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圓外談易經64卦

<讼>卦

李汉章老师讲授
书苑编辑部整理

一、<讼>卦大象传

  <讼>卦大象传:“天与水违行”,首先就挑明在<讼>卦结构中,下卦水代表“欲望”是往下流动的,佛经描述财色名食睡都在低下陷溺的界域中,人在欲望中会往下沉沦,而天在上卦是往高处伸展的,因此<讼>卦上为天、下为坎,一上一下之间,呈现反其道而行的现象,人类为了处理“需”的问题而进入了“讼”,在经济问题无法解决因而引发讼争,讼争之后就引爆战争,再进入<师>卦,<需>卦走到上爻,虽然入于穴了,大家安于其位,依然会争夺吵嚷,因为<需>卦后面三个阳爻还会追上抢占滩头,民生经济问题源源不绝,永无止息之日。

  如果要澈底解决讼争——“必也使无讼乎”,首先要做到“作事谋始”,在事情的初始就把它做好,才能达到<讼>卦5爻的“元吉”,孔子曰:“改一为元”,元是大、是始、是正,一开始行得正,就能有元吉的结果。

 

二、 <讼>卦卦辞

  <讼>卦卦辞教导我们在<讼>卦中消弭讼争获吉之道,讼:有孚,窒惕中,吉,必须做到“有孚”、“窒”、“惕”、“中”,才有吉相;倘使无法实现这4种条件,终凶。“有孚”是大家信服的法或可信赖的人,有了可信赖的法律及执法的人,民众才会产生信心,如果法律良善周全,但执法者偏颇徇私,依然无法产生公信力;反之如执法者公正不阿,法律却陈旧恶质,亦不能彰显公理正义。“有孚”的基本精神是“诚信”,不得造作虚假,尤其在诉讼中,如果伪造证据、供述不实,将引发更多的法律责任。

  通常诉讼就是争一口气,两造对簿公堂,将不满或愤恨的情绪发泄出来,但<讼>卦提醒我们须“窒”—惩忿窒欲,将欲望与情绪禁锢起来,勿恣意表露发泄,否则冤冤相报纠缠不断,永无宁日。“惕”是警惕之意,进入“讼”的状态时,双方都在用力较劲,须深自警惕,才能避免讼累。“中”是采取折衷之道,走中间调解路线,勿入极端,否则天水违行将日益严重。倘使实践上述“有孚”、“窒”、“惕”、“中”四项条件,纵在“讼”中,亦能趋吉;反之则最终将导致凶象。

  而在“讼”中利见大人,不利涉大川。此处的“大人”是主持讼争的人,两造必须晋见大人,主持公道,才有解决争讼的可能,而在争讼中,两军对峙,危机四伏,内忧外患,当然不能冒风险渡大川,最佳姿态是采守势,如果想借由渡大川扳回一城或扭转乾坤,创造新猷,只是徒费力气,彖传告诉我们,此时涉大川只是陷溺“入于渊”的惨况,法律条文繁多复杂,老子曰:“鱼不可脱于渊”,引申之义,人类不可以脱离法律,老百姓如果欠缺法网网住就会失控,鱼如果脱离深渊,就会逃散。

 

三、<讼>卦彖传

  <讼>卦彖传:讼,上刚下险,险而健。“上刚”在天上,是天道,“下”是水代表欲望、权利,欲望在下带来险难,因为人耽溺在欲望中,就会徇私侵权,为自己的权益而争夺侵占,因而遭致险难,“需”是险、财色名食睡是险、欲望权利也是险,“健而险”,大家为了公众的事,就会发生争吵,易经谈阴阳之道,探讨作用力,它的作用就是一公一私、一阴一阳,交互在人世间作用,一个向心力,一个离心力,同心圆不断地转,阴阳之道相互消长,易经不倾向论断是非善恶,“刚中”与“柔中”永远要调和,刚中就是坎,柔中就是文明,刚来而得中就是指<讼>卦二爻,二爻必须有孚、窒、惕、中,才吉,否则终凶。最后仍须利见大人,尚中正也,“尚”是尊崇的意思,能见到主持公理正义的大人,崇尚中正法治,折衷之道。争讼之际千万不能涉大川,否则将入于渊,被网住套牢了。

 

四、<讼>卦爻辞

初六:不永所事,小有言,终吉。

  <讼>卦2爻到5爻形成<同人>的卦中卦,<同人>卦大象传强调君子以类族辨物,<讼>卦初爻不在这个<同人>卦的范围内,可见初爻与大家不能“同”,因此初爻不能与人打仗,它不在同一挂的,初爻爻辞才明言“不永所事”,只有“同人”才会争斗吵架,如果不属于“同人”,谁会相争呢?<讼>卦2至6爻都是有权位的人,初爻欠缺“位”,无法与别人争,初爻的“不永所事”是指勿将讼事打到结束,“小有言”,把事情讲清楚即可,终究可趋吉。

  以前古人居住的环境或空间,有宽衍的距离,较不易发生纠纷,现代人生活交集多、空间小接触近,易滋纷争,初爻警惕人们勿争讼,讼不可长也,初爻内部小有言,沟通辩明后,终获吉。因为发生讼争时,面对政府只能选择处罚与不处罚,到了近代才有国家赔偿的制度,<讼>卦不谈法律,处理的重心仍是经济供需问题。

九二:不克讼,归而逋,其邑人三百户,无眚。

  <讼>卦二至六爻是<同人>卦,二至五爻又形成<家人>卦,又是“家人”又为“同人”,才会争吵不休,因为<家人>才有“睽”的问题,二至六爻都有权位,或者是政党之争,或者是地方与中央之争,官员之间相互究责、争执,二爻的官员归而逋,二爻是地方政府的首长“不克讼”,打不过中央官员,地方的诸侯对抗中央,争取资源,但权势不足,无法获胜,二爻爻变成为<否>卦,天地不交,表示中央政府与地方机关壁垒分明,无法达成共识。<讼>卦初爻没资格与别人斗争抗衡,二爻勇于争取,但落败而逃,小象传:“归逋窜也”,“窜”是指一只老鼠跑到穴里面,就乖乖地待在自己的位置上,千万不要再出来闹,这也因应<讼>卦卦辞中“有孚、窒、惕、中”的叮咛,才能刚来而得中,最后仍须妥协。因为二爻出面争取钱与权,争取无著,灾祸是自己招惹的,如果逃回本穴,还会免除灾祸而无眚。

六三:食旧德,贞厉,终吉,或从王事,无成。

  “食旧德”相当于台语俗谚“一枝草一点露”,每个人都有他的天命,连一枝小草都有天上掉下来的露水滋养它,食旧德就是“吃禄”,吃上辈子留下的东西。

  在三爻中,卦中卦“家人”与“同人”卦都在征战中,三爻欠缺实力,纵使有旧德可食,依然“贞厉”,二爻、四爻都在争斗,三爻夹在其中,不知如何是好,三爻本身是阴爻,又无能耐,小象传提示:“从上吉也”,必须跟从五爻才会吉,切勿偏坦二爻或四爻,否则会带来危难。三爻跟随五爻做事,就是“王事”,但“无成”,因为事功不会是三爻成就的。通常由五爻做成决策,三爻只是执行的角色,王事是顺天应人之事,所以最终会吉。

九四:不克讼,复即命,渝,安贞吉。

  四爻与五爻斗争,但也不克讼,四爻虽然居上位,犹如四到六爻形成<姤>卦,希望包有鱼获得名望改变局势;也希望拥有如同<颐>卦中四爻虎视眈眈的位置,甚至要争取王位,可是在这场政治斗争中没能争取到目标,只好“复即命”,“复”有反身修德之意,“即”是顺从道理之谓,“渝”就是立即变化,必须安贞才吉,发挥地道的精神,在君臣、父子政治斗争中,立即变化,从阳爻变为阴爻,修习<坤>卦,应地无疆的安贞之吉,才不会丧失自己的主权。

九五:讼,元吉。

  五爻讼元吉,以中正也,元吉是必也使无讼乎之意,“无讼”是<讼>卦中最高的境界,走到五爻,它的法律是能昭信于民众的,而主讼者皆为大人,因此能调合鼎鼐、消弭政争,五爻爻变后,二爻至六爻转变为<离>卦,大人继明照于四方,可见五爻足以继明,达到“元吉”的高峰,“元”才能生生不息,有元才有始,当人们可以作事谋始,即能元吉。五爻爻变后转为<未济>卦,二至六爻形成卦中卦—<同人>卦,<同人>卦的五爻:“大师克相遇”,还是会“克”,<同人>卦与<讼>卦相同,最善良的境地是无克也无讼!

上九:或锡之鞶带,终朝三禠之。

  <讼>卦上爻是典型的“健而讼”的结果,过于刚强好讼,虽然赢得一时的胜利,但最终遭人剥夺光环与荣耀。上爻生动地描述“健而讼”最初是受人赞赏肯定的,这种人勇于批判,打抱不平,支持正义,且因而得享名利,同时也树敌天下,他获得的光环名位是筑基于他人的罪恶或不名誉之事,所以健讼者受领的锡禄并不光彩,例如:古代的御史大夫弹劾官员,以健讼闻名天下,一旦失势失位,立即遭人清算报复,上爻爻辞“鞶带”意指官位或名利,小象传进一步解析,以健讼之法获取名利并不足敬,<讼>卦从初爻“不永所事”到二、四爻“不克讼”,最终上爻“终朝三禠之”,不断地强调“讼”的缺失及“无讼”的可贵,还在彖传中指导人们达到“无讼”的方法,易经敦敦教诲,可不惕励于心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