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圓外談易經64卦

<同人>卦

李汉章老师讲授
书苑编辑部整理

一、<同人>卦辞

  <同人>卦是与人同,同于人,在人与人之间求取最大公约数, <同人>卦与<大有>卦虽是综卦,卦象结构皆由“干”与“离”组成,但两者仍有不同,<同人>卦的“火”在下面,<大有>卦的“火”在上面,<同人>的“离”象征人类的文明,因为火在下卦,居于人位,就是八字命理学上的“丁火”,<大有>卦的“离”在上卦,意指上天创造的光明,是八字命理学上的“丙火”,<大有>卦的“丙火”是高高挂上,所有文明要与它相应,“丙火”是至阳,“丁火”是至阴,由此可见易经与八字命理也是相通。

  <同人>卦卦辞:“同人于野”,要与人交往,易经是中国最早的哲学思想,最重要是讲人,认为人是平等的,这与一般宗教思想不同,佛法强调众生平等,人与万物皆平等,但易经以人为主轴,在<同人>卦中须先分辨人与人之间的不同,才了解如何相聚结合,推展理想,亦即把人聚合在一起,发展出最适相处之道,礼运大同篇“天下大同”是<同人>卦最高的境界。“柔”得位、得中,柔在<同人>卦的二爻,人得到位置,又是时中之道而应乎干,即与公众相应,这才是“同人”,“同人”创造的文明、智慧、思想是应乎天下公众,乾行也,即“公行”、“天行”也。文明与文化有何不同?文明是指法律制度、科技、器物,例如伊斯兰文明、印度文明,文化会沉淀,文明是从文化底蕴中提升而来。例如:汉摩拉比法典“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思想,引导人类相处之道,如法治不彰,人与人无法相处,就欠缺文明。在人类文明中,例如:自由、博爱、平等的精神,西方启蒙运动揭橥的精神,中国并无相同的用语,儒家谈“仁爱”,墨家谈“兼爱”,法家不谈仁爱,全部强调法律,认为所有文明如果未形成法律制度,无法传承下来,这是东、西方文明不同之处。

  易经中<师>卦与<比>卦结构上皆为五根阴爻及一根阳爻组成,适与<同人>卦的五根阳爻及一根阴爻相反,而<师>卦二爻“王三赐命,在师中吉。”,犹如春秋时代管仲的际遇,<比>卦五爻“显比”就如同齐桓公的地位,皆有特殊的意涵。

  <同人>卦是探讨人类创造的文明,例如:汽车、电脑的发明,但需符合公众之需要,即“应乎天”,又如法律是人类的游戏规则,法律的制定与施行,使得人类与禽兽有别,但须与时俱进,在制定法律时,“火”、“水”同行,“火”代表文明,“水”代表法律,水需要火的威吓,火需要水的规范。<同人>卦是易经第一个提出文明之卦,伏义氏创造“火”,产生了文明,文明以健,表示人类文明自强不息,不断前行,中正而应,是指人类文明中道而行,符合天道,使人民可以适应接纳。

  “利君子贞”,是指君子保持正道,自强不息,才有利,如君子不贞就不利,文明须靠君子之贞,“利涉大川”,是指文明须渡过困难才能保存下来,君子通晓天下之志,且君子之志相通,显示君子拥有共通的特质,可见天下之志是不同的,我们可以借由易经来通天下之志。

  <同人>卦大象传:“天与火,同人。”,意谓<同人>卦是人类创造的文明智慧,与天道相应。“同人”描述同学、同道、同行、同志、同心、同德,但是并非都有交集,例如:大家有志一同创业,但做起来却无“同心”,更别提“同德”了。<同人>卦大象传:“君子以类族辨物”,须区分清楚种族的不同,万物之差异。

 

二、<同人>卦爻辞

初九:同人于门。无咎。

  同人于门,“门”是指家人,<同人>须从家人开始做起;如家人都不能“同”,就无法“同人”。

  <同人>卦中一至四爻组合为<家人>卦,四海一家,将大家都当作一家人,就不会产生过错了。小象传:“出门同人,又谁咎也?”,一般人解释;抛弃了家,去跟大家同为一家人,才会有谁怪你呢!“门”分门里门外,公私分明,没有人会怪你,这是我的解释。易经<解>卦三爻,小象传:“自我致戒,又谁咎”的“又谁咎”与<同人>初爻小象传:“又谁咎”有相同意义,<解>卦三爻是指德薄位尊,力小任重,又怪谁呢?

  “出门同人”,是指公私分明,先与家人“同”,再出门去与人“同”,如果抛弃了自己家人,要先去与别人同,倒了楣了,又要怪谁呢?表示抛弃了家庭的责任,就奉献于公众,必致过错,如果公私不分,先公后私,一定遭咎,没有人会跟你“同”,又能怪谁呢?

  孔子就以<同人>初爻小象传,批评墨家“兼爱”思想行不通。

六二:同人于宗,吝。

  同人于宗,一般而言是指“家族”,我们要扩大群体组织,不要限于同一宗派,例如:法家、儒家或法西斯主义、民族主义,否则路会走窄了,唯有扩大之后,才能通天下之志,例如:文明社会应该有“自由、平等、博爱”的精神,才能持久。例如:政府用人不能同质性太高,只用留美或留日的人,观念想法都侷限于一定范围,整体发展就有限。

九三:伏戎于莽,升其高陵,三岁不兴。

  “伏戎于莽”,比喻先潜伏著,因为没有能耐与别人“同”-征服别人,例如在市场上宁可并购其他公司,也不愿被别人“同”,故引发经济战争。“升其高陵”,意指到高处看有何机会,结果三年都无法有作为或发动攻势。

九四:乘其墉,弗克攻,吉。

  “乘其墉”,显示自己已在高位,实力够强,可以征战别人,但仍打不过别人,“弗克攻”因为各有山头,例如:便利商店无法合并全家超商,小象传“困而反则”则是指返于“天则”,四爻指国与国的竞争,而非君臣(五爻与四爻)之间的竞争。“墉”是指国家的城墙,打不过人家,四爻爻变为<家人>卦,表示须先把自己家内事整理好。

九五:同人先号咷而后笑,大师克相遇。

  “号”是呼号警示,“咷”是哭,<同人>卦的错卦是<师>卦,<师>卦有战争的意象,故<同人>卦中如变化太剧烈,也会发生战争,小象传:“同人之先,以中直也。”,“中”是不偏,“直”是不欺瞒、不曲从,中正直道而行,大师克相遇,动众即动员各国军队,“大师”即“众军”,指联合军队。“克”是打赢了,五爻爻变为<离>卦,象征一片光明。

上九:同人于郊,无悔。

  战争中打输了就退出,故“同人于郊”,无悔,因为自己有理想,无怨无悔,依然有一部分未与人同,上爻爻变<革>卦,显示看法不同,还是要打仗,因为五爻“大师克”,大家靠拢另一方联合军队,但是走到上爻,败阵了终究落入小象传描述的“志未得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