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論語的人格世界

行仁不难/里仁6

曾昭旭老师讲授

子曰:“我未见好仁者,恶不仁者。好仁者,无以尚之;恶不仁者,其为仁矣,
   不使不仁者加乎其身。有能一日用其力于仁矣乎?我未见力不足者。盖有
   之矣,我未之见也。”

【意译】

  孔子说: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能真诚地朝着道德人格的最高理想去努力实践的人,我甚至也没有见过一个对虚伪不真诚由衷厌恶的人。一个人如果能够朝前者的高标准去努力,那当然是再好不过了;其实只要能做到后者的低标准,就已经可以算是走在修养实践的路上了!因为他至少能够不让自己成为一个假人。但不论高标低标,我却没看到有谁会认真去从事这种做人的休养,即使仅仅用功修养一天都难看到。是这种修养太难了吗?就高标而言也许是,但如果只论低标的诚实不欺,我可是从来没有见过有谁是能力不足的,也许有罢!但至少我是从未见过!

【畧解】

  这一章出现了七个仁字,很多人就搞糊涂了!就通通都翻译成“仁德”,其实这样是有翻等于没翻,当然是不可以的,我们还是要认真弄清楚孔子所说的仁有那些涵义才行。

  仁在《论语》中,可说是最重要而且涵义也最丰富复杂的一个字眼。如果要对它的内涵畧作厘定,大致可以分为三面,就是理想义、气质义和工夫义。

  理想义是指道德人格的最高理想,这落到现实,是没有人可以百分之百符合的,所以孔子从不称许任何活着的人为仁人,连他自己也一样不敢当。所以对这一层的仁,我们只能向往、只能朝这方向无限提升,却永远不能说已经做到。

  气质义是指人就现实生命而言的一份真感情,如喜欢就说喜欢,不喜欢就说不喜欢。虽然所喜欢的不一定合理,也可能只是偏好,但至少不失坦率诚实,也算是一种仁。

  当然,光坦率诚实是不够的,我们还是该调整我们的感情让它渐渐接近合理,也就是与理想合一。于是我喜欢的就是合理的,合理的我ㄧ定喜欢;我不喜欢的一定也是不合理的,不合理的我也不会喜欢。而这种调整的努力也称为仁,就是工夫义的仁,在《论语》中也常用“为仁”来表示。

  在这一章中,我们把七个仁字分别从上述的三方面去诠释,这样翻译下来,应该才比较通畅可解,您觉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