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經典園地

(4)弟子入则孝出则悌

石粤军学长

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悌。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学而〉 

此处“弟子”泛指晚辈,从长辈的角度来看,教育的目的和功效,以及如何实践的方法。这当然也暗指对自己的要求,也就是做人的基本态度,包括在家对长辈、在外与人际互动的要求。“入”指在家,“孝”指晚辈对长辈的态度;而“出”指在外,“悌”指与同辈间的互动。“谨而信、泛爱众”正是前章中“敬事而信,节用而爱人”的基础。有了诚信要求,对于人际广博的交往,对众生的体谅,对善知识的亲近学习,自然就可以建立起完整的人格特质。在“干”卦中可以“见龙在田”作为比喻,《小象》传以“德施普”作为大众支持的来源,正是“泛爱众”。

至于最末一句“行有余力,则以学文”一般解为“在这些之外,若有余力,才来学习文章、文学”,也只是就字面解释。儒家是谈“实践”的学问,从首章“学而时习之”起,不断强调“知”与“行”的关系。因此,“行有余力”的要求,是在上述各项基本条件达成的情况下,进一步的精进 – “学文”;若没有做到基本要求,进一步的精进、深进,只会变本加厉,为害更深。“文”有文明、文化之意,也就是经纶天地的学问。扩大来说,就是管理众人之事的政治、领导统御的学问。所以,此章由浅而深,由小而大,谈为人、用人的标准,要求“基本态度的正确”。

 

子曰:“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主忠信,无友不如己者。过则勿惮改。”-〈学而〉

“不重”在此不是指有形的形体 (呵,不然君子都成了胖子…),而是指自重,有了自重才有威仪。在《易》中“家人”卦五爻君位指“有孚威如”,充满爱心,却有不可侵犯的威严;而“威如之吉,反身之谓也”正是“自重”之由。“大有”卦中有“厥孚交如,威如吉”也提出自我准备、充实是赢得尊重的前提。若是轻浮放纵,要获得他人敬重则是缘木求鱼。“固”指固执、固陋,抱残守缺而不思进步。有了“学习”的精神,自然会开拓视野,不会自以为是,懂得权变。人往往偏执,正因为只看到一面;所以“独学无友,则孤陋寡闻”。

后句提醒,结交朋友以增广见闻 – “无友不如己者”,每个朋友都是一本大书,在不同的生命经验下,都有值得分享、学习的部份,要能以谦虚的态度去吸收;没有朋友是不如自己,都有值得学习的地方。过去有误解以为是“要结交比自己优秀的朋友,以便学习”,但若以此逻辑来看,比自己优秀的人,却不愿与我结交 (因为我不如他),到头来,大家不是都交不到朋友? 所以,“主忠信”正是交朋友的态度;“尽己之谓忠”(《中庸》),对于朋友能坦诚、守信,才有可能有进一步的了解,发掘出长处。若是一味傲慢,又如何能弯腰学习?更罔论“过,则勿惮改”的自我坦诚、自我调整。

 

子曰:“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学而〉

本章中谈“志”与“行”,强调的是“做事的方法”;在父执辈当家做主时,可以有想法、提出建言“志”,但不可自做主张、一意孤行。一旦责任重担落在身上时,则要以正确行动和正当作为来证明自己的能力。这个理念,应该在大方向上与父辈一致,就可以说是一种传承。在执行的作法上,也有循序渐进、安定人心的目的。在此“孝”不一定是有形的晨昏问安,而是精神上的传承、继往开来,甚至于有批判式的创新与继承。许多历史的教训是“换了位置就换了脑袋”,能不能有革命时的热情与魄力,往往考验人性。父在虽有志却不能行,父没虽能行却不依志,常常是一种讽刺。“三年”是过去对于父母逝世守丧的要求,无论天子以至于庶人均是如此,但实际上只要能满二十五个月(满两年)即可。

此章自“家人”卦中《大象》传看来“君子言有物而行有恒”,说明忠臣孝子应尽之事。“孝”在中国人心中,是最重要的人之大本“夫孝,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孝经》)也是人心得以自迷而复最重要因素之一(“复,德之本”,《系辞》下),若是此点不能做到“孝悌”,就没有资格谈“学文”的治众之事。因此,“无改父之道”才会是“孝”的一种表现。所以说“本立而道生”能自“道”之本回溯,也就是人性中最根本的“孝”出发,而展现不同的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