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自我提升之道—“观”的训练

刘哲雄老师讲授

见善则迁,有过则改

  俗谚云:“仙人打鼓有时错,脚步踏差啥人无”(闽南语)。其重点所在“是希望我们在违犯的过失发生之后,知悔知改的展开实际的革变行动,好令你我能够再度踏上‘进而上’的人生旅程”。习《易》之后,对于俗谚的期望,倒觉得“于易经其实是利用安置于卦爻辞中的“无咎”之辞来践履作《易》者的提点,并圆实其谆谆的期许”;而且,当更仔细的探究之时,我们会发现“‘无咎’之辞往往随其所处之位置的不同,而有着多样化、多层次的样貌”,颇值得我们进行更深入的探讨。

  《系辞传》简要的用“无咎,善补过也”,对“无咎”之辞统摄式的做出了说明;而其作用则在“令人能够持续向着‘止于至善’的目标逼近”,好让我们于生命的结束点上、进行自我反省之时,都可以坦然的说出最真实之语:“这辈子我‘了无遗憾’!”由此看来,“善补过”、“止于至善”及“了无遗憾”等语辞的综合,才是“无咎”之辞的整全样貌。不过,若我们再仔细的推敲,你我将会觉察到:“益卦《象传》所云‘见善则迁,有过则改’中的‘见’字,才是那‘无咎’之行动目的及成果的真正源头。”于此了解下,我不禁要问:“‘见’又从何而可得?怎么做才能获得‘如其事实之见’呢?”

 

观是一切智慧之源

  当我们仔细端详《系辞下传》,可以清楚的理解《易》形塑、汇集、整全为一个模型系统的写真过程,而其文本是这么描绘的:

“古者包牺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象于天,俯则法于地,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以通神之德,以类万物之情。…”
“圣人设卦象,系辞焉而明吉凶,刚柔相推,而生变化。…”

  从文本的描绘中,你我可以发现:“未有《易》前《易》已存在。领导者透过所派遣至四面八方的不同专业人员进行对当地相关人、事、地、物的察(观察本身即已含盖分析、归纳的作为),然后,宛若子宫孕育生命体一般的,在蓄育、内化、整全所有的资讯之后,将《易》以符号及文字恰如其分的表达出其内蕴的意义;再经由时间及人事长时间的变迁、摩荡、筛选,整治出我们现今所看到《易》的模样”(注1)。而且,当你我透过观察,并结合易经卦、爻辞及易传之文本的良善运用,我们还真可以在面临各种困境的时候,积极进行各种具有效益的自我疗愈及困境的突破。由此可知:“不但是《易》之智慧产生的本源,更是所有‘如其事实之见’,与一切有效、有意义之行动的前导者”。(注2)

  虽说“观”是《易》之智慧产生的本源,更是‘如其事实之见’,与一切行动的前导者;但是,在滚滚红尘中,借由“观”所能获得的结果,亦难免因为个人的性格、视野与所经历的种种情事,而有着层次或程度上的差异。易经中之观卦,其针对不同时位之六爻的描绘,直接说明了:“欲从观导出‘如其事实之见’的洞察,仍需有一定程度的训练。否则,会让那自以为是的幼稚、浅薄的‘童观’,与局部不全的‘窥观’,误了自己的一生!”那么,我们又要如何的进行“观”的训练,才能获得“如其事实之见”,并经由“如其事实”的践履,而创生自我的提升与成长?  佛陀于《大念经处》,经由直接、无默认的观察所做的说明与教导,提醒我们活在过程中、活在当下的“观我生”,应是最值得参酌的选项:

  复次,诸比丘!比丘行走时,了知:“我正在行走。”站立时,了知:“我正在站立。”坐着时,了知:“我正在坐着。”躺卧时,了知:“我正在躺卧。”无论何种姿势,皆如实了知。(注3)

 

注1:由《尚书‧舜典》所描述“舜于承担大位之后,亦派遣专业人员至四面八方进行实地观察,以建
    构往后四时行事的作为”,可以推知此为当然之行。

注2:本段文章摘录自笔者于2009年秋季,在溪头易经研习营的论文〈养—《易》与“毗婆舍那”的
    对话浅谈〉

注3:《大念处经》出于巴利经典《长部》第22经,详见《正念的四个练习》喜戒禅师(Venerable U
    Sīlānanda)著/赖隆彦 译/橡树林文化出版/页211~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