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論語的人格世界

莫作无聊事/述而21

曾昭旭老师讲授

子不语:怪、力、乱、神。

【意译】

  有四种话题孔子是从来不去谈论的,第一种是大自然中怪异不正常的现象。第二种是人间种种诉诸力量相争的事例。第三种是社会人伦的不正常乱象。第三种是人无从理解的超自然领域。

【畧解】

  孔子的学问,一言以蔽之就是所论无非人道。但什么是人道呢?却必须是从人性的普遍常道而来的才算。因为只有这样,才有助于每个人的自我实现,真实感受到人生的意义、价值与尊严。

  人性的普遍常道是什么?就是自由、爱、和谐、善良等等。所以,凡无助于促进人性常道之发展的,都是无意义的话题,我们是不该浪费大好时光去谈论的。

  像这种无意义的话题有哪些?孔子就举了怪、力、乱、神四种。不谈怪是因无助于我们对身处的自然世界的了解。不谈力是因不愿助长人的斗争心、虚荣心。不谈乱是因不忍消费社会的乱伦不幸来填补空虚。不谈神是因那是个人力不可及的领域,多谈它只是将自己的精神徒然耗费在无用的地方,反而成为人推卸人生责任的借口。

  的确,每到乱世,人们求神问卜、谈鬼论怪、艳羡富豪权势、议论八卦是非的现象就会特别兴盛,而原因无非是人心的空虚无聊、徬徨苦闷,遂借此来寄托精神,打发光阴。但事实上有用吗?也只会使人心更麻木无能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