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論語的人格世界

才艺的陷阱/泰伯11

曾昭旭老师讲授

子曰:“如有周公之才之美,使骄且吝,其余不足观也已!”

【意译】

  孔子说:一个人即使拥有像周公一样的优秀才能,如果为人骄傲而又自私,那么才具再美又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呢?

【畧解】

  周公制礼作乐,不但成就了周文化的优美,也开创了中华文化的礼传统,使得孔子对他由衷称赞。如果要论才具之美,周公可谓不作第二人想。

  但周公之可敬可佩,只因为他的才具吗?孔子却认为毋宁说是由于周公对世人的爱心。原来人心才是价值的根源,才具则只是中性的资质。资质有没有可称道之处,完全要看它是不是被人的爱心所用。若人有爱世人之心,那么才能就是服务世人的好工具。但如果人心昏昧,不但没有爱人之意,反倒处处与人计较斗争,那么,才能也就变成抑人扬己(骄)的工具或者自私贪恋(吝)的凭借了。这时才具愈美,反倒愈成为损人不利己的凶器,那又有什么值得羡慕称许的呢?

  孔子说这话当然是涵有深沉感慨的。我们试看今天的世俗,不也都是重才能而轻品德,以致追逐名利,到笑贫不笑娼的地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