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觀之要——內在學習

劉哲雄老師講授

  一般人的學習歷程,不外乎經由書籍的閱讀、師長的教導、模仿社會典範,以及透過錯誤的衝擊所進行的調整而獲得成長。若仔細觀察其所鎖定的重點,似乎以「眼可見、耳可聞」之人際間的行為互動,與事件處置的良窳為其最終依歸;甚或完全以金錢及事業成敗做為唯一判定的基準。事實上,我們從一般廟宇的籤詩,特重在婚姻是否順意、事業能否成功輝煌,亦可見「人之所欲」的確多數落於其間。不過,在前述所謂社會主流意識的影響下,人的價值觀難免偏頗或遭到嚴重扭曲!於此,《雜卦傳》所云:「臨觀之義,或與或求」,更顯其可觀之處。

  「臨觀之義,或與或求」。其實「是一種透過『臨』的直接面對事件、或問題之所在,結合『觀』在不預設立場、全然抽離的情境之下,展開鳥瞰全局及細緻抽絲剝繭的審辨作為,以練就直入命題核心、探求解答的功夫,然後,才有可能在實際任事之時,讓『與』和『求』的平衡成為首要目標,做出恰到好處又合乎時宜的選擇及行動」。重點是:我們如何才能「在『觀』不預設立場、全然抽離的情境之下,展開鳥瞰全局及細緻抽絲剝繭的審辨作為,以練就直入問題的核心、探求解答的功夫?」

  「或」字——一種不帶一絲一毫成見、無有任何預設立場的、「一切都是未定的」,與「它應該是什麼就是什麼」的如實了知——直接指出我們於任事待人之時應該建立的基本態度。態度的呈現,正是心念作用的結果。六十四卦之《象傳》所呈現經由自然觀察轉化為人文體證踐行方向的叮嚀,皆是無染心念作用的結果;否則在自利為訴求的框架下,是不可能確立「天下雷行,物與無妄。先王以茂對時,育萬物」的永續經營理想(註1)。可見得:「讓心得以淨化、進化的『內在學習』,才是『觀』之要。」那麼,「內在學習」的具體內容又是什麼?

  綜合檢視觀卦之卦象,其三、四、五爻為三畫卦之艮卦,正是觀卦的精華與成就的所在。其源頭則始於「艮其背,不獲其身;行其庭,不見其人」的單純專注,而後才有《象傳》所謂「兼山艮,君子以思不出其位」的清楚了知,與其後《彖傳》所謂「時止則止,時行則行,動靜不失其時,其道光明」之正確通達的踐行與成果。

  事實上,一切事件展開前的「單純專注」,就是正念作用的最佳呈現,亦是「內在學習」的啟動點。因為經由它對自己「身、心變化」觀察所衍生的自制、自律作用,不但排除了「貪欲、瞋恚」的雜染,更由於其長期經營所形塑的深層洞見,破除了「無明」愚癡的遮蔽,讓人能夠獲得「見如實、知如真」的正知,並用適當的方式切入各式各樣人、事、物的處置,在不同階段都能夠獲得「增上」的成果(註2)。由此觀之,三、四、五爻中「觀我生進退,未失道也」、「觀國之光,尚賓也」與「觀我生,觀民也」的踐行過程及結果的闡釋,其起始無一不是源於「單純專注」。

  至於「初六童觀,小人道也」、「闚觀女貞,亦可醜也」與「觀其生,志未平也」的說明,我們就可輕易推知「其必是未能用『單純專注』進行審辨觀察(註3),致使雜染入侵,或受到無明的遮蔽、或遭到貪欲、瞋恚的攻擊」,才無法達於「見如實、知如真」,並用適當的方式切入各式各樣人、事、物的處置,在不同階段都能夠獲得「增上」的成果。

 

註1:六十四卦之卦爻辭、《象傳》與《彖傳》理應皆是循此脈絡推得。
註2:「增上」有類於復卦《彖傳》所謂「剛長也」的樣貌。
註3:在諸多條件未具足成熟、或心受染污的狀況下,觀卦初六、六二與上九爻所呈現的樣貌,其實是
    一個必然,習《易》者更應戒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