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論語的人格世界

求学的目的何在/学而7

曾昭旭老师讲授

子曰:“贤贤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虽
   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

【意译】

  子夏说:一个人如果对待妻子,能够看重贤德,看轻美色。事奉父母,能够尽心尽力。为国家社会服务,必要时能够奉献自己的生命。和朋友交往,也都能够说话算话。那么,他就算连一句《论语》都没有读过,又有什么关系呢?因为《论语》所讲的忠信道理,他都做到了呀!

【畧解】

  这一章,依然强调在文行两端,行才是根本,文只是枝末。换言之,知识是为生命服务的,生命才是知识的主人。

  但这一章仍是有它与别章不同的重点。其一是将实践“行”的根本地位,强调到绝对的地步,简直有点儿禅宗不立文字的味道了。(慧能不识字,却是禅宗的开山祖师。)当然儒不是佛,基本上还是主张生活实践与经典讲习互动的,本章只是为强调实践的根本地位而把话说到极致的地步罢了!

  其次是本章在标举忠信之外,特别提到了夫妻相处应“贤贤易色”一节。原来忠信是心灵自觉、人格独立的主要内涵,忠信的修养所以会不成,大都是被感官欲求所拖累,而感官欲求的食色两端,色欲又是更为深微难制的,所以子夏才特别提出来以为告诫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