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复—行动易经的箴言

刘哲雄老师讲授

  正如笔者于〈三探行动易经〉所言:“我们往往因为‘爱喜之心’的作祟,使得自己在得失、进退之间,产生‘或鼓或罢,或泣或歌’——随人、事、物变化的强烈情绪与苦恼!而解决之道就在于‘平衡之心’的建立。”可是,要怎么作才能战胜自己,摆脱强烈情绪与苦恼的纠缠,获得“平衡之心”?而一次“平衡之心”的获得或一般所说的“开悟”,真的就可以让我们从此走在“无忧、无恼”的道路上(注1)?或是仍得“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呢?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若想要获得“平衡之心”,以易经而言,复卦所说明的理序,是一个可资以身体力行,获得“平衡之心”的行动方案。

复,亨。出入无疾,朋来无咎,反复其道,七日来复,利有攸往。

  “复”象征一种过往、崩溃、朽坏,剥蚀之后的突破与重生,虽然已不是原来的模样,但是其基底却有着传承相续的内涵——就如同那种子落地、或种下之后,基因被蓄藏于地底的影像一般。其过程则像那黎明前的虚空,阳光尚潜伏于海平面之下、或山后的昏暗之中,虽然尚无法清楚辨明确切的物理、方向,却能如复卦之卦象(一阳在下、五阴则位其上)所示:“饱足丰厚的一阳已筑于初始之爻,并以其主见、能力、决断力、执行力、生生炤明等饱满丰实的质性”,踏实的指导、牵引著整个卦,向着更良善的境界持续推进——于人则是指令人心倾向于良善人生目标的果决之行。(注2)而那“饱足丰厚已筑于初始之爻的一阳”,正如《杂卦传》“复,反也”之语所言,系以卦辞做为标的,经由“反求诸己”进行实际的检视而得以完成其实力的建构。

  事实上,卦辞所言“出入无疾”,其在日常生活中的意义,有类依同理心持戒而行的佛子(注3),在每日的晚课时分,借由诵读五戒之戒文所进行的自我检讨一般(注4),若其于逐项查察检视后,确定自己真的都能够如实的自持而行,则我们可以说“其成就了‘出入无疾’——即令‘戒清净’所应行的作为”。然后,在人际间更会缘于自己的良善表现,产生如磁铁吸引所有铁件般的引力,萃聚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彼此砥砺以精进长善,并在相互辅成之中一起践履于目标的追求,则我们就可以说:“其成就了卦辞所云的‘朋来无咎’之语”。

  人生有时就如同漂荡于风雨波澜中的舟船一般,知道、悟道、行道之后,若没有再经由“反求诸己”的持续修习,以耕耘那好不容易建构起来的戒行——令自己立于不败之地的持戒之行,促使它更加的稳健强固,不会因为外境的干扰而有任何的改变——即获得“平衡之心”,则翻船覆舟的力量往往在顷刻之间会遂其所愿,破坏一切努力所建立起来的成果,甚至有灭顶、终至烟散的可能。由此可见,卦辞“反复其道,七日来复”的叮咛,其所阐释:“复有类于螺旋的进化,是一种持续转化能量以追求终极平衡的形塑过程,它永远有下一次更高远目标的期许与践履”的意义,自是不可小觑!在日常生活中,果真能够依次第如实的推展,那么完备一个足以更上一层楼的扎实基磐,乃是水到渠成之事;届时,自然“利有攸往”——可以迈开大步去开启、创建一番事业。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而人心又容易“久而生厌”,致使行动偏离正轨;因此,复卦特别于初九与六二爻之爻辞及《象传》标举出其足以贯穿一切行动的谆谆叮咛:

初九,不远复,无祇悔,元吉。(不远之复,以修身也。)
六二,休复,吉。(休复之吉,以下仁也。)
(注5)

  务实的易经从不空言。因为,若想彻底践行复卦所言说的道理,“以修身”的成效,唯有置之于人群中的互动来查察检验——“以下仁”,才得见其成果为何啊!因此,倘若你我自认为正进行着“自我修练”,则生活中的纷扰纠葛,正是我们实践的道场。就让一我们起“不放逸”的努力前行吧(注6)。

 

注1:“无忧、无恼”的境界,系指己心知晓人、事、物的变动,却不干于人、事、物之变迁的境界,
    即一切烦恼皆已止息的情境。

注2:详笔者所撰《用易经阅读人生》之〈伤害的疗愈之道—剥复二卦综论〉。
注3:“依同理心持戒而行”,系指戒的制定是立基于“我不愿受到他人伤害之心的启动,于将心比心
    的境遇中,因此,我亦不去伤害他人”。

注4:五戒,系为了于日常生活中,令身、口之行得到净化,而制度的行为准则,其足以避除因违犯所
    生的烦恼。

注5:其详解请参阅笔者所撰《用易经阅读人生》之〈伤害的疗愈之道—剥复二卦综论〉。
注6:“不放逸”,系指“于应行之善,彻底践行之;于不应行之恶,则彻底断除之”。是 佛陀于临
    终前的最后一句教诫。《长部》:“‘诸比丘!我告诉你们:有为法皆会坏灭,你们要不放逸的
    努力!’这是如来最后的教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