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圓外談易經64卦

<屯>卦

李汉章老师讲授
书苑编辑部整理

  周易64卦,始于<干>、<坤>,终于<既济>、<未济>,乾刚坤柔,在第一、二卦揭开天地的序幕后,阴阳和合、刚柔相交,诞生万物,<屯>卦象征初生的新生命,如同一株幼苗面对险阻人生,展开艰难的生命历程。

 

一、<屯>卦卦辞:元亨利贞,勿用,有攸往

  <屯>卦也是具备元亨利贞四全德的卦,元亨是生生不息之意,利贞则指谨守正道,天地间孕育生命,从事任何活动都必须走正路、行正道,中国人喜谈“天工开物”,在<屯>卦的世界里是由人来开务成物,与“天工开物”是不同的概念,易经的道理是天人合一,人类要学习“天工开物”,天地最终是会开物的,无情荒地有情天,注入了感情,天地才有生命,否则只会荒芜一片。

  <屯>卦卦辞提到“勿用”,为什么<屯>卦具备元利贞四全德,易经在此却强调“勿用”?这与<干>卦初爻:“潜龙勿用”的道理相通,因为阳在下,气候未到,在这个限制下,如果要“有攸往”,唯一的方法是“利建侯”,有攸往是怀着愿景,希冀完成特定目标。<屯>卦彖传描述,“屯”产生的状态是“刚柔始交而难生”,阴阳交错中,由阳养阴,如同<颐>卦中是两个阳养四个阴,阳爻才有滋养阴爻的能耐,<屯>卦的元亨是生生不息的,所以带出“有攸往”的境界,而卦辞中“勿用”与“有攸往”是否互相矛盾呢?乍看之下,似乎互相矛盾,但是易经各卦的卦辞精辟、简约,往往字与字间转折迥异,“勿用”强调未成气候之时勿强出头,否则只是加速初生幼苗的灭亡或伤害,但透过“利建侯”的运作,初生幼苗或草创事业可以茁壮成长,培养愿景,所以“勿用”与“有攸往”是生命历程不同阶段的描述与警示。

 

二、<屯>卦彖传:刚柔始交而难生,动乎险中大亨贞

  彖传宣告初生的生命在刚柔始交的刹那孕育萌芽了,但是生命处于险中-动乎险中大亨贞,这里所指的“险”包括天险、江湖险、人心险,“江湖险”就是在玩江湖游戏规则,哪一行都有哪一行的规则,哪一行的规则都有陷阱,行走江湖要避开陷阱,须要运用智慧谨守正道,才能畅行无阻,每一行有每一行的道,黑有黑道,白有白道,各行有各行的道,必须遵守那个“道”,那个道都有坎象,表示欲望中有光明面,阳是光明的,阴是看得到的,欲望其实是虚假的,可是人们都把虚假当真啊!譬若身体,有了身体,就会执著于它;如果没有了身体,还执著什么?所以金刚经谈到“我相”、“我见”。除了“江湖险”之外,天险也是变幻莫测的,天有不测风云来自<屯>卦的上爻,刚刚享用完5爻的膏食,进到上爻,又陷入天险,泣血涟如。在现代先进国家已经发展高度文明了,但是遭遇21世纪的气候变迁,全球暖化,海啸引发核灾,火山爆发造成经济停滞,天险依然带给人类无法掌控的冲击。

  而“人心险”更是险中之险,来自人性幽暗面,起源于贪婪、残暴、仇恨、愤怒、报复…等负面情绪,可是无论多么险恶,易经仍然惕厉人们坚守正道-动乎险中大亨贞,唯有行正道,才能亨通,如果混黑道,纵使可以自立,甚至赚钱进帐丰厚,但是不贞,会遭遇江湖险、人心险,还会有官府的追缉取缔,故知贞下才能启元,元亨利贞,先做到“亨利贞”才能启元,如果欠缺“元”,也达不到“亨利贞”的境地,一切的元通通都是经过亨利贞,臻于大明终始,“终”是大明,才衍生“始”的机会,有“始”才有“元”,而在雷雨之动满盈之状态下,天造草昧,一切荒凉,萌昧不清,缺乏法则规范,此时此刻,正是“建侯”的时机,将法则制度慢慢建立起来,所以彖传告诉我们“宜建侯而不宁”,所谓“宜”是指阳入阴中,上卦为坎,阳爻在中间,就是光明的一面,阴郁的欲望、权利都在下,上面是天道天险,天道变化与人性转换中间是<坤>卦,所以整个阳入阴中的情势在告诉人们,<屯>卦还是有光明的一面,要做到“利贞”就得来自那“刚中”。

 

三、<屯>卦大象传:君子以经纶

  在天地混沌,草创时期,宜建侯显得格外重要,创业之初,方向不明,须先招募人马,建立组织,亦即<屯>卦大象传所指“君子以经纶”,因为<屯>是云雷屯,不叫作“水”雷屯,云还在天上,尚未聚在一起,云聚了之后才会下雨,在<屯>的阶段,云还没聚集,纵使聚在一起也不见得下雨,<小畜>卦的密云不雨即有此意,原因在于还未打雷,雷有催雨的功效,云在天上,云行雨施,云聚雷击,才会有生命,那么如何聚云打雷呢?

  大象传释示必须“以经纶”,进行人事布局建构组织,把对的人放到对的位置,如果错置人才,事情的发展必然错误百出!而在建立组织安排人事的过程中,须不断调整,因为宜建侯而“不宁”,指的是整个组织架构不稳定,制度规章必须不断因应调整,因为整体局势处在天造草昧之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是混沌不明,一切都在草创中,因此组织与人都要调整,必须发展到<鼎>卦,整个团队组织才会臻于稳定,<屯>卦一个爻一个爻发生变化,六爻全变,成为错卦-<鼎>卦,才能开务成物,自养养人,“鼎”就是大家可以分享资源的象,在分配熟食中,创造人类的文明,而有别于禽兽,所以<鼎>是人类创造出来的卦。

 

四、<屯>卦爻辞

初九:磐桓,利居贞,利建侯

  <屯>卦初爻:磐桓,利居贞,利建侯。“磐”是指古代建筑柱子下方的大石头,古代中国人只知道做个石头,作为柱子的基石,不晓得把它立起来,就先把地面都排好石板,做一圆柱,这就是“磐”,至于“桓”就是柱子,即台语的“大柱仔脚”,中国人架梁要先将柱子立妥,才将梁架上去,即为垫基之谓也,初爻“磐桓”即打基础之意,磐是磐石,桓是栋梁,“利居贞”指的是栋梁一定要居于正的地方,如果栋梁歪斜,房子就不稳,甚至会塌陷。“利建侯”必须讲分工、立组织,因为2至5爻或2至4爻都有组织,因此小象传指明“虽磐桓,志行正”,表示打基础有实力,必须行得正,如果混黑道、卖毒品、走私枪械就不正,初爻阶段还没建立组织,所以爻辞提示必须“利建侯”。

小象传“以贵下贱”意谓很多人愿意追随初爻,“贵”表示初爻是阳爻,具备实力,可以阳养阴,另一意指称初爻有德性,具备龙德,富含元亨利贞的特性,能够做到保合太和,所以“大得民”,获得民心。

初爻与上面三个阴爻一样,要去比<屯>卦的5爻,3至6爻形成<比>卦,阴爻必须培养自己的能耐,才有资格去比。

六二:屯如邅如,乘马班如,匪寇婚媾,女子贞不字,十年乃字

  <屯>卦2、3、4爻都是要去比附的,去依靠已经有组织的爻,2爻“屯如邅如”是指事业在开拓中,很困难。“乘马班如”中“乘马”是想行走的意思,可是“班如”又有停止之意,2爻原本必须追随像5爻有实力的人,可是2爻距离5爻太远,又羡慕初爻能够自立,如同现代的上班族羡慕自行创业的人,所以小象传解释“六二之难,乘刚也”。

  2爻爻辞提到“匪寇婚媾”,表示勿与人结怨,宜多结盟,婚媾即结盟之意,“女子贞不字,十年乃字”是因前景不明,不了解3、4爻何者会得势,所以切勿随意与他人结盟,万一选错边,痛苦无尽,因为身处2爻首要之务是“匪寇”,组织中不要轻易得罪别人,其次才是“婚媾”,因为得罪别人时,5爻距离2爻很远,根本看不清楚2爻的作为,易生误会,如与他人结盟,千万要三思而后行,2、3、4爻都在变更官场、职场、更换组织架构,只有初爻有能耐自己建立组织,甚至日后可与5爻抗衡,展开新局面。

  小象传:“十年乃字,反常也”,表示返回常道,<坤>卦提到“先迷后得主”,前面“先迷失道”,在<屯>卦2、3爻都在“先迷”,4爻以后才未陷于“迷失道”中,可见身为<屯>卦2、3爻处境最艰难,屯如邅如,又想乘马,帮忙正在创业的初爻;又想与排班的5爻比,所以2爻爻变,会转为<节>卦,提醒2爻必须节制,返回常道,不论要乘马跟随初爻或依靠5爻,切勿结怨,而要结盟,结盟时也勿任意选边靠拢,其实从爻辞“女子贞不字”,可以看出2爻已经离开初爻,“十年乃字”意谓2爻最终仍需仰赖他人,亦即往5爻靠拢,因为人往高处爬,而非往低下沉沦,2爻是阴爻,欠缺自养能力,如同<颐>卦中举凡阴爻皆无法自养,须靠阳爻滋养,2爻必须返回常道,精确了解何人是老大,勿处混沌萌昧中,搞不清楚状况,选错边、衰一世!

六三:即鹿无虞,惟入于林中,君子几,不如舍,往吝

  “即鹿”何谓也?不是打猎、猎取鹿兽之意,“鹿”同“禄”,是俸禄、天禄之意涵,天禄有终,在3爻接近禄位之际,已经靠近5爻了,但欠缺牵引的人-“无虞”,中间还隔4爻,2爻的“女子”是指小官,易经中“女子”皆指官位,而非国君,女子是在君位以下的官员,从2爻的小官做起,要行得正,才能一步步接近5爻君位,到了3爻,已在下卦之上,虽然看得到5爻了,可是无人引导,“入于林中”,进入朝廷的森林中,林中充满毒蛇野兽,陷阱栅栏,上面4、5、6爻组成<坎>卦,极可能掉入陷阱,就面对人心险,2爻充满江湖险,3爻则是人心险恶,如果是君子的话,须具警觉性-“君子几”,其中“几”是指警觉、几微,辨小微物的“几微”。“不如舍”必须退,如果反而逞强贸进,“往吝”,前面路子必然变窄,行不通。

  小彖传:“即鹿无虞,以从禽也”,如果无人引导,就让禽飞吧,人在世间要懂得取舍,当无法掌握局势,资讯又不足时,不如放弃这个风险高的机会,因为在充满陷阱危险的丛林中,看似大道,其实布满流沙潜藏危机。

六四:乘马班如,求婚媾,往吉,无不利

  <屯>卦4爻与2爻相同,都有“乘马班如”,“马”是指初爻,2爻与4爻皆想求回初爻。“班如”是排班之意,2、3、4爻都是跟着排班,一进入2、3、4爻就必须排班等候,轮到4爻时,才有“求婚媾,往吉,无不利”的良机。4爻求婚媾是要求初爻,求磐桓利居贞,有实力的阳爻,故曰“乘马”,4爻向初爻求婚媾之后,才能往吉,易经中“往”是向上爻走,如果没有求好婚媾,奠定实力,往上靠近5爻也不吉,小彖传:“求而往,明也”,表示清楚明白初爻是有实力的人。这一爻相当程度丰富了政治、经济、组织与人生的内涵,教导我们从初爻的“利建侯”,开始打组织战,在建立组织过程中,如何培养有实力的人,成为班底,并且勿结怨,要结盟,才能一步步接近君位,掌握主权。

九五:屯其膏,小贞吉,大贞凶

  易经中有两个卦提到“膏”,一是<鼎>卦里头有脂膏,是指文明发展的过程中,大家分享鼎煮的肥美熟食,不过如果分配不当,打破了鼎,鼎折足覆公𫗧或雉膏不食都有可能。<屯>卦的“膏”是刚刚打猎获取的生食,量少又未煮熟,在<屯>卦利建侯必须分封分禄,资源不足,只能“小贞”,小规模的分配,故施未光,如果大贞就凶了,因为实力不足,还处在险中,5爻还陷于天险中,依然是天造草昧的情势,纵使建侯,还是不安宁。

上六:乘马班如,泣血涟如

  上爻的“马”指的是5爻,上爻乘着5爻的马,冲得太快,推得太急,组织人事、资金周转、设备技术都还不到位,就多角化经营、恣意投资,当然遭遇大贞凶,而有泣血涟如的下场,表示天有不测风云,顺利的局面不会维持长久,故小象传明示:“何可长也”。<屯>卦最大的警示就是要守贞,一切行得正,掌握时机,进退得宜,才能动而免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