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學易心得

學易與信念應用篇(二)艮卦與水來青舍

黃豊富學長

  在一次的機緣下讓暐晉體悟到自己以外的世界。

  一日的上午暐晉(化名)應友人的邀請,起個大早特別趕往位在桃園觀音的鄉下,品嘗一家極具特色的素食餐廳,由於對位置陌生,於是暐晉也是在車上開啟著GPS一路尋尋覓覓地到達目的地,但有趣的是,這家餐廳似乎不想讓人很容易地找到它似的,即使站在它旁邊仍讓人會有忽略它的錯覺,直到找到入口的大石頭然後輾轉地來到一座名叫「和氣致祥」木牌坊上,暐晉心裡直覺“終於找到了”,緊接著映入眼簾的均是和諧的自然與建築物的融合景象,譬如荷花池、徽派古式建築……等,但有意思的是,它的周圍居然仍是一片稻田。經過友人的介紹讓暐晉認識了男主人~李師兄,而從與李師兄初步的交談與其親手所佈建的莊園就能感受其不凡的氣質,後來才由友人私下告訴暐晉,其實李師兄曾經是名在台北經營三十來年的骨董商,後來為了陪夫人養病才洗盡鉛華,回到家族的祖產來定居,起初只是為了養病,並將原本的收藏移回來,並在一次機緣下將安徽的徽式建築結構空運回台且經過相當艱辛的過程才還原成實際原貌,而也在此座徽式建築完整呈現的當下李師兄的一位高僧好友告訴他~「應該把這裡的一景一物打開出來讓世人一同分享」。於是乎這座「水來青舍」就呈現在你我的面前,一個需要用心找才找的到的位置同時沒有任何指引,而且還要事先預約,更有趣的是平日去居然滿桌!

  這些現象對暐晉而言都是相當特別的是在於它打破了人們既定印象的框架,因為在我們人生的既定印象裡,我們所做的任何一事一物大都是為了自己,於是就成為習慣甚至根深蒂固,而就算是擁有了更會想要更多;而李師兄所做的事在外表看是容易,實際上若您親臨現場去體會現場的一磚一瓦甚至與李師兄交談就能感受到那份不易的態度~分享的境地。

  這也點出了我們此次所要表達的主題~艮卦更深層的精神與信念。

  對於艮卦,一般曾學易的同好們都會相當清楚艮卦是個「止欲修行」的象徵,而「時行則行,時止則止」,也是每位學易同好在人生應對進退應用的座右銘之一,但更有意思的是艮卦更是八純卦中,唯一不需元亨利貞卻能直達「無咎」的境地,我想這之間應該有其「止欲修行」以外更深層的方向。

  當然,這又回到我們最核心的問題,你我為何有需要「修行」呢?修行只是表面上的坐禪、念經即能穿渡彼岸嗎?就算是那所為為何呢?

  而就我的體悟而言,原本「修行」是當人自身遭遇到挫折、苦難時自發性的一種「自省」能力的回饋,但是由於自我的習性與價值觀隨著年紀日日增長更形牢不可破,所以自發性的「自省」能力就會時而「忽明忽暗」似的難以控管,尤其是在遇到人生順遂之境時更易將己神格化卻不自覺,於是「修行」這條方便法門就此孕育而生;但是世間任何事總是陽中有陰、陰裡面也伴隨著陽;許多人卻也被「修行」的框架所束縛住了,只知道為己而修行而已,也只執著於「修行」的外貌卻難以入世應用。

 

「行其庭,不見其人」
  其實這也是我會多鼓勵人學易的原因,因為在易經的艮卦中,早已將修行的真義全然地呈現在我們眼前了!只是多數人大多停留在「艮其背,不獲其身」的境地,因為在此階段確實能讓自己克制隨時隨地無窮的慾望上身而受益,無論在自身內在的修持對外待人處世均有極大的幫助,但是接下來呢……?

  所以對於艮卦他的重心應該在「行其庭,不見其人」上,也就是今日你我所做的種種事物均應該放置於「人我平等、利益眾生」的大方向上,此時修行的光芒就照耀在更多的眾生之上,而每位眾生更能感其應成全更多眾生之光芒,此時的修行是否有別於之前所提呢!但是通往此大道上卻必須經過「艮其背,不獲其身」的焠鍊方能成就此一大任;所以艮卦之卦辭所呈述的此兩端即是互為陰陽,不可分割也無法分割,欠缺其一都無法到達「無咎」之境。

  所以對李師兄而言,若我們靜下心來看,它可以專心為夫人養病就好了!也可以將其所好獨自享用也可以啊!甚至不必汗雨如珠費心穿梭在廚房之間為每位訪客提供那美食佳餚!你說那是有其賺錢的目的嗎?我認為從其對外非常不顯眼的招牌就可以看的出來,對於李師兄而言早將「分享」的要義落入「行其庭,不見其人」之間,於是乎方能不求而能得,客戶是源源不絕且讓每位造訪的賓客都能與現場的景物產生有種難以言喻般內心沉澱的心靈交流,這是一般在都會中生活緊促裏最難以獲得的感受,也充實了每位賓客對生命的另種體驗,而不是只活在自己所限的框架中,而這份釋燃的分享不也就是我們前面所述的「人我平等、利益眾生」的大道嗎!

  另一則有趣插曲,聽李師兄描述對岸大陸的賓客也造訪極多,很多甚至是由安徽來的!是否也間接地說明了即使是相同的事物,但在經過不同人的手中卻能發揮其前所未有的潛質!

 

<易經經文串聯與省思>
艮:艮其背,不獲其身,行其庭,不見其人,無咎。
彖曰:艮,止也。 時止則止,時行則行,動靜不失其時,其道光明。 艮其止,止其所也。 上下敵應,不相與也。 是以不獲其身,行其庭不見其人,無咎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