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圓外談易經64卦

<坤>卦

李汉章老师讲授
书苑编辑部整理

一、<坤>卦四全德–元亨利贞

  “元、亨、利、贞”是易经的四全德,一般人认为易经64卦中,具备四全德的卦共有7个:<干>、<坤>、<屯>、<随>、<临>、<无妄>、<革>,但除了<坤>卦之外,皆为“元、亨、利、贞”并列,只有<坤>卦卦辞列示的元亨利贞,在“元亨”之后加上“利牝马之贞”,这个“贞”是利牝马之贞,并没有直接列出元亨利贞四德,原因何在呢?是由于<坤>卦的本质并不以自己的为主导,而以顺承天–<干>卦为主轴,所以<坤>卦凸显坤德的精神就是代表至哉坤元的“至”,这个坤德主要的内涵是什么呢?就是落实-落实天,非常完整地落实就是“至”的精髓,至哉坤元强调的就是“至”,它是从“坤元”出发,不是“乾元”,不是始、也不是大亨贞、更不是大一统,“至”是完全是顺承的,坤元就是至静、至顺,所以它是“资生”,万物赖以为生,前面一卦<干>卦是“资始”,精气为物,精跟气为什么会“为物”呢?因为气是形成于<干>卦,云行雨施,气先,才有万物资生,所以<坤>卦配合至顺,顺承天,<坤>卦中具有至静、至顺、至柔的特质。

 

二、<坤>卦的三个无疆

  由于<坤>卦至之德的作用,顺、柔、静,因而<坤>卦衍生三个“无疆”:第一个德合无疆,是从天地生而来,<坤>卦厚德载物,“天无私覆,地无私载”,这是老子在道德经提出来的见解,老子就是看到这一卦才有的启发,天无私覆,无所不包,<坤>卦至德没有不承受的,在天上所有的东西,在地上都找得到,所以佛家常常提到的“七”,前后左右上下,六合之中它在中点,所有任何空间都可以在我们这点上找到,它是立中之点,多微小都找得到,所以“须弥含粒子”,须弥在粒子中,小小的粒子一点点,我们脑海中讲一个座标中心点,不论什么事物都可以带到那个点,都可以在座标点上,找到那个圆,不论宇宙多大、天地多远,都可以在圆点中找到一个立足,它只是微小而己,并不是不存在,不论天地多大,在我们地球上这个地方,通通都可以找得到立足点,都可以容纳,只要是天上的事物,掉到地球上的都有容纳的空间,所以德合无疆,含弘光大,犹如佛经提到,自性空无一物,可是“阿赖耶”包含一切,<坤>卦就像“阿赖耶”,所有种子都在我们答案中,它们是空有不二的,易经基本上存在两个道理-阴和阳,没有善恶、是非,只管两个元素的对比和进退,所以德合无疆。

  远古时代是恐龙的时代、海洋的时代,洪水泛滥、没有善恶的,突然有个人种跑进来,人不是在我们地球长出来的,是从天上来的,不然依照进化论不可能产生人类,就是因为人类出现了,才会有天地,中国探讨道家思想只论阴阳,根本不管善恶、是非,只管适中适度,以气的进退为例,易经<临>卦的“浸”寓意深远,“浸”就是“渗透”的意思,非常缓慢的浸,阴浸而长,阳也是浸而长,气不会一下就过来,宇宙之间就是阴阳两道,不管善恶是非,人就是要生活的平和,就是易经保合太和的精神。

  天道的变化各正性命的,所以<坤>卦衍生三个“无疆”:德合无疆,行地无疆,应地无疆。“行地无疆”,根据天行健而来,地跟着天,万物在地上跑着,所以<坤>卦行地无疆,这两个“行”是相互呼应的,品物流行,云行雨施,所以才能德合无疆,<坤>卦厚德载物,德合无疆强调生生不息,行地无疆是表示<坤>卦配合<干>卦的天行健而无疆,而应地无疆,是指永远不要领先天,也就是不要有妄心-非份的妄想,安贞之吉是无妄想,行地无疆,柔顺利贞。君子攸行,先迷失道,什么是先迷失道,什么是“迷”?佛家告诉我们,妄心是迷,不妄就是“正”的,所以是各正性命,不正就表示有妄心,就迷了;迷了之后还有所往,当然就先迷失道,君子在三、四爻的时候,必须培养君德,从<干>卦中要培养君德,有攸往都不可以存有妄心,所以在<无妄>卦里面第二爻,就强调不可以不劳而获,要有收获就要耕耘,有耕才有获,如有这种不劳而获的想法就是妄心,因为耕耘与收获都是有所为的,老子的道德经提醒世人无为,在金刚经里面一切圣贤以无为法为宗,这个无为法就是无妄心,先迷失道就是因为有妄心!

 

三、西南得朋与东北丧朋

  易经卦辞常会看到“西南得朋”和“东北丧朋”,我们可以从<坤>卦的特质来解析“西南得朋”与“东北丧朋”的缘由。西南卦是从“巽离坤兑”而来,如果走巽离坤兑的路子,阴与阳为友,就是阴跟阳为比的,在<坤>德中,要获得成功都要有天德的供应,就是要有“公”的思想,朋要阴与阳,阳就是“公”-天下为公、中正无私,这是大家都有的观念,可是运行西南卦的时候,须掌握“巽顺”的原则,要用文明的方式,以低姿态的身段,进行沟通,才会得到阳的帮助,“阳”是什么?在一般来讲,我们看得到是“阴”,看不见的是“阳”,佛家讲的也是一样,道家讲的也是一样,我们身体就是阴了,五蕴皆阴,所以佛法传到中国来很容易接受,因为道家老子、庄子已经讨论得很明确,重视一个形体,逍遥游、齐物论、养生主、心斋,通通都是想要阳的那一面,亦即看不到的地方,看的到的通通都是暂时存在的一面-成住坏空,人们却常执著那个暂时的人、事、物。

  西南得朋,阴以阳为朋,任何的人法地,任何人要成事,要获得天下人的支持,必须是“公”的,一定要具备巽离坤兑的精神才能成事,东北丧朋-干坎良震,往东北就会丧朋了,因为<干>卦乾纲独断,<坎>卦一切依法办事,设险来害人,法律是一个很厉害的东西,法律就是<坎>卦,我们在管子里面讲<坎>卦就是讲“法”,所以管子非常喜欢<坎>,<坎>又代表水,老子也喜欢水,可是两个用得不一样,老子认为水是柔到不得了的,管仲能够可以在五合天下的时候完全用“坎”,一切的法律就如同<坎>卦的五爻,不能太深又不能太高,要让法律能流通的、可以修改的。

  东北丧朋中第三个是<艮>卦,<艮>卦有着各立山头的态势,第四个是<震>卦是抢领导权,如果采用乾纲独断的方法,“阳”不会与你为伍,“阳”是所谓“公”,表示天下不跟你在一起,为公的人不会支持你,所以任何得天下的领袖必然透过“巽离坤兑”的方式统一治理天下,例如刘邦就是中国史上少数懂得巽离坤兑道理的领袖,项羽则是典型的乾纲独断的领导者,完全崇尚领导权第一的信念,坚守山头主义,不愿意分封犒赏,所以项羽打天下的时候,出现东北丧朋的恶果,虽然能力卓越,但天下人不支持他,优秀的人不愿意追随他,所以东北丧朋,历史的明证,所在多有。易经提醒不要去东北丧朋,而须西南得朋,安贞之吉,应地无疆,永远都要以老百姓为主,像大地一样,人法地、地法天,才能做到应地无疆。

  在<坤>卦大象传中讲到厚德载物,就像佛法传入中国以后最好的是菩萨道,菩萨道唯一的道路就是精进,布施、持戒、忍辱的修行。都是声闻缘觉,属于小乘的佛教,布施、持戒、忍辱都是阿罗汉会完成的,菩萨道是精进的,就是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再进到厚德载物,可见中国拥有大乘佛法的哲学思想,所以大乘佛法会传入中国,达摩祖师的师父就瞩咐他:东土有一片大乘佛法的地方,我们从印度一直到尼泊尔这一块地方没有大乘佛法思想;东土有了,你将来去那里,很容易推行。达摩祖师在那个时代就知道,达摩到了中国已经是西元四百年的时候,西元四百多年距离佛灭已经九百多年,正法已经灭了,所以达摩祖师要到东土,推行大乘佛法,大乘佛法就根据我们的易经阐扬教义,在唐朝初期易经内容已经完备了,易经的思想大象传也整理齐全了,大乘佛教的法师们援引中国易经的道理向世人开示,中国的信众很容易接受。

  <坤>卦中至顺、至静、至德,就是要告诉大家西南得朋和东北丧朋的区别,<解>卦也是一样的道理,<解>卦卦辞利西南得朋,不利东北丧朋,所以易经到了下经的<解>卦又重申这个道理。<坤>卦要完成天道的责任,必须恪守西南得朋的精义,要往西南,就会有天下为公的人来帮助你,确实遵行巽离坤兑原则,会有很多人来共襄盛举。我们分析<坤>卦一爻、二爻、三爻、四爻也要参照文言传来了解,<坤>卦的文言传很短,比<干>卦的文言传少,<坤>卦至柔至静至顺都可以在文言传找到出处,坤至柔动也刚,至静而德方,后得主而有常,<坤>道是要顺天的,所以有常道的,坤其道顺乎,承天而时行,应地而无疆,它的顺是非常顺的,它的动却是非常的刚的,是符合天道的。

 

四、<坤>卦爻辞

初六:履霜,坚冰至。

  <坤>卦初六:履霜,坚冰至,文言传强调<坤>卦初爻是要“复”,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由辨之不早辨,这个“辨”字可以从初爻爻变转为<复>卦的时候,看到<复>卦就是辨于物,复小而辨于一物,不要以为这个爻是阴爻,一动就是阳爻,转化为<复>卦,履霜,坚冰至,阴始凝,警告世人,所以要辨之不可不早,在<复>卦重点就是“辨”,占到这一爻就要用“复”的观念来看,如果不复,不辨之早,结果必然不吉利,可能驯至坚冰了,染习了、积习了。

  先迷失道,“先迷”表示一开始就迷了,初爻就先迷了,所谓“迷”,妄心为迷,有所欲望都是“迷”,有所妄想,一开始不论做什么,都先以公众利益出发,不存私心,勿有我见,就做到辨于物了,在<坤>卦初爻的阶段,完全先以同理至心,就正了,如果产生我执就先迷,在易经里面没有解释得如此深入,佛经传到中国以后,把中国传统的易道、老、庄思想发扬光大,我们就更了解易经的内涵。

六二:直方大,不习,无不利。

  <坤>卦第二爻:直方大,不习,无不利,其直正也,方其义也,敬以直内义以方外,超越它就是阳的,就是全阳的,二爻提到“不习”,就是根本不用透过学习,以直接的反应面对人事物,就是直方大的意义,跳脱学习的历程,或超越习气,犹如佛法中五祖弘忍法师所言见到之人,当场就要对决的,没有给予思考的机会,如果不能超越思考的,例如剑道就己经不是在形体中的了,遇事不能再判断,一看就要立即反应,如果还要思考、罣虑,就不是二爻的境界,所以精于剑道之人,动刀动枪时,都是单刀直入的。

  文言传解读<坤>卦二爻,不疑其所行,最重要是“不疑”,二爻爻变的时候是什么呢?就是<师>卦,<师>卦二爻承天宠,是顺着天而来,心怀万邦,为什么二爻爻变会是<师>卦?因为<师>卦二爻是承天宠的,<师>卦的彖传最好的是行险而毒天下民顺从,怀万邦的又能够正天下的,是因为它能够正直方大,所以二爻就讲了很好的观念:直其方之,直方,大,不习,最重要是“不习”,“习”很重要,<坎>卦中就是习教事,<小过>卦也是“习”,飞鸟习,学而习之这个“习”,所以在<坤>卦二爻“不习,无不利”,先想什么叫“不习”,<师>卦有习吗?没有“习”,所以承天宠,怀万邦,顺着<坤>卦初爻履霜,坚冰至,不积习而已,我们要学得<坤>卦初爻不积习、不染习,“染习”与“积习”相较,“积习”比较能符合<坤>卦的初爻的内涵,初爻:履霜,坚冰至,其中“履霜”的积习有积善和积不善,最重要<坤>卦里面提到二个疑 ,二爻“不疑”而到了六爻“疑”,在<干>卦里面也有提到一个疑,或跃在渊也是“疑”,这两个卦的“疑”值得探讨。

  <坤>卦中地道光,地道为什么会光呢?因为<坤>卦的特质含弘光大。<坤>卦中地道的光是牝马之贞,德合无疆,行地无疆,应地无疆,尤其是二爻直方大,真是把地道的三个无疆都发挥得极致。

六三:含章可贞,或从王事,无成有终。

  三爻含章可贞,易经所谓“章”,<噬嗑>卦雷电合而章,雷电的意思就是威和明,章就是有威又有明,但在含章的状态,含住还是吐出来,就是说包容自有威明,或从王事,“或”意指并非一定从王事,“或”可能是做王事,王事顺乎天应乎人,无成有终,就像<谦>卦,尤其是<谦>卦的第三爻,所以<坤>一、二、三爻的爻变分别是初爻-<复>卦,二爻是<师>卦,三爻就是<谦>卦,无成有终吉,<谦>卦三爻,君子有终吉,三爻并没有得位,所以<谦>卦是无位的,或从王事,顺合天,知光大,这是地道光,顺天应人的事情会光大。

  易经在<屯>卦里面就有光,五爻“施未光”,到了<需>卦光亨,都有光,这个“光”是广大的意思,光明广大,因为顺着天,天道是无畏的,所以五、六爻都是要让群龙无首,目标是吉的,群龙治天下,不以自己为唯一主导者,所以<坤>卦文言传里面,阴虽有美含之,这个美就是“章”的意思,雷雷合之,以从王事,不敢成也,地道也,妻道也,臣道也,代有所终,只是代天而行事,所以还是完成天道,顺承天意,因此应地无疆,非常好的地道无成,<坤>卦初爻、二爻、三爻的爻变都是动而刚,其动有刚,<复>卦的一爻动的非常刚,光明非常明辨,二爻动,师贞,丈人吉,承天宠,能够怀万邦,第三爻至静而得方,顺乎天而做,承天而始行。

六四:括囊,无咎,无誉。

  <坤>卦四爻爻辞:“括囊,无咎,无誉”,小彖传解释,慎不害也,到<坤>卦四爻的时候,天地变化,草木蕃,四爻为什么“括囊”,因为天地变化的时候,上下有交流,天地有交流的时候草木蕃,如果天地间上下无交流的时候,发生变化了,就会发生“贤人隐”的状态,如同<否>卦下面都是小人,上面的也是小人,天地不交流了,就进入<否>卦。括囊,无咎,盖言谨也,这一卦最像<明夷>卦的四爻,于出门庭,明入无咎,要求严谨,不能言说,心意还不能说开来。

六五:黄裳,元吉。

  到了<坤>卦五爻黄裳,元吉,黄裳讲得好多,黄为帝, 裳为衣,在这个地方就是人民来顺就好,天德不可为首,首出庶物,黄裳,元吉,元吉的元,就是坤元,能够使天下的地道都能够发光,因为知光大,地道光,都知道黄裳,元吉,所以文在中也,<坤>卦里面最了不起的是“文”,可是易经到<小畜>卦才有文德,到了<贲>卦也只有文明以止,只有到了<大有>的时候天下文明,所以<坤>卦的元吉在黄裳元吉,地道有三个无疆,德合无疆,行地无疆,应地无疆,384爻找哪一爻会吻合?<益>卦的第五爻,有孚惠心,惠我德,大得志,最重要的时候,<益>卦的第五爻,益动而巽,<坤>卦五爻文言传,君子黄中通理,美在其中,畅于四支,最重要它是要行动的,正位居体,美在其中,有威有明,还要行动的,<益>卦就是讲“动”,益动而巽,<益>卦如果不行动就没有“益”,所以要畅于四支是要行动的,在文言传黄中,黄是地道,中是时中,通理文明,正位居体,居在正位了,在这整个坤道中,体位是正位,美在其中有章法,畅于四支要行动了,所以<益>动而顺,元吉,<益>卦的第五爻也有“元吉”,符合<坤>卦的元吉,易经中很多爻里面没有元吉,元吉多半都是出现在坤爻,元亨才是<干>卦的乾元。

上六: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龙战于野也其血玄黄,阴疑于阳,为什么疑于阳呢?这一爻龙战于野也,相近于<明夷>第六爻,初登于天,光照四国,根本不觉得有阳,也如<小畜>卦的第六爻,月几望,君子征凶,有所疑也,是阴的,风天小畜<风>卦是阴的,阴爻满了有所疑也,<坤>卦二爻是无疑,可是走到上爻,阴疑于阳,必战,嫌于无阳,认为没有阳的存在,故称龙,自认为也是龙,龙属于天道,龙都是讲天下的,认为自己就是天下,天下就是自己了,所以称王,其实天下并不是龙,所以其未离其类也,所谓“未离其类”,是指没有离开他的一类,他的类是哪一类?是阴类,阴类是地的,所以地类在文言传<干>卦第五爻的时候,本乎天者亲上,本乎地者亲下,地下是虎啊,风从虎,所以处在这个爻的时候,自认为是虎,占了山头,不在乎了,进而认为自己是龙,但事实上不是龙,是属于阴类,龙才属于天类,这属于阴类,本乎下的,所以未离其类,天地交战就有血,阴阳和合是雨,阴阳交战是血,天玄地黄讲得意思是什么呢?天玄妙不可知,地黄也不可知,天地交战的时候情况不可知,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只要天地交战是人间的惨事,这个“血”不知道是什么颜色,无法比拟的。

 

五、占<坤>卦之解说

  <坤>卦初爻履霜,坚冰至,是渐进的情势,占到<坤>卦这一爻是在提醒有些事物正在改变中,现在看到的霜其实到明、后天变成阴了,提醒要“辨”,先要分辨清楚,复小于物而辨于物,<复>卦最重要就是要能够分辨,很小的细微处就能分辨。

  <坤>卦落地为阴,表示无法执行,归于平淡,会消失无踪,<坤>卦的精神是落实,勿把它的彖传、大象传作为占卦解说,这跟占卦没关连,完全要讲究它的形,<坤>卦的形是什么?干在天上,坤即地,落地为阴,就是不成形,没有了“干”刚,怎么样都成不了气候,阴阳两气,不管善恶,不管好坏,两气之间不交流,只有单独的坤,成不了任何气候,占到<坤>卦,也成不了气候。

  占卦如占到<坤>卦的象,落地为阴,不成现的,不够资格,到最后都会没用,终归会结束的。纵使占的卦是<既济>之<坤>卦,渡了河,成了事,再好的结果也会消失无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