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論語的人格世界

无善意的虚文与不知如何表达的善意/为政15

曾昭旭老师讲授

子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意译】

  徒然熟习种种礼仪而不知用心体会这些礼仪所代表的仁心善意,那么,执行这些礼仪也是毫无意义的。反过来说,徒然有满腔的情意却不知选取最适当的礼文去表达,也容易引生误会,破坏了原本还不错的人际关系。

【畧解】

  读《论语》最普通的误读,就是用知识的学习来解读《论语》的语句,却不知孔子的教导,核心要义在生命的实践、人格的养成、人际的沟通。这一章也一样,我们太容易解读成知识活动的记忆与理解的相互关系(光记忆不理解等于白学,光胡思乱想不继承前人的学术成果也难有效),而不知在道德实践的领域,这是对道理(而非知识,至少不是指科学知识而是指道德知识)的形相学习与精义体会间有何种相互关系的问题。

原来所有的道理或礼文,无非是要人培养自己的善意(忠),并且有效地传达给别人(信或恕)。所以能有效传达善意的行动或礼文才是礼文,否则便是虚文(因为并无善意要传达,所谓“虚情假意”)或者是鲁莽的行动(虽心怀善意,却不知如何表达,结果反而有伤情义)。前者多余无谓(罔),后者更表示生心动念(思)的粗糙、一厢情愿,然则所谓善意也就未必真是确凿无疑的善意了(殆,不安稳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