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观之要——内在学习

刘哲雄老师讲授

  一般人的学习历程,不外乎经由书籍的阅读、师长的教导、模仿社会典范,以及透过错误的冲击所进行的调整而获得成长。若仔细观察其所锁定的重点,似乎以“眼可见、耳可闻”之人际间的行为互动,与事件处置的良窳为其最终依归;甚或完全以金钱及事业成败做为唯一判定的基准。事实上,我们从一般庙宇的签诗,特重在婚姻是否顺意、事业能否成功辉煌,亦可见“人之所欲”的确多数落于其间。不过,在前述所谓社会主流意识的影响下,人的价值观难免偏颇或遭到严重扭曲!于此,《杂卦传》所云:“临观之义,或与或求”,更显其可观之处。

  “临观之义,或与或求”。其实“是一种透过‘临’的直接面对事件、或问题之所在,结合‘观’在不默认立场、全然抽离的情境之下,展开鸟瞰全局及细致抽丝剥茧的审辨作为,以练就直入命题核心、探求解答的功夫,然后,才有可能在实际任事之时,让‘与’和‘求’的平衡成为首要目标,做出恰到好处又合乎时宜的选择及行动”。重点是:我们如何才能“在‘观’不默认立场、全然抽离的情境之下,展开鸟瞰全局及细致抽丝剥茧的审辨作为,以练就直入问题的核心、探求解答的功夫?”

  “或”字——一种不带一丝一毫成见、无有任何默认立场的、“一切都是未定的”,与“它应该是什么就是什么”的如实了知——直接指出我们于任事待人之时应该建立的基本态度。态度的呈现,正是心念作用的结果。六十四卦之《象传》所呈现经由自然观察转化为人文体证践行方向的叮咛,皆是无染心念作用的结果;否则在自利为诉求的框架下,是不可能确立“天下雷行,物与无妄。先王以茂对时,育万物”的永续经营理想(注1)。可见得:“让心得以净化、进化的‘内在学习’,才是‘观’之要。”那么,“内在学习”的具体内容又是什么?

  综合检视观卦之卦象,其三、四、五爻为三画卦之艮卦,正是观卦的精华与成就的所在。其源头则始于“艮其背,不获其身;行其庭,不见其人”的单纯专注,而后才有《象传》所谓“兼山艮,君子以思不出其位”的清楚了知,与其后《彖传》所谓“时止则止,时行则行,动静不失其时,其道光明”之正确通达的践行与成果。

  事实上,一切事件展开前的“单纯专注”,就是正念作用的最佳呈现,亦是“内在学习”的启动点。因为经由它对自己“身、心变化”观察所衍生的自制、自律作用,不但排除了“贪欲、瞋恚”的杂染,更由于其长期经营所形塑的深层洞见,破除了“无明”愚痴的遮蔽,让人能够获得“见如实、知如真”的正知,并用适当的方式切入各式各样人、事、物的处置,在不同阶段都能够获得“增上”的成果(注2)。由此观之,三、四、五爻中“观我生进退,未失道也”、“观国之光,尚宾也”与“观我生,观民也”的践行过程及结果的阐释,其起始无一不是源于“单纯专注”。

  至于“初六童观,小人道也”、“闚观女贞,亦可丑也”与“观其生,志未平也”的说明,我们就可轻易推知“其必是未能用‘单纯专注’进行审辨观察(注3),致使杂染入侵,或受到无明的遮蔽、或遭到贪欲、瞋恚的攻击”,才无法达于“见如实、知如真”,并用适当的方式切入各式各样人、事、物的处置,在不同阶段都能够获得“增上”的成果。

 

注1:六十四卦之卦爻辞、《象传》与《彖传》理应皆是循此脉络推得。
注2:“增上”有类于复卦《彖传》所谓“刚长也”的样貌。
注3:在诸多条件未具足成熟、或心受染污的状况下,观卦初六、六二与上九爻所呈现的样貌,其实是
    一个必然,习《易》者更应戒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