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行動易經

劉哲雄老師講授

  在與友人談論「如何將知識轉向於行動,創建知識之效用」的時候,回憶起小學上自然課培育綠豆發芽的情境:「仔細的在培養皿底部鋪設白色棉布、均衡的放上綠豆、再鋪設一層白色棉布、澆下適量的水,然後每日做觀察和記錄綠豆發芽、長大的情形,並適時的補充水分」。緊接著腦袋裡亦浮現另一個畫面是:「仔細的在培養皿底部鋪設白色棉布、均衡的放上綠豆、再鋪設一層白色棉布,卻不施與任何的水分」,我們可以推想得到其結果應是「空氣若夠潮溼、溫度亦適宜的話,或許綠豆亦會緩慢的萌芽,否則在一般情況下,綠豆應是穩定而如如不動的維持其原來樣貌」。

  事實上,任何知識的運用都應如培育綠豆發芽的情境一樣,必須藉由「澆灌水分與適當照料的行動以形塑出不一樣的生長情況,開展出不一樣的成果。否則,在學了某種知識之後,除了裝飾上了『我曾經學過甚麼及甚麼的美麗外衣,引動”我慢”的情緒及行為』之外,知識依舊將永遠只是躺在書頁中的死文字,無法發揮任何的效用」。而逐步的在生活中踐履所學得的知識——就是所謂的「習」,正是類似於「澆灌水分與適當照料的行動」一般,才是能夠使得知識徹底的產生轉化,開展出綿綿成果的最佳保證。

  一卦之《象傳》往往掌握一卦的整體性,直指人事運旋的基本功夫。其作用乃在「運用自然觀察所得的影像,連結起人事的推展,以設定更積極的作為,圖謀變革種種有害或不利於人的現況。」由此觀之,兌卦《象傳》「麗澤,兌。君子以朋友講習」——經由講而知、習而能,以創生「忘勞忘死」的良善互動與成就,其義明矣!那麼,習《易》者又怎能只是死抱著書中的文字,甚至於認為那是我所有,而不試著如大海般的「大其心、行」以納百川,或相濡相成而進呢?因此,在此新曆年頭舊曆年尾的時點上,出現如此的反思,係真誠的發願「期許自己從發於心是一個易經的行者,並將此一願力緊緊的「附麗、甚至黏著」於生活中之自我的修練與創生提昇之中(註1),以創建更大的可能性」。

  大畜卦的《象傳》就做出了如前述般的提醒:「天在山中,大畜。君子以多識前言往行,以蓄其德」。其間「天在山中」,它所欲言說的應是:「若是擁有似天之質能大力,於每一個變遷的當下,應能自節自律的以踐行;若是擁有似山的厚實不動,則應大其心以包容受納天的存在」。而「精勤於成德之行的君子,即使已經擁有飽實的知識及質能,也當本著『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的謙和態度,藉由不斷向先賢典範的學、習,會通其『正見、正知』的行止,不自限、亦不自驕滿的持續不息的蓄養己身的質能、操守」,才是「君子以多識前言往行,以蓄其德」的真實體現。(註2)

  「踐履」是一種將理想或想像的願景,收攝於日用生活中徹底施行的過程。因此,履卦《象傳》「上天下澤,履。君子以辨上下,定民志」的言說,有若諄諄叮嚀般的提醒我們:「初衷之志」的重要性。而在追求那最終目標之所以達成的真實、有效的歷程中,你我亦需注意個中的實情和要件」。「上天下澤,履」,除了是卦象的直接呈現之外,它其實亦在告知我們:「每一個人都是變化中的獨立個體,不但特質、能耐是不相同的,就是立場、見解和資源也是存在著必然的差異,而且是隨著時間之流的推進,亦是變動不居的。是故,於踐行之前、中、後的每一刻,皆需做好仔細而無遺漏的審察與辨明的作業」。其中「辨上下」,正是「為其濟以登達彼岸目標或成就願景的先期作業重點」。而「定民志」則是「在追齊一、平等對待、無有偏失的衡之的落實,並依此建立整全的願景目標——初衷之志」!果真能依此如實的推展之,則在現實世界的踐履之時,必定可以收到事半功倍之成果的。(註3)

  易經的卦爻辭中,「无咎」之語合計出現有九十餘處;《繫辭傳》則簡要的用「无咎,善補過也」,對「无咎」之辭統攝式的做出了說明,企圖提醒我們「應當效法曾子『三省吾身』的作業,以覺知自己的不足或不夠圓滿,並決然的踏上自我調整的旅程,好令自己向著『進而上』之良善目標再次推進」。或許所謂的「行動易經」,其要就在「无咎」之語;而能夠令自己覺得人生無憾者,亦在此「无咎」之行動的落實。因此,在此新舊交替的時刻,就讓我們以「无咎」的踐行為標的,一起努力前進吧。

 

註1:麗者,本有「依附、黏著」之義。
註2:請參閱筆者所撰《用易經閱讀人生》中「蓄養『面對真相』的智慧—无妄、大畜二卦綜論」之論
    說。

註3:請參閱筆者所撰《用易經閱讀人生》中「臨門一腳必須靠行動來完成—小畜、履二卦綜論」之論
    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