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天德不可为首”初探

刘哲雄老师讲授

  在社区大学讲授易经时,于课堂上曾以“认识自己”为命题,由学员各自用“大衍之数”进行占筮;其中,有一学员占得乾卦六爻全变,依解卦原则当以乾卦中形似总论、又似卦辞、爻辞的“用九”断占,其辞与传如下:

用九,见群龙无首,吉。(用九,天德不可为首也。)

  笔者于协助学员进行解卦的时候,福至心灵,思欲先了解起占背景,以直觉探问学员:“家里边的状况如何?”,
  学员率直的回答道:“做得要死,家人都不帮忙”,
  笔者随即反问:“是妳觉得与其要家人做,弄得东零西落的,还要自己去善后,倒不如自己做又快又正确呢?还是家人真的都不帮忙?”
  学员顿了一下,沉默了一会儿。

  接着在几次的对话之后,才了解到:原来她就是在“要家人做不如自己做又快又正确”的心态下去处理家中的大小事情(注1)。那么,其情况又和以“认识自己”为命题,所占得的“用九,见群龙无首,吉”,或其传所言说:“用九,天德不可为首也”又有什么关系呢?

  在与前述案例中的学员对话之后,笔者进一步的了解到:“其在家中的位阶,就宛若军中的‘司令官’——握有实权者,原本是可以在既妥善又公平的安排下,让家中每一个成员各司其职、各尽其分的”。可是,她却怀着“做得要死,家人都不帮忙”的心理——话语中多少带着些微的瞋意与骄傲的复杂情绪,扛下所有的工作,做着家中的大小事情!其实,她忘记了:“现实世界,人人各有其不同的生命底蕴和才情,亦各自拥抱、践履著各自的生命智慧及生命旅程;是故,对于生活或生命中的种种情事,其对轻重缓急的认定,及其后的落实施行与结果的接受度,原本就有着各自的解读和表现的模式”。由此可见,所占得的“用九,见群龙无首,吉”,它除了回应着人人应知的“人各有其不同的生命底蕴”,和“不可为典要,唯变所适”的活泼觉悟之外,并对该学员正做出了相关讯息的提醒。

  事实上,“用九,见群龙无首,吉”的用语,提醒该学员“有些时候让自己适时的退后一步,给人机会做不同开展的同时,其实也正是给自己更大的视野,使得自己得以更上一层楼的机会”!因为,真正的谦逊,端视个人是否能够正确的衡量自己与他人的长处。因此,笔者最后用:“贵为‘司令官’,在看到别人所拥有的优势资粮之后——意指自己的家人都是象征具足‘极变化之能事’的龙,紧接着只要试着按捺住自己忐忑不安的情绪(注2),接受同样可以完成工作的不同作法,循着事情变化的脚步,学习放手并真的在适当的时机点放手、让出空间,给与家人实际运作的机会及时间,他们自然可以有所发挥,并在一次又一次的践履中,令其自己与家人皆能够增长生活经验及智慧”。而那正是“用九,见群龙无首,吉”,及“用九,天德不可为首也”于生活或生命中的要义。

  若依前述的释意类推之,我们可以更深入的了解到:“‘用九’,意在描绘:现实世界,我们所面对的是一个随时变异、动态的运作过程;是一个终而复始,循环不息,每一个结束又是另一个开始的持续过程。而且,其后续的结果,必是充塞著各式各样的可能性的。因此,我们唯有敬慎的审度、掌握当下的所有资讯、资源、限制,与本身所具有的优、劣特质,然后才能够寻求以最适合的方式,去执行、推展所应担负的情事;而适时的放手,也是一种勇敢担负起后续所有可喜的或不可喜之变化的表现。”是故,“用九”即“用变”也,它是一种不自陷、不拘泥,又能够活泼、灵敏、善巧的以智慧权动之、以勇气承担之的表现(注3)。

  综合前述言说我们可以推知:“既是行动表征,亦是具体成果的‘见群龙无首’,及其传:“天德不可为首也”,或许真是古之作《易》者及易传作者,在千百万回针对‘认识自己’的探寻过程之中,为追求一个归根究底完全无有烦恼,而且还可以让所有生命体得以‘各正性命’、圆实生命的境界,所得到的一个知所进退的、彻头彻尾的放下。”不过,白居易与鸟窠禅师的对话(注4),说明了现实问题往往是说的容易、身体力行则难!这亦是我们应该随时“反求诸己”、自省自节、自勉自励以践行的所在,兹援引白居易与鸟窠禅师的对话与读者分享:

  唐朝僧人鸟窠禅师尝与诗人白居易为善,白居易曾问鸟窠禅师佛法大意,师曰:“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乐天以为“三岁孩儿也解得”,鸟窠却答以“三岁孩儿虽道得,八十老翁行不得”。

 

注1:对话内容系依回忆所及的影像予以呈现,或许会有些许的出入,但大致上尚不离其原始的样貌。
注2:“忐忑不安的情绪”,有时候是因为害怕“自己若不做,将失去在家中的地位和价值”的心理,
    所造成的结果。

注3:欲知更详细的内容,请参阅笔者所著《用易经阅读人生》之电子书〈我是谁?〉的篇章中,对干
    卦的综合论述。

注4:参阅《禅 两刃相交》林谷芳 著/橡树林文化出版 /页1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