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自我提昇之道—「觀」的訓練

劉哲雄老師講授

見善則遷,有過則改

  俗諺云:「仙人打鼓有時錯,腳步踏差啥人無」(閩南語)。其重點所在「是希望我們在違犯的過失發生之後,知悔知改的展開實際的革變行動,好令你我能夠再度踏上『進而上』的人生旅程」。習《易》之後,對於俗諺的期望,倒覺得「於易經其實是利用安置於卦爻辭中的「无咎」之辭來踐履作《易》者的提點,並圓實其諄諄的期許」;而且,當更仔細的探究之時,我們會發現「『无咎』之辭往往隨其所處之位置的不同,而有著多樣化、多層次的樣貌」,頗值得我們進行更深入的探討。

  《繫辭傳》簡要的用「无咎,善補過也」,對「无咎」之辭統攝式的做出了說明;而其作用則在「令人能夠持續向著『止於至善』的目標逼近」,好讓我們於生命的結束點上、進行自我反省之時,都可以坦然的說出最真實之語:「這輩子我『了無遺憾』!」由此看來,「善補過」、「止於至善」及「了無遺憾」等語辭的綜合,才是「无咎」之辭的整全樣貌。不過,若我們再仔細的推敲,你我將會覺察到:「益卦《象傳》所云『見善則遷,有過則改』中的『見』字,才是那『无咎』之行動目的及成果的真正源頭。」於此瞭解下,我不禁要問:「『見』又從何而可得?怎麼做才能獲得『如其事實之見』呢?」

 

觀是一切智慧之源

  當我們仔細端詳《繫辭下傳》,可以清楚的理解《易》形塑、匯集、整全為一個模型系統的寫真過程,而其文本是這麼描繪的:

「古者包犧氏之王天下也,仰則象于天,俯則法于地,鳥獸之文,與地之宜;近取諸身,遠取諸物,於是始作八卦,以通神之德,以類萬物之情。…」
「聖人設卦象,繫辭焉而明吉凶,剛柔相推,而生變化。…」

  從文本的描繪中,你我可以發現:「未有《易》前《易》已存在。領導者透過所派遣至四面八方的不同專業人員進行對當地相關人、事、地、物的察(觀察本身即已含蓋分析、歸納的作為),然後,宛若子宮孕育生命體一般的,在蓄育、內化、整全所有的資訊之後,將《易》以符號及文字恰如其分的表達出其內蘊的意義;再經由時間及人事長時間的變遷、摩盪、篩選,整治出我們現今所看到《易》的模樣」(註1)。而且,當你我透過觀察,並結合易經卦、爻辭及易傳之文本的良善運用,我們還真可以在面臨各種困境的時候,積極進行各種具有效益的自我療癒及困境的突破。由此可知:「不但是《易》之智慧產生的本源,更是所有『如其事實之見』,與一切有效、有意義之行動的前導者」。(註2)

  雖說「觀」是《易》之智慧產生的本源,更是『如其事實之見』,與一切行動的前導者;但是,在滾滾紅塵中,藉由「觀」所能獲得的結果,亦難免因為個人的性格、視野與所經歷的種種情事,而有著層次或程度上的差異。易經中之觀卦,其針對不同時位之六爻的描繪,直接說明了:「欲從觀導出『如其事實之見』的洞察,仍需有一定程度的訓練。否則,會讓那自以為是的幼稚、淺薄的『童觀』,與局部不全的『窺觀』,誤了自己的一生!」那麼,我們又要如何的進行「觀」的訓練,才能獲得「如其事實之見」,並經由「如其事實」的踐履,而創生自我的提昇與成長?  佛陀於《大念經處》,經由直接、無預設的觀察所做的說明與教導,提醒我們活在過程中、活在當下的「觀我生」,應是最值得參酌的選項:

  復次,諸比丘!比丘行走時,了知:「我正在行走。」站立時,了知:「我正在站立。」坐著時,了知:「我正在坐著。」躺臥時,了知:「我正在躺臥。」無論何種姿勢,皆如實了知。(註3)

 

註1:由《尚書‧舜典》所描述「舜于承擔大位之後,亦派遣專業人員至四面八方進行實地觀察,以建
    構往後四時行事的作為」,可以推知此為當然之行。

註2:本段文章摘錄自筆者於2009年秋季,在溪頭易經研習營的論文〈養—《易》與「毗婆舍那」的
    對話淺談〉

註3:《大念處經》出於巴利經典《長部》第22經,詳見《正念的四個練習》喜戒禪師(Venerable U
    Sīlānanda)著/賴隆彥 譯/橡樹林文化出版/頁211~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