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天德不可為首」初探

劉哲雄老師講授

  在社區大學講授易經時,於課堂上曾以「認識自己」為命題,由學員各自用「大衍之數」進行占筮;其中,有一學員占得乾卦六爻全變,依解卦原則當以乾卦中形似總論、又似卦辭、爻辭的「用九」斷占,其辭與傳如下:

用九,見群龍无首,吉。(用九,天德不可為首也。)

  筆者於協助學員進行解卦的時候,福至心靈,思欲先瞭解起占背景,以直覺探問學員:「家裡邊的狀況如何?」,
  學員率直的回答道:「做得要死,家人都不幫忙」,
  筆者隨即反問:「是妳覺得與其要家人做,弄得東零西落的,還要自己去善後,倒不如自己做又快又正確呢?還是家人真的都不幫忙?」
  學員頓了一下,沉默了一會兒。

  接著在幾次的對話之後,才瞭解到:原來她就是在「要家人做不如自己做又快又正確」的心態下去處理家中的大小事情(註1)。那麼,其情況又和以「認識自己」為命題,所占得的「用九,見群龍无首,吉」,或其傳所言說:「用九,天德不可為首也」又有什麼關係呢?

  在與前述案例中的學員對話之後,筆者進一步的瞭解到:「其在家中的位階,就宛若軍中的『司令官』——握有實權者,原本是可以在既妥善又公平的安排下,讓家中每一個成員各司其職、各盡其分的」。可是,她卻懷著「做得要死,家人都不幫忙」的心理——話語中多少帶著些微的瞋意與驕傲的複雜情緒,扛下所有的工作,做著家中的大小事情!其實,她忘記了:「現實世界,人人各有其不同的生命底蘊和才情,亦各自擁抱、踐履著各自的生命智慧及生命旅程;是故,對於生活或生命中的種種情事,其對輕重緩急的認定,及其後的落實施行與結果的接受度,原本就有著各自的解讀和表現的模式」。由此可見,所占得的「用九,見群龍无首,吉」,它除了回應著人人應知的「人各有其不同的生命底蘊」,和「不可為典要,唯變所適」的活潑覺悟之外,並對該學員正做出了相關訊息的提醒。

  事實上,「用九,見群龍无首,吉」的用語,提醒該學員「有些時候讓自己適時的退後一步,給人機會做不同開展的同時,其實也正是給自己更大的視野,使得自己得以更上一層樓的機會」!因為,真正的謙遜,端視個人是否能夠正確的衡量自己與他人的長處。因此,筆者最後用:「貴為『司令官』,在看到別人所擁有的優勢資糧之後——意指自己的家人都是象徵具足『極變化之能事』的龍,緊接著只要試著按捺住自己忐忑不安的情緒(註2),接受同樣可以完成工作的不同作法,循著事情變化的腳步,學習放手並真的在適當的時機點放手、讓出空間,給與家人實際運作的機會及時間,他們自然可以有所發揮,並在一次又一次的踐履中,令其自己與家人皆能夠增長生活經驗及智慧」。而那正是「用九,見群龍无首,吉」,及「用九,天德不可為首也」於生活或生命中的要義。

  若依前述的釋意類推之,我們可以更深入的瞭解到:「『用九』,意在描繪:現實世界,我們所面對的是一個隨時變異、動態的運作過程;是一個終而復始,循環不息,每一個結束又是另一個開始的持續過程。而且,其後續的結果,必是充塞著各式各樣的可能性的。因此,我們唯有敬慎的審度、掌握當下的所有資訊、資源、限制,與本身所具有的優、劣特質,然後才能夠尋求以最適合的方式,去執行、推展所應擔負的情事;而適時的放手,也是一種勇敢擔負起後續所有可喜的或不可喜之變化的表現。」是故,「用九」即「用變」也,它是一種不自陷、不拘泥,又能夠活潑、靈敏、善巧的以智慧權動之、以勇氣承擔之的表現(註3)。

  綜合前述言說我們可以推知:「既是行動表徵,亦是具體成果的『見群龍无首』,及其傳:「天德不可為首也」,或許真是古之作《易》者及易傳作者,在千百萬回針對『認識自己』的探尋過程之中,為追求一個歸根究底完全無有煩惱,而且還可以讓所有生命體得以『各正性命』、圓實生命的境界,所得到的一個知所進退的、徹頭徹尾的放下。」不過,白居易與鳥窠禪師的對話(註4),說明了現實問題往往是說的容易、身體力行則難!這亦是我們應該隨時「反求諸己」、自省自節、自勉自勵以踐行的所在,茲援引白居易與鳥窠禪師的對話與讀者分享:

  唐朝僧人鳥窠禪師嘗與詩人白居易為善,白居易曾問鳥窠禪師佛法大意,師曰:「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樂天以為「三歲孩兒也解得」,鳥窠卻答以「三歲孩兒雖道得,八十老翁行不得」。

 

註1:對話內容係依回憶所及的影像予以呈現,或許會有些許的出入,但大致上尚不離其原始的樣貌。
註2:「忐忑不安的情緒」,有時候是因為害怕「自己若不做,將失去在家中的地位和價值」的心理,
    所造成的結果。

註3:欲知更詳細的內容,請參閱筆者所著《用易經閱讀人生》之電子書〈我是誰?〉的篇章中,對乾
    卦的綜合論述。

註4:參閱《禪 兩刃相交》林谷芳 著/橡樹林文化出版 /頁1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