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論語的人格世界

人生的正途/里仁16

曾昭旭老师讲授

子曰:“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

【意译】

  孔子说:一般素朴的自然人,只意识到生存的需求,所以一心一意,都只关怀现实利益。而认真做人格修养的君子,则更意识到价值的需求,所以凡事都会追问它是否有意义。

【畧解】

  本章的义理,可以说是承继<为政3>而来(本书第六则)。在<为政3>,孔子划分了人生的两重领域,就是“道之以政,齐之以刑”的谋食(求生存)领域和“道之以德,齐之以礼”的谋道(求人生意义的实现)领域。在这一章,则是点出谋食活动与谋道活动的不同心态,就是喻于利和喻于义。

  但问题在高阶的谋道活动可以涵盖谋食,让谋食活动也转化为谋道活动,例如和朋友共餐,也可以把饭吃得富有情意。但低阶的谋食活动却不能涵盖谋道活动,也就是说,我们无法用计较利益或输赢赚赔的心态去获得意义感、尊严感的满足;而必得用喻于义的心态,通过自由、无私的爱才能实现。

  当人还在为三餐温饱而奔忙的时候,喻于利是不算错的,但当人早已吃饱,却依然沿用争逐利益的心态,想以吃得更好、穿得更体面、赚得比别人更多来证明自己的高贵,那么就完全徒劳了!孔子在此也未尝没有隐约的讽喻之意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