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學易心得

学易与信念应用篇(二)艮卦与水来青舍

黄豊富学长

  在一次的机缘下让暐晋体悟到自己以外的世界。

  一日的上午暐晋(化名)应友人的邀请,起个大早特别赶往位在桃园观音的乡下,品尝一家极具特色的素食餐厅,由于对位置陌生,于是暐晋也是在车上开启著GPS一路寻寻觅觅地到达目的地,但有趣的是,这家餐厅似乎不想让人很容易地找到它似的,即使站在它旁边仍让人会有忽略它的错觉,直到找到入口的大石头然后辗转地来到一座名叫“和气致祥”木牌坊上,暐晋心里直觉“终于找到了”,紧接着映入眼帘的均是和谐的自然与建筑物的融合景象,譬如荷花池、徽派古式建筑……等,但有意思的是,它的周围居然仍是一片稻田。经过友人的介绍让暐晋认识了男主人~李师兄,而从与李师兄初步的交谈与其亲手所布建的庄园就能感受其不凡的气质,后来才由友人私下告诉暐晋,其实李师兄曾经是名在台北经营三十来年的骨董商,后来为了陪夫人养病才洗尽铅华,回到家族的祖产来定居,起初只是为了养病,并将原本的收藏移回来,并在一次机缘下将安徽的徽式建筑结构空运回台且经过相当艰辛的过程才还原成实际原貌,而也在此座徽式建筑完整呈现的当下李师兄的一位高僧好友告诉他~“应该把这里的一景一物打开出来让世人一同分享”。于是乎这座“水来青舍”就呈现在你我的面前,一个需要用心找才找的到的位置同时没有任何指引,而且还要事先预约,更有趣的是平日去居然满桌!

  这些现象对暐晋而言都是相当特别的是在于它打破了人们既定印象的框架,因为在我们人生的既定印象里,我们所做的任何一事一物大都是为了自己,于是就成为习惯甚至根深蒂固,而就算是拥有了更会想要更多;而李师兄所做的事在外表看是容易,实际上若您亲临现场去体会现场的一砖一瓦甚至与李师兄交谈就能感受到那份不易的态度~分享的境地。

  这也点出了我们此次所要表达的主题~艮卦更深层的精神与信念。

  对于艮卦,一般曾学易的同好们都会相当清楚艮卦是个“止欲修行”的象征,而“时行则行,时止则止”,也是每位学易同好在人生应对进退应用的座右铭之一,但更有意思的是艮卦更是八纯卦中,唯一不需元亨利贞却能直达“无咎”的境地,我想这之间应该有其“止欲修行”以外更深层的方向。

  当然,这又回到我们最核心的问题,你我为何有需要“修行”呢?修行只是表面上的坐禅、念经即能穿渡彼岸吗?就算是那所为为何呢?

  而就我的体悟而言,原本“修行”是当人自身遭遇到挫折、苦难时自发性的一种“自省”能力的回馈,但是由于自我的习性与价值观随着年纪日日增长更形牢不可破,所以自发性的“自省”能力就会时而“忽明忽暗”似的难以控管,尤其是在遇到人生顺遂之境时更易将己神格化却不自觉,于是“修行”这条方便法门就此孕育而生;但是世间任何事总是阳中有阴、阴里面也伴随着阳;许多人却也被“修行”的框架所束缚住了,只知道为己而修行而已,也只执著于“修行”的外貌却难以入世应用。

 

“行其庭,不见其人”
  其实这也是我会多鼓励人学易的原因,因为在易经的艮卦中,早已将修行的真义全然地呈现在我们眼前了!只是多数人大多停留在“艮其背,不获其身”的境地,因为在此阶段确实能让自己克制随时随地无穷的欲望上身而受益,无论在自身内在的修持对外待人处世均有极大的帮助,但是接下来呢……?

  所以对于艮卦他的重心应该在“行其庭,不见其人”上,也就是今日你我所做的种种事物均应该放置于“人我平等、利益众生”的大方向上,此时修行的光芒就照耀在更多的众生之上,而每位众生更能感其应成全更多众生之光芒,此时的修行是否有别于之前所提呢!但是通往此大道上却必须经过“艮其背,不获其身”的焠炼方能成就此一大任;所以艮卦之卦辞所呈述的此两端即是互为阴阳,不可分割也无法分割,欠缺其一都无法到达“无咎”之境。

  所以对李师兄而言,若我们静下心来看,它可以专心为夫人养病就好了!也可以将其所好独自享用也可以啊!甚至不必汗雨如珠费心穿梭在厨房之间为每位访客提供那美食佳肴!你说那是有其赚钱的目的吗?我认为从其对外非常不显眼的招牌就可以看的出来,对于李师兄而言早将“分享”的要义落入“行其庭,不见其人”之间,于是乎方能不求而能得,客户是源源不绝且让每位造访的宾客都能与现场的景物产生有种难以言喻般内心沉淀的心灵交流,这是一般在都会中生活紧促里最难以获得的感受,也充实了每位宾客对生命的另种体验,而不是只活在自己所限的框架中,而这份释燃的分享不也就是我们前面所述的“人我平等、利益众生”的大道吗!

  另一则有趣插曲,听李师兄描述对岸大陆的宾客也造访极多,很多甚至是由安徽来的!是否也间接地说明了即使是相同的事物,但在经过不同人的手中却能发挥其前所未有的潜质!

 

<易经经文串联与省思>
艮:艮其背,不获其身,行其庭,不见其人,无咎。
彖曰:艮,止也。 时止则止,时行则行,动静不失其时,其道光明。 艮其止,止其所也。 上下敌应,不相与也。 是以不获其身,行其庭不见其人,无咎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