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論語的人格世界

行仁不難/里仁6

曾昭旭老師講授

子曰:「我未見好仁者,惡不仁者。好仁者,無以尚之;惡不仁者,其為仁矣,
   不使不仁者加乎其身。有能一日用其力於仁矣乎?我未見力不足者。蓋有
   之矣,我未之見也。」

【意譯】

  孔子說:我從來沒有見過一個能真誠地朝著道德人格的最高理想去努力實踐的人,我甚至也沒有見過一個對虛偽不真誠由衷厭惡的人。一個人如果能夠朝前者的高標準去努力,那當然是再好不過了;其實只要能做到後者的低標準,就已經可以算是走在修養實踐的路上了!因為他至少能夠不讓自己成為一個假人。但不論高標低標,我卻沒看到有誰會認真去從事這種做人的休養,即使僅僅用功修養一天都難看到。是這種修養太難了嗎?就高標而言也許是,但如果只論低標的誠實不欺,我可是從來沒有見過有誰是能力不足的,也許有罷!但至少我是從未見過!

【畧解】

  這一章出現了七個仁字,很多人就搞糊塗了!就通通都翻譯成「仁德」,其實這樣是有翻等於沒翻,當然是不可以的,我們還是要認真弄清楚孔子所說的仁有那些涵義才行。

  仁在《論語》中,可說是最重要而且涵義也最豐富複雜的一個字眼。如果要對它的內涵畧作釐定,大致可以分為三面,就是理想義、氣質義和工夫義。

  理想義是指道德人格的最高理想,這落到現實,是沒有人可以百分之百符合的,所以孔子從不稱許任何活著的人為仁人,連他自己也一樣不敢當。所以對這一層的仁,我們只能嚮往、只能朝這方向無限提升,卻永遠不能說已經做到。

  氣質義是指人就現實生命而言的一份真感情,如喜歡就說喜歡,不喜歡就說不喜歡。雖然所喜歡的不一定合理,也可能只是偏好,但至少不失坦率誠實,也算是一種仁。

  當然,光坦率誠實是不夠的,我們還是該調整我們的感情讓它漸漸接近合理,也就是與理想合一。於是我喜歡的就是合理的,合理的我ㄧ定喜歡;我不喜歡的一定也是不合理的,不合理的我也不會喜歡。而這種調整的努力也稱為仁,就是工夫義的仁,在《論語》中也常用「為仁」來表示。

  在這一章中,我們把七個仁字分別從上述的三方面去詮釋,這樣翻譯下來,應該才比較通暢可解,您覺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