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經典園地

(1)总论

石粤军学长

前言:

解读《论语》,首先必须了解其思想来由,才能真正解读其中意义。中华文化源自五(六)经,包括:《诗》、《书》、《易》、《礼》、《春秋》,其中《乐》经已经佚失,只有名称而不见内容流传,故不在讨论之内。孔子删《诗》、《书》,订《礼》、《乐》,赞《易》、修《春秋》,集前人思想之大成,而留下的《论语》,可以说是思想的结晶,是人生中的结论。所记录下来与门人的对话,或问答形式,都是因机触发、因缘流露,所呈现的只是结论。至于过程中思维的发展,就必须自五经中寻其脉络。这也是要能正确解读《论语》的基本工夫,才能掌握《论语》完整的体系,不至于流于片断,甚至于误解。后人因对《论语》、《孟子》的重视,将原本属于“子部”的两书,与《诗经》、《尚书》、《周易》、《礼记》(《大学》、《中庸》为其一篇)、《仪礼》、《周礼》、《公羊传》、《豰粱传》、《左传》、《尔雅》和《孝经》,合称十三经。

 

论语读本

本次文章中,除了〈学而〉第一外,将不依章节顺序,而是依中心主题思想来研读。在介绍第一篇〈学而〉后,继而就孔门诸贤来介绍,其中资料有参考司马迁《仲尼弟子列传》及《孔子世家》等,由亲炙孔子的门人中,看出儒家教育的态度;包括有:具有干才、外交、经商实力的子贡,勇气过人的子路,根性超然的颜渊等,甚于后来孔子晚年的关门弟子子夏(为王者师,为后来儒学发扬有极大贡献)。

兹以钱穆先生旧文之题“当年齐鲁衣冠”,记录孔门诸贤的身影。本次选用的讲本,以蒋伯潜先生广解朱熹注的《四书读本》为主,在这些年间,虽然许多新注或广解的范本不胜枚举,但都不若此本“读来全无火气,值得细品”,也说明许多见地需要时间的涵咏和对古文广泛认识,建立起对经典理解的根基 – 这些经过时间所粹炼出的道理,多半有其不变的价值,随意发挥、依据潮流的譁众取宠,恐怕所得只是“创伤后的见解”(“创见”新意)。

 

章节编排

许多人以为《论语》在编排上只是语录形式的整理,各章关联性不强,实为误解。在孔子过世后,其门人弟子对于老师的言行语录的整理工作,相信也有不同程度与形式的编辑、讨论和安排。特别是针对先后顺序的编排,一定有其意义。虽然各章篇名是由后人撷取该章首几字所定,无特别的意义性,但就整章的架构和本书的系统性,实在有一完整的思想体系。

 

论语各章要点

论语全书分为二十章,前十章可称上论,而后十章可称下论。首章〈学而〉谈学习,讨论的是“内圣”的工夫,而第二章〈为政〉则由学习进展到实践的应用,正是“外王”的经世济民(也就是如何做事)。这由内而外,在现代的角度来看,就是寻找舞台、发展抱负 – 无论是从政或经营,都是一体适用。所谓“为政以德”就是先要有“内圣”的修为,才能有“外王”的经世。第三章〈八佾〉,本是一种礼制,谈得是社会制度与规范。这当然反应出当时实践理想的手段和方法,由“学而优则仕”开始 (即〈学而〉和〈为政〉),到开始进行推展,发展组织、建立制度 – 就是礼的目的性。特别是“礼”的意义不只局限在对人际间的互动,更扩大到天、地、人、鬼、神各界,也就是《易》中“谦”卦所关心与自然界的互动与沟通,落实在现实的制度面上;也有“节”卦中“节以制度”的分寸拿捏。

第四章〈里仁〉篇,则由有形的规范,内化而为无形的驱动,就是“仁”。所有的典章制度都会过时、僵化,人终必须回归到人性需求,与时俱进的调整,所本的根源就是“仁”,若失去此一根本,则一切制度无效,故“仁为里(礼)本”。在《系辞》下传中有“复,德之本”,要能回到“天地之心”,就得找回“仁”的本心。因此,前四章从学习、落实到有形与无形的制度和风俗教化,完整呈现出“人本”的教育精神。第五、六章的〈公冶长〉与〈雍也〉则就当时人物作月旦评论,知人论事与前述所谈的理想作一比较对照。

到了第十章〈乡党〉则就孔子的生活举止作一描述,作为弟子对老师个人行述的描写。而末章〈尧曰〉则有对学生或后辈的期待,类似佛经中的〈咐嘱品〉,给予后人的提醒。虽然不能全部都有条理地解释《论语》全书的编辑逻辑,在不同章节中也有错简和不相关的章句并存,但基本上没有扭曲对于整体性的认识,在学界也肯定《论语》能完整代表孔子思想。无论如何,《论语》中各篇的起、承、转、合,仍不失完整的结构,提醒后人终身学习、与时俱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