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論語的人格世界

要孝父母的心,不要只养父母的口/为政7

曾昭旭老师讲授

子曰:“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

【意译】

  子游向孔子请教要如何善事父母。孔子回答说:现在一般人都认为能让父母吃得好穿得好就是孝顺,其实养狗养马不也是这样养的吗?我们如何对待父母不能在供养之外,更持一份敬慎之心,那和养畜牲又有什么差别呢?

【畧解】

  人生有谋生与谋道两个层次,落实于事奉父母也一样可以有形体上的物质供应与精神上的亲爱敬重两层,而当然后者才是在尽到生活供养的基本责任之后,更贵重的道德价值层次,而也须在这一层次才配称为孝。

  现在人们一般都把孝称为“孝顺”,甚至更渐渐以顺为主而忘掉孝了。原来一旦以顺为重,很自然就是顺父母的感官需求、情绪起伏,而忘了父母的真心才更需要,更值得我们去照顾。

  所以就算是顺从吧,也该是“从道”而不是“从父母之命”。但问题就在常常连父母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的真心要的是什么?遂也顺着自己的感官情绪去要求儿女,这时就考验做儿女的是不是真能明辨是非,分清道与非道了!

  因此,敬的涵义就不仅止于认真任事(敬事)与尊重他人(尊敬),更涵有忠于自己的良心,也明辨他人内心的真意的意思。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不致眼前取悦了对方却最后反而害了他;也才能做到他当下虽然不谅解,最终会明白我是真对他好。对父母也该这样才是真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