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21世紀的現代易經

易經與情緒的自我管理(二)
悔是覺知後的情緒之一

劉哲雄老師講授

  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從《論語》學而篇中可以看到敬慎戒懼的曾子,運用「吾日三省吾身」的操作,審視檢討自己的言行:「為人謀而不忠乎?與朋友交而不信乎?傳不習乎?」(註1)當然,我們更可以因此而推知「於自省之後,曾子必有一連串的自律及自我調整的過程,才能夠如實的圓滿其在日常生活中的種種行為,使之合於『忠、信、習』的標準,並成為其門人及後世所景仰的宗聖」。而《論語》的編撰者,會將曾子的言說安排在「學而」篇中,是否是想要藉此提醒我們:「自省功夫的養成,必須經由日用生活間的持續練習,才能夠完整的建構起來,並從中獲得真正的助益啊。」

  在日常生活中,「經由自省而覺察到自己的過失或錯誤,並且能夠毅然決然的進行革變作業,引導或修正自己的行為,使之趨向於人人皆認同讚賞的良善層次」的表現,正是易經的卦爻辭中「悔與无咎」之語的綜合呈現(註2)。「悔」字從心,其所象徵「遺憾、恨惜」的心理樣態,正是一種覺察到事情發生錯誤之後,一種怨悔的情緒,而其內蘊的「尋求改變的因子」(註3),若能夠正確無誤的彰顯出來,則我們可以推知「革變向善的情緒反應將佔盡優勢,並引導著我們去改善自己的行為」,進一步令我們走在「善補過」的道路上,向著「止於至善」的目標邁進。事實上,易經的卦、爻辭中處處可見「悔」字或隱或顯的影響力(註4),督促著習《易》者向著光明良善的目標前進。我們從下列的例子當中,可以清楚的看到或感受到「悔」字的情緒及其作用:

    比:六三,比之匪人。
    豫:六三,盱豫悔,遲有悔。

  比,示現著「在資源力量皆不對等的狀況下,為形塑更大力量的呈現,於尋求合作時所進行的合夥、結盟關係」。其六三爻所云「六三,比之匪人」之語,則試圖提醒你我:「我們可能因為在資源力量相對弱勢,加上自己雖然居處高位卻又未具足飽實的能力,以做出合適的判斷及抉擇的情況下,匆匆的施行合夥或結盟的作業,而在事後產生『合夥或結盟的對象無法滿足我們的期待』的想法,遂有那『比之匪人』的怨悔情緒的產生」。最有趣的是作《易》者並未針對其事做出任何的叮嚀語辭,也未有任何「吉、凶、悔、吝」的評議。或許,在那個當下,唯有認清事實、負起責任勉力承擔,並循序漸進的施以有效的改善之行——把握機會強化自己的能耐,才是一個力爭上游的正道。可是,當我們檢視前述的言說之時,我們真的可以清楚的感受到「悔」字的情緒——「事後怨恨」,及其正向作用——「思量變更、改善行為」的具體影像。

  「豫」字除了有著「悅、樂」的情緒底蘊之外,其於日常生活中亦與「預」字通,故「豫」字亦有著「先事而備」的意義。可是,其六三爻所云「六三,訏豫悔,遲有悔」之語,卻徹底的顯示出「人身處在豫之『悅、樂』的氛圍中,又居於下卦的最高位,容易產生『盱豫』——「目空一切,而自以為是的忘記其所應行、當行的職責」的情況;然後,於覺知之時,產生「遺憾、恨惜」的心理樣態!不過,人若能夠於覺知之後,及時的「悔而改之」,則仍有補救的餘地。最怕的是:「被愚昧無知所遮蔽,或於覺知之後,卻錯估形勢、依然故我的自恃而行,終將導致遺憾之事的發生而後悔莫及」。由此可見,「悔而改之」的行動,當緊扣著「悔」之情緒的覺知,即時、不失時的展開,才能夠得到具體的成效。

 

改變反應的模式

  「悔而改之」的行動,確實有利於引導我們重回正道,開展良善人生的目標。不過,我們不禁要問:「是否還存在某種型式的作業,可以令我們自始无悔呢?」

  其實,每一個事件,不論其為令人歡悅的或令人不歡悅的,在接收到相關訊息之後,改變對訊息的反應模式,使自己不但不會受到事件變化的干擾,更能夠把握機微之變,如實的按著時變而做出正確的推展,將是一個更有利的作法。可是,怎麼施行才能夠做到呢?艮卦之卦辭標舉了具可行性的作業模式:

    艮其背,不獲其身;行其庭,不見其人,无咎。

  爻辭所謂的「艮其背」,乃是一種「有節有度、不偏不激」,恰到好處的擊中目標,並且持續與目標接觸「磨擦」,直到沉入其中、掌握其隨時變易的整個過程。當下,人與事或人與人之間,單純的呈現一種「既偶合又各自獨立,互相不受干擾、影響的樣貌」。其間,身在過程中的每一個人,也只是各盡其分、各行其事的依於無常變易,做著自己應知應行的工作而已(註5)。同樣的,透過不斷親身體證的練習,我們終究可以因此呈現出「不獲其身」的樣態,獲得一個宛若「無我」般的專注力及定力,並融於事件本身,洞察其真實要義。

  現實人生,唯有在完成前述的作業,並獲致洞見之後,我們才能夠如實的面對、接受一切變化的到來,依所觀察到的真相,宛若「無人無物」般,用既平靜又平衡的心,引導自己做出最契合實際需求的正確反應,徹底踐履「行其庭,不見其人」——成就所謂「時止則止,時行則行」之與時偕行的作業。

  由此可見,所謂的「與時偕行」,絕不是一種屈從於世事興衰變遷的行為;而是一種「在身處興衰變遷的境遇裡,不但對於興衰變遷的因果關係有著確切的了知,而且依然能夠用平穩、不分別的態度,坦然面對一切可喜或不可喜的事,堅持自己的願景,重新設定自己的定位,奮力投身於事情的發展歷程裡,並從實際施行中,令自己持續成長的作業模式」。事實上,我們唯有在此作業模式的恒常運作下,才可能於接收到各式各樣的訊息或衝擊之後,一舉破除慣性思考的種種束縛,改變對訊息的反應模式,開啟具建設性的情緒力量,然後在持續推展累積與「善補過」的過程中,一步步邁向「止於至善」的終極目標。

 

註1:習者,是一種將所學得的知識,或所覺察到的過失及不足之處,徹底踐履或修正的過程,使自己
    在生活中能夠正確無誤的達到「熟且能、練達而敏於事」的境界。

註2:悔者,恨也;指覺察到過失之後所產生的遺憾心理,「早知道,我就怎樣又怎樣」往往是其自我
    安慰的藉口;不過,《新編中國辭典》中,認為「悔」字同有「事後怨恨、思量變更、改善行為
    」之等義,若能妥善運用「悔」字,有效彰顯「思量變更、改善行為」的潛在動能,可以使之成
    為一種進一步向善的行動。大中國圖書公司印行/頁521/《繫辭傳》言:「无咎者,善補過也
    」。

註3:「尋求改變的因子」約可歸納為二,即「退縮的或革變向善的情緒反應」。
註4:閱查卦、爻辭,悔字出現於卦辭中者唯有革卦,出現於不同爻辭中者共有30次之多,而潛藏於卦
    爻辭中者則更多,而且有待我們去體會發現。

註5:詳見筆者所著《用人生閱讀易經》一書中,針對艮卦的闡釋。 

*延伸性的探索:
一、「艮其背,不獲其身;行其庭,不見其人,无咎」之卦辭,與 佛陀之教法中的「止觀」修行,
  可有共通之處?

二、於日常生活中,是否還有其他令我們可以「改變對訊息的反應模式」,獲致良善人生的方法?
三、我們如何從易經的卦爻辭中,找到「開啟具建設性的情緒力量」的資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