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易经与情绪的自我管理(二)
悔是觉知后的情绪之一

刘哲雄老师讲授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从《论语》学而篇中可以看到敬慎戒惧的曾子,运用“吾日三省吾身”的操作,审视检讨自己的言行:“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注1)当然,我们更可以因此而推知“于自省之后,曾子必有一连串的自律及自我调整的过程,才能够如实的圆满其在日常生活中的种种行为,使之合于‘忠、信、习’的标准,并成为其门人及后世所景仰的宗圣”。而《论语》的编撰者,会将曾子的言说安排在“学而”篇中,是否是想要借此提醒我们:“自省功夫的养成,必须经由日用生活间的持续练习,才能够完整的建构起来,并从中获得真正的助益啊。”

  在日常生活中,“经由自省而觉察到自己的过失或错误,并且能够毅然决然的进行革变作业,引导或修正自己的行为,使之趋向于人人皆认同赞赏的良善层次”的表现,正是易经的卦爻辞中“悔与无咎”之语的综合呈现(注2)。“悔”字从心,其所象征“遗憾、恨惜”的心理样态,正是一种觉察到事情发生错误之后,一种怨悔的情绪,而其内蕴的“寻求改变的因子”(注3),若能够正确无误的彰显出来,则我们可以推知“革变向善的情绪反应将占尽优势,并引导着我们去改善自己的行为”,进一步令我们走在“善补过”的道路上,向着“止于至善”的目标迈进。事实上,易经的卦、爻辞中处处可见“悔”字或隐或显的影响力(注4),督促著习《易》者向着光明良善的目标前进。我们从下列的例子当中,可以清楚的看到或感受到“悔”字的情绪及其作用:

    比:六三,比之匪人。
    豫:六三,盱豫悔,迟有悔。

  比,示现著“在资源力量皆不对等的状况下,为形塑更大力量的呈现,于寻求合作时所进行的合伙、结盟关系”。其六三爻所云“六三,比之匪人”之语,则试图提醒你我:“我们可能因为在资源力量相对弱势,加上自己虽然居处高位却又未具足饱实的能力,以做出合适的判断及抉择的情况下,匆匆的施行合伙或结盟的作业,而在事后产生‘合伙或结盟的对象无法满足我们的期待’的想法,遂有那‘比之匪人’的怨悔情绪的产生”。最有趣的是作《易》者并未针对其事做出任何的叮咛语辞,也未有任何“吉、凶、悔、吝”的评议。或许,在那个当下,唯有认清事实、负起责任勉力承担,并循序渐进的施以有效的改善之行——把握机会强化自己的能耐,才是一个力争上游的正道。可是,当我们检视前述的言说之时,我们真的可以清楚的感受到“悔”字的情绪——“事后怨恨”,及其正向作用——“思量变更、改善行为”的具体影像。

  “豫”字除了有着“悦、乐”的情绪底蕴之外,其于日常生活中亦与“预”字通,故“豫”字亦有着“先事而备”的意义。可是,其六三爻所云“六三,訏豫悔,迟有悔”之语,却彻底的显示出“人身处在豫之‘悦、乐’的氛围中,又居于下卦的最高位,容易产生‘盱豫’——“目空一切,而自以为是的忘记其所应行、当行的职责”的情况;然后,于觉知之时,产生“遗憾、恨惜”的心理样态!不过,人若能够于觉知之后,及时的“悔而改之”,则仍有补救的余地。最怕的是:“被愚昧无知所遮蔽,或于觉知之后,却错估形势、依然故我的自恃而行,终将导致遗憾之事的发生而后悔莫及”。由此可见,“悔而改之”的行动,当紧扣著“悔”之情绪的觉知,即时、不失时的展开,才能够得到具体的成效。

 

改变反应的模式

  “悔而改之”的行动,确实有利于引导我们重回正道,开展良善人生的目标。不过,我们不禁要问:“是否还存在某种型式的作业,可以令我们自始无悔呢?”

  其实,每一个事件,不论其为令人欢悦的或令人不欢悦的,在接收到相关讯息之后,改变对讯息的反应模式,使自己不但不会受到事件变化的干扰,更能够把握机微之变,如实的按著时变而做出正确的推展,将是一个更有利的作法。可是,怎么施行才能够做到呢?艮卦之卦辞标举了具可行性的作业模式:

    艮其背,不获其身;行其庭,不见其人,无咎。

  爻辞所谓的“艮其背”,乃是一种“有节有度、不偏不激”,恰到好处的击中目标,并且持续与目标接触“磨擦”,直到沉入其中、掌握其随时变易的整个过程。当下,人与事或人与人之间,单纯的呈现一种“既偶合又各自独立,互相不受干扰、影响的样貌”。其间,身在过程中的每一个人,也只是各尽其分、各行其事的依于无常变易,做着自己应知应行的工作而已(注5)。同样的,透过不断亲身体证的练习,我们终究可以因此呈现出“不获其身”的样态,获得一个宛若“无我”般的专注力及定力,并融于事件本身,洞察其真实要义。

  现实人生,唯有在完成前述的作业,并获致洞见之后,我们才能够如实的面对、接受一切变化的到来,依所观察到的真相,宛若“无人无物”般,用既平静又平衡的心,引导自己做出最契合实际需求的正确反应,彻底践履“行其庭,不见其人”——成就所谓“时止则止,时行则行”之与时偕行的作业。

  由此可见,所谓的“与时偕行”,绝不是一种屈从于世事兴衰变迁的行为;而是一种“在身处兴衰变迁的境遇里,不但对于兴衰变迁的因果关系有着确切的了知,而且依然能够用平稳、不分别的态度,坦然面对一切可喜或不可喜的事,坚持自己的愿景,重新设定自己的定位,奋力投身于事情的发展历程里,并从实际施行中,令自己持续成长的作业模式”。事实上,我们唯有在此作业模式的恒常运作下,才可能于接收到各式各样的讯息或冲击之后,一举破除惯性思考的种种束缚,改变对讯息的反应模式,开启具建设性的情绪力量,然后在持续推展累积与“善补过”的过程中,一步步迈向“止于至善”的终极目标。

 

注1:习者,是一种将所学得的知识,或所觉察到的过失及不足之处,彻底践履或修正的过程,使自己
    在生活中能够正确无误的达到“熟且能、练达而敏于事”的境界。

注2:悔者,恨也;指觉察到过失之后所产生的遗憾心理,“早知道,我就怎样又怎样”往往是其自我
    安慰的借口;不过,《新编中国辞典》中,认为“悔”字同有“事后怨恨、思量变更、改善行为
    ”之等义,若能妥善运用“悔”字,有效彰显“思量变更、改善行为”的潜在动能,可以使之成
    为一种进一步向善的行动。大中国图书公司印行/页521/《系辞传》言:“无咎者,善补过也
    ”。

注3:“寻求改变的因子”约可归纳为二,即“退缩的或革变向善的情绪反应”。
注4:阅查卦、爻辞,悔字出现于卦辞中者唯有革卦,出现于不同爻辞中者共有30次之多,而潜藏于卦
    爻辞中者则更多,而且有待我们去体会发现。

注5:详见笔者所著《用人生阅读易经》一书中,针对艮卦的阐释。 

*延伸性的探索:
一、“艮其背,不获其身;行其庭,不见其人,无咎”之卦辞,与 佛陀之教法中的“止观”修行,
  可有共通之处?

二、于日常生活中,是否还有其他令我们可以“改变对讯息的反应模式”,获致良善人生的方法?
三、我们如何从易经的卦爻辞中,找到“开启具建设性的情绪力量”的资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