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經典園地

(2)学而时习之

石粤军学长

〈学而〉第一篇名由首句“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头二字而来;“而”有能够之意,就有假设的语气,暗示“能不能做到”(有英文中if / could的假设语法之意),“时”可解为当时、当代,又有时机、时间点的意思,所以全句有“学习后能实用,解决当时的问题,是件快乐的事”;也可理解为“能够学习后,配合适当的时机有所发挥、应用,才是值得高兴的事”。“说”字同“悦”也就是高兴、喜悦;在《易》中以“兑”卦为代表,有言说“说”、喜悦“悦”,锋锐“锐”等多意,故《说卦》指“兑”有“毁折”之象。

至于本句(或本章) 核心则在“学”字,本来就是在面对问题时,寻找一切可以解决问题的方法或素材的过程。在甲骨文中,“学”字意思由“小子玩爻”而来,小孩子坐在桌前(几)双手间有个“爻”字,充分描绘出一个活生生的意象;经过不断尝试,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人生的学习亦是如此,总在挫折中成长,玩味出生命的醇厚。因此“学而有所见者”称“觉”,故佛陀称觉者、菩萨有“自觉觉人”为目的。“习”字就朱解为“鸟数飞”,由小鸟习飞的意象而来,上为“羽”字,正是鸟之双翼,而下部以为“日”之变形,故为“每日练习”。虽有“学”的理论,但要配合“习”的实作,才是真正学到东西。故首句: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学而〉

此句蒋注以问句结尾,则摹拟了一种反问的语气:“你们有没有同感呢?”利用诘问式的教学方式,来刺激思考。而三句一贯的问法,一层层加强语气,刺激学生们的想法。而问句中“悦”、“乐”、“愠”,代表了三种不同的情绪:“悦”的快乐,是个人体会,属于内在的发动;而“乐”的表现,则比较强调外在的表现;至于“愠”则有憋心里,老大不高兴的意思。因此,从“学”开始,进一步思考到“教学”的互动:从个人,到人我。当自学有成,自然有其他的同业或同好慕名而来,彼此切磋交流,故“有朋自远方来”。在过程中,教学相长而完整学习的历程。

《尚书》中有“学学半”正是“学只是一半”,配合上“教”的作为,才是完整的学习,也“逼”出人对于问题真正的理解。所谓“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正是此意。而“同门曰朋,同道曰友”,“有朋”正是远来求教、求道之人,有助于思想的辩证和发扬,故可称“近悦远来”。至于在沟通、传授的过程中,有意见不同、有不能理解的时候,切不可以沮丧、发怒,知人有资质、体悟不同,要能理解、包容,才是真正的君子。所以,首句是从“教”与“学”的角度来看,“学”针对不同的新问题,加以发掘素材和解决之道,“教”则磨炼对问题的解答和实用性,可以越教越懂,不断进步。

《孟子》中也有对于这样的态度,提出“得天下英才而教之”是“人生一乐”;而读经典中所得的趣味,比美食更令人回味“故理义之悦我心,犹刍豢之悦我口”(〈告子〉上),让人得以法喜充满,而“忘劳忘死”。所以,全书首章即在点出“实务与理论的配合”、“教学相长”到“志同道合”的法喜充满,代表人生得其知己的心灵交流。〈学而〉首章就要本着无止尽的终生学习,不断凝聚志同道合的朋友的向心力。

在孔子门生的后续发展上:孔子死后,其门人后来分成数个门派,其中以曾参与有若的势力较为庞大,因此,在《论语》书中,除孔子称子外,有若与曾参,亦称子 (即老师之意),而其他诸贤均以名称,可以见得当时编辑者可能以此两派为主。另一个明显的例子,在〈学而〉首篇中,除了孔子首章外,接下来就是“有子曰”,更突显有子门人对老师的推崇,有“抢地盘”的味道在。特别是孔子死后,门生怀念老师,要求以相貌酷似孔子的有若来尸位,弄得不伦不类、草草收场。不过,此举更可见其当时势力对孔门的主导权。在首篇十六章中,孔子有八章,有子三章、曾子二章及子夏一章,看来还是后期门人比较吃香,有发言权。以下讨论,先就孔子章句解释,再谈其他人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