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經典園地

(1)總論

石粵軍學長

前言:

解讀《論語》,首先必須了解其思想來由,才能真正解讀其中意義。中華文化源自五(六)經,包括:《詩》、《書》、《易》、《禮》、《春秋》,其中《樂》經已經佚失,只有名稱而不見內容流傳,故不在討論之內。孔子刪《詩》、《書》,訂《禮》、《樂》,贊《易》、修《春秋》,集前人思想之大成,而留下的《論語》,可以說是思想的結晶,是人生中的結論。所記錄下來與門人的對話,或問答形式,都是因機觸發、因緣流露,所呈現的只是結論。至於過程中思維的發展,就必須自五經中尋其脈絡。這也是要能正確解讀《論語》的基本工夫,才能掌握《論語》完整的體系,不至於流於片斷,甚至於誤解。後人因對《論語》、《孟子》的重視,將原本屬於「子部」的兩書,與《詩經》、《尚書》、《周易》、《禮記》(《大學》、《中庸》為其一篇)、《儀禮》、《周禮》、《公羊傳》、《豰粱傳》、《左傳》、《爾雅》和《孝經》,合稱十三經。

 

論語讀本

本次文章中,除了〈學而〉第一外,將不依章節順序,而是依中心主題思想來研讀。在介紹第一篇〈學而〉後,繼而就孔門諸賢來介紹,其中資料有參考司馬遷《仲尼弟子列傳》及《孔子世家》等,由親炙孔子的門人中,看出儒家教育的態度;包括有:具有幹才、外交、經商實力的子貢,勇氣過人的子路,根性超然的顏淵等,甚於後來孔子晚年的關門弟子子夏(為王者師,為後來儒學發揚有極大貢獻)。

茲以錢穆先生舊文之題「當年齊魯衣冠」,記錄孔門諸賢的身影。本次選用的講本,以蔣伯潛先生廣解朱熹注的《四書讀本》為主,在這些年間,雖然許多新注或廣解的範本不勝枚舉,但都不若此本「讀來全無火氣,值得細品」,也說明許多見地需要時間的涵詠和對古文廣泛認識,建立起對經典理解的根基 – 這些經過時間所粹煉出的道理,多半有其不變的價值,隨意發揮、依據潮流的譁眾取寵,恐怕所得只是「創傷後的見解」(「創見」新意)。

 

章節編排

許多人以為《論語》在編排上只是語錄形式的整理,各章關聯性不強,實為誤解。在孔子過世後,其門人弟子對於老師的言行語錄的整理工作,相信也有不同程度與形式的編輯、討論和安排。特別是針對先後順序的編排,一定有其意義。雖然各章篇名是由後人擷取該章首幾字所定,無特別的意義性,但就整章的架構和本書的系統性,實在有一完整的思想體系。

 

論語各章要點

論語全書分為二十章,前十章可稱上論,而後十章可稱下論。首章〈學而〉談學習,討論的是「內聖」的工夫,而第二章〈為政〉則由學習進展到實踐的應用,正是「外王」的經世濟民(也就是如何做事)。這由內而外,在現代的角度來看,就是尋找舞台、發展抱負 – 無論是從政或經營,都是一體適用。所謂「為政以德」就是先要有「內聖」的修為,才能有「外王」的經世。第三章〈八佾〉,本是一種禮制,談得是社會制度與規範。這當然反應出當時實踐理想的手段和方法,由「學而優則仕」開始 (即〈學而〉和〈為政〉),到開始進行推展,發展組織、建立制度 – 就是禮的目的性。特別是「禮」的意義不只局限在對人際間的互動,更擴大到天、地、人、鬼、神各界,也就是《易》中「謙」卦所關心與自然界的互動與溝通,落實在現實的制度面上;也有「節」卦中「節以制度」的分寸拿捏。

第四章〈里仁〉篇,則由有形的規範,內化而為無形的驅動,就是「仁」。所有的典章制度都會過時、僵化,人終必須回歸到人性需求,與時俱進的調整,所本的根源就是「仁」,若失去此一根本,則一切制度無效,故「仁為里(禮)本」。在《繫辭》下傳中有「復,德之本」,要能回到「天地之心」,就得找回「仁」的本心。因此,前四章從學習、落實到有形與無形的制度和風俗教化,完整呈現出「人本」的教育精神。第五、六章的〈公冶長〉與〈雍也〉則就當時人物作月旦評論,知人論事與前述所談的理想作一比較對照。

到了第十章〈鄉黨〉則就孔子的生活舉止作一描述,作為弟子對老師個人行述的描寫。而末章〈堯曰〉則有對學生或後輩的期待,類似佛經中的〈咐囑品〉,給予後人的提醒。雖然不能全部都有條理地解釋《論語》全書的編輯邏輯,在不同章節中也有錯簡和不相關的章句併存,但基本上沒有扭曲對於整體性的認識,在學界也肯定《論語》能完整代表孔子思想。無論如何,《論語》中各篇的起、承、轉、合,仍不失完整的結構,提醒後人終身學習、與時俱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