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緣起」初探

劉哲雄老師講授

  現實世界,在錯綜複雜的背景下,無端的一個念頭,其所引動的往往是一種無間隙的、不期然而然的狀況。當然,可喜或不可喜的情事也因此一幕又一幕的展開…。前些日,獨自開車到台北出差,中午時分,正是逼近台北之際,心中念頭生起:「電話聯絡親戚?」電話響起後才知道要到美國的外甥女將於下午搭機,心中不禁生起「真是幸運」的念頭。在愉快的餐後閒話家常的氛圍中,二姐隨口的問話:「南下之時可以等她下班一起回去看媽嗎?」我回答:「OK啊!」一切似乎都有著最好的安排!

  前述的情況似乎正應合著佛典中的說明:「諸比丘!以何為世間之生起耶?以眼與色為緣,而生眼識,三者和合為觸,依觸之緣生受,依受之緣生愛,依愛之緣而取,依取之緣而有,依有之緣而生…」(註1)。人的心念(意)亦依循著前述的模式操作著。因此在「心」、「想」與「台北親戚」碰觸之時,事情開始有了不一樣的呈現。那麼,易經又如何展現那「緣起鏈」(註2)?

  事實上,六十四卦的卦序即是一種「緣起鏈」的基本樣貌。不過,若依一般的認知則上經三十卦就宛如人們生活背景型式的大網,而下經自咸(感受的啟動者)卦起始,終於既濟、未濟卦的安排,則像生命之河中人們在「觸」的生起、影響下,「受、愛、取…」之活動與結果的呈現。因此,若是陷於未濟、不可喜或得而復失等情況,則當然是「苦」受的糾纏。由此可見,咸卦之卦辭中的「利貞」——「如其分、得其宜又合於時之行」的提醒,還真是不容許有絲毫的輕忽或放逸(註3)!

  易經的任何一卦,不但是當前整體情勢的說明,亦如一時空背景的大網,侷限、束縛著陷於其中的人們。其間,依於「始、壯、究又始、壯、究」循序標舉而出的六爻,則既是受到束縛情狀的寫真,亦可以是突破束縛,創生進化成長的良策良緣。就以習《易》者都不會喜歡的「蹇,難也」之蹇卦為例,六爻不就都有勇敢的「往」以領受、承擔與自試,並自覺的「來」以自復、突破與成長的描繪。果真如此,則其《彖傳》「當位貞吉」之語,恐怕必須擴大其範疇,用「人在其位——不論其職能與位階是否相稱,也就是不論其為易例中所謂的『當位』或『不當位』(註4)——都當『如其分、得其宜又合於時』的擔負起一切,以獲得進化與成長的美好成果。」話又說回來,我們也要問:「到底要平息多少情事的起伏變化,你我才能在蹇難的情況中,『如其分、得其宜又合於時的擔負起一切』,以踏上進化與成長的的旅途?」

  佛陀如是論說著「緣起」的發生理序:

以無明為緣,行生;以行為緣,識生;以識為緣,名色生;以名色為緣,六入生;以六入為緣,觸生;以觸為緣,受生;以受為緣,愛生;以愛為緣,取生;以取為緣,有生;以有為緣,生生;以生為緣,老、死、憂悲惱苦生,純大苦聚集。

  可見得依於「緣起鏈」而言,破除「無明」所造成的蔽障,讓心能夠醒覺的「見如實、知如真」,使行動正確無誤的落在朝向目標的軌道上,甚至於因此斬斷引發「純大苦聚集」的鎖鏈,應是最緊要的事。而蹇卦《象傳》「君子以反身修德」,恰是最直接、簡要與具體可行的提示(註5)。

 

註1:《生活中的緣起》佛使比丘著/香光書鄉出版社/聖諦編譯組、香光書鄉編譯組譯/頁144。
註2:係佛使比丘於《生活中的緣起》對「緣起」十二支的綜合之語/頁81~82。
註3:「放逸」係指「應戒除之惡未戒除、應力行之善未力行或使增長」。
註4:可參著筆者所撰《用易經閱讀人生.易經的符號世界》之電子書中,針對「當位、與不當位的實
    際境遇」所做的探討。

註5:如何「反身修德」?下期一起來探討易經的論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