在孔子死后获得当权派的地位,因此能在编辑过程中略占优势;而曾子因传说为子思师、子夏则为王者师而有传经之功(可见门生众多),门生们对于自己的老师当然就多多捧场。(在《论语》中,大家对颜渊、子路、子贡的印象远大于有若、曾参,而且文中还称“有子”、“曾子”…这…这太明显了)。但是在先天的立足点上取得先机,还是有起一定的作用力。(最好是以后取名“学而”,大概就无人不知了。)

有若以“孝”为本,要人“尽孝务本”,自然就“本立而道生”,这“本”可启发人创造性的源头,面对枝节的问题就可迎刃而解。而汉代的《孝经》(传为伪书),也是以“孝为德本”,相信应该是受到有若的论点影响。(进而得以忠君、爱民、形成社会约束规范的力量)。

 

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 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学而〉

“孝”指以善事父母,“弟”则善事兄长。能够如此,自然能有长幼之序,要作乱巅覆,应该不太可能。(这也是为何在封建制度下,对于“孝”的提倡,多少也有政治稳定上的考量) 所以称“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就是自起点到过程的发展性来看:以“孝弟”当作“为仁之本”,“为”作动词用,在课本中解释一切与“仁”有关的作为均是。在文后会谈到“仁”的意义(“颜渊问仁”一章),只是这“二人之仁”,以“亲亲为大”,自然不脱“事亲”;而由同心圆的次第发展,由父子、兄弟的家庭结构,到君臣、师友的社会结构,儒学中谈“等差之爱”,由此可见其端倪。

在首篇中第二男配角,非以曾子莫属;曾子亦以孝闻名,有“宗圣”美誉。(颜渊则以“克己复礼为仁”有“复圣”之誉) 传说《大学》由曾子所编,曾子学生子思则编《中庸》,看得出来两人对于儒学的传经居功厥伟。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 与朋友交而不信乎? 传不习乎? ” -〈学而〉

“日”指日课,也就是每天要做的事,“三”过去指多数,在此针对文后的三件事来谈。这三件事从“为人谋是否忠诚?”是就自己的态度来反省–为人谋划、谋事是否尽心(“尽己之谓忠”);“与朋友交是否信实”是就对方的立场来考量-是否建立起足够的信、望、爱?“传不习乎”是自己的期许更加精进,“习”有“鸟数飞”之意,也就是学习的态度。这三个面向,从平面(人我)和立体(现在与未来)的角度来看待自己,作为省察的标准。“省”就是“把东西放到心里来过一过”,所谓“反躬自省”,只有自己知道、诚实面对的自我考核。而此名句中,后来引申出诸多相关的名称,如日本三省堂书店,取“三省”之意,而台积电张忠谋先生大名,亦有“为人谋而不忠乎”? (未来取名要胜过张先生,可能要从“学而时习之”章来下手了) 至于王阳明的《传习录》亦取材自“传不习乎”的提醒 (另,程朱有《近思录》取材自“切问而近思”,不过在排序上就略逊一筹,又回到了“抢头香”的排序迷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