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論語的人格世界

珍视文明,重建礼俗/八佾17

曾昭旭老师讲授

子曰:“赐也,尔爱其羊,我爱其礼。”

【意译】

  子贡对于早已名存实亡的告朔之礼,还要每月按例供奉一头生羊来祭祀,觉得实在浪费,就打算把这只羊也省了!孔子说:“阿赐!在对待旧礼是否应当废止的这件事上,你只着眼于不要浪费一只羊,我倒觉得更重要的是要注意礼本身的宜因宜革啊!”

【畧解】

  古人因为书写困难(要用刀刻或笔书于竹简木简上),所以用辞简省,却难免有时会表意不够充分详明,而易滋后人误解。遇到这种情况,我们更须依据古文文法,或上下文语脉,或礼俗知识,或相关义理来求得确解,而不宜望文生义。

  例如这一章,我们就很容易直据“尔爱其羊,我爱其礼”的对比笔法,而理解为孔子反对去羊乃书反对废止告朔之礼。其实依孔子义理,孔子也是认为礼以义起,而时代变迁,礼也理当代有损益的。然则告朔之礼既已过时,孔子又怎么会抱残守阙,反对废止呢?

  所以解这一章,就该对准焦点。在废告朔之礼这一事件上,焦点并不在要不要废,而在据什么理由来废?显然孔子不赞成子贡爱惜物力的观点,而赞成礼因时变,代有损益的观点。因为若依前观点,会有礼坏乐崩之危,须依后观点,才会人文化成,日新又新,使人类历史文明,愈益兴盛发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