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圓外談易經64卦

<干>卦(下)

李汉章老师讲授
书苑编辑部整理

四、 <干>卦大象传

  如果占卦占到<干>卦,表示天道还没开始,尚未落实,所以<干>卦才讲到天行健,“健”字没有人字旁的时候,就是“建立”,无中生有的建立,可是加了一个人字旁,表示人无中生有,可见人才能无中生有,天行健中,“行健”的意思就是人可以建立万物,天行是不变的,云行雨施,万物之生,生生不息,靠人来建立一切,因此“健”,不是健康之意,而是人来建立一切万物。

 

五、 <干>卦文言传

  <干>卦文言传元亨利贞中,“元”是善之长也,善之长这有两个意思,其一指好的最完美,最纯净纯善的东西,它是领导者,大长者子,长辈、长子为首之意,其二是生长的意思,善是生生不息的、不会停止的,善之长也,一切善它最善,而且是生长不息的善,这个才能符合“元”的精神,乾元是生生不息,其它的元都没有生生不息,包括<大有>、<蛊>卦也没有生生不息之意,但必须回复到天道,<大有>就叫元亨,国家也是元亨,事实上有吗?你只要落地了,就亨不起来,都不符合天道,<干>卦的元亨利贞文言传单独为它解释的,所以勿将其它的“元”都跟他关联在一起,只有<干>卦有,连<坤>卦都不具备,亨者嘉之会,会通是双喜,人际交流是双喜,跟任何事物交流都是双喜,利者义之和,利要大家都是和的,贞者事之干,一切都要正,你干什么不正都不行,所以它说贞下启元,如果不正道就无法生生不息,不具开创性,就没有善,不做正也没有元,<蛊>卦元亨到最后不贞 ,国家也只有元亨,<鼎>卦有元亨,最后还是不贞,因为爻变得不贞,不贞所以不能启元,<大有>卦到最后也不见得都大有啊,大象传遏恶扬善,表示还有恶的存在,都没有正没有利贞,如果利都匀了,那就正了。

  保合太和乃利贞,这个“乃”字艰转百折,左思右量考虑再三、觉得对不起天,才会艰转百折,太难了所以才叫乃利贞,这一卦已经很明显指出任何人想做领导人物也都是艰转百折,心存天道,大公无私,不必求神明,反倒神明来求你了,诸神庇佑,所以乃利贞是很艰难百转。君子体仁足以长人,嘉会足以合礼,有仁德就可以做人之长也,你也能使人发展的生生不息,贞固足以干事,贞固最重要,一切的事你都要正,固守的正才能使事情专心,是自受用,自己去修练的,体仁也是自己去修练的,前面有贞,不见得后面有贞,人都是这样的。

  以唐太宗为例,唐太宗为什么家族会这么大的变化,他也是做了不够正的事情~杀害手足,这还没什么了不起,唐太宗的弟弟叫元吉,有个太太很漂亮,他们没有杀他太太,这个弟妹就常常到宫里见唐太宗的太太独孤皇后,皇后以前与她是妯娌,就安慰她,独孤皇后是长孙无忌的妹妹,长孙无忌对唐太宗说:“你不要去碰这个弟妹”,弟妹就每次就跟著作陪,唐太宗好色,将她纳入为妾,如此一来犯了大忌,所以长孙无忌皇后也很懊恼,认为唐太宗可以娶任何人,可是杀了弟弟,又娶了人家太太,这是犯了人伦之罪,虽然唐太宗最初为了天德,因为兄弟要杀唐太宗,所以他们遭天谴,为了天下老百姓的安全,将哥哥和弟弟给宰了,开创一个好的世代,而唐太宗却犯了人伦忌讳,娶了弟弟的妻子,因而也产生一个天谴,他的太太郁郁寡欢,所以就会有唐家的子孙衰悼了,种了这个因,后世武则天就出现了,杀也杀不掉,元吉变成唐高宗了,他可以拿到天上之谴责唐太宗的罪行,他再变回变成武则天来抢唐朝的政权,只因为唐太宗犯了这私德,历史贞固太难,所以才乃利贞啊,艰难百转。

  元亨利贞四德最难做的是“贞”,因为亨的时候在创业之时,嘉之会大家都会,很亨,利也能匀,可是到亨利不能匀也分大小,最后要正,你正的时候,就没意见,大家制度订的是正的,照着走,贞最难啊,所以君子行此四德,只要做好亨利贞就启元了,我们一定要养成随喜功德,普贤菩萨十大愿望的随喜,随喜可以使我们的心量大,看到谁去做什么善事,夸奖他啊,我也希望我也能这样做,你就算做不到,心中也就不会嫉妒,千万去学习那个随喜,所以它叫功德,不是福德,你随喜是有功德是有清净心的,有平等心的,你做的好鼓掌,最少在我们团体中竞争太多,有句广告词~输在起跑点上,一副要赢人家的样子,很可怕的广告词,三岁就知道太阳从东边起来,到了十岁太阳也不会从西边起来,一样丫,不是多了七年,太阳就从西边起来,知识是平等的,有什么好急的,输在起跑点,不会输到哪里去,小孩有他们的各正性命,你只要让他们各正性命,无论多好,他都会善终,外国的小说常常都是童年中的阴影带给人们新的问题,所以童年的快乐是最幸福的,童年的快乐在人长大以后就是受到困苦,也是光明的很容易度过,童年的快乐才会无忧光明开朗,它才会有幽默感的产生,不然幽默感很难产生,所以幽默感要练习,练幽默很难,要学会自我解嘲才叫幽默,不是去亏人家,亏人家不能叫幽默,这是嘴贱的,去讥笑人家让人家受怕伤心,树怕剥皮,人怕拉皮,你把他脸拿下来,你虽然讲的很可爱、很活泼,可是你可能要搞清楚,你是可以剥你自己的皮,你把你自己的皮扒起来很轻松,你剥人家的皮就是会有疤痕,永远扒不完,就算是涂了膏药给他,他还是在疗伤。

 

六、<干>卦爻辞

初九:潜龙勿用。

  <干>卦初爻小象传:“潜龙勿用,阳在下”,“潜龙”意指龙潜在深渊,“乾文言传”:潜龙勿用何谓也?龙德而隐者,是指变化培养德性时,尚未臻于君德之境界,改变不明显,龙德仍然隐微之际,必须不易乎世,在变化中的时候就不跟世间交易,不会跟世界去交换,也不成乎名,也不在这世间成名,不易乎世就是说你不跟世间交换,不跟世间交易,不跟名闻利养交易,不跟喜怒哀乐欲望交易,不交易就是正,所以龙德虽然正,但是还看不出来,最重要的叫遯世无闷,虽然避世,不要有闷,可是这最难啊,人都会闷著,不见是而无闷,讲的什么话没人认为是对,也不要介意,所以才潜龙勿用,因为现在不成乎名,龙德未显,所以乐则行之,喜欢的事情就照着做,忧则违之,觉得有担心的事情就避开,确乎其不可拔,潜龙的立场是不可以动的,不要认为世俗这样交换会有好的,因为还在下也,还不够成气候,那个好很短暂的,所以是潜龙,是可以变化的,潜龙勿用,阳气藏也,阳气还藏在地下,这表示天时还没现,阳气是天气,天的云行雨施还没到你这里呢, 还藏在地下不动,君子以成德之行,潜龙怎么发挥培养,君子以成德为行,日可见之行,潜之为言也,隐而未见,行而未成,是故君子弗用也,所以文言传解释,不易乎世,不成乎名,不遯世无闷,不见是而无闷,乐则行之,潜龙勿用。

  孔子写文言传的初爻这章的这时候,感想写了这一段,再翻阅复习,又写了一段,所以孔子写文言传,至少复习了好多遍,然后才写下心得三合一完成潜龙在渊,可见孔子读这一卦,花了好多心血,他每一次的思想创见都写下来,成德为行,要行才是成德啊,不行看不出德行,日可见之行,我们的行为是累积的,这跟佛法修行相似,所以在人天之道的佛法,在易经里面完成了,佛法中五乘法是人乘、天乘、声闻乘、缘结乘、菩萨乘,五乘,易经是人天乘,易经要让人有欲望,进一步满足欲望的,人天乘的佛法,佛教在人间乘,初爻阳在下,气候还不成,气藏在地下,遯世无闷,不见是无闷,为什么无闷?必须成德之行,行了才出来,最重要是心中要有太阳,只是气候未到,世间上都是如此,所以在读易经中最重要的就是安身利命,知所进退,才能各正性命。

九二:见龙在田。利见大人。

  见龙在田,利见大人,何谓也?利见大人,不是他自己,看到的大人才能见龙在田,才能德施普,欠缺大人,不能德施普,也见不了龙,更不能耕种,龙在田德施普,是指已经成德了初爻是可见之行,成德为行,已经成德了,利见大人,最重要是有大人啊,如果没有大人利见,根本就无法施展,五爻也是利见大人,这二个爻都要利见大人,都是要看对方的,五爻是要看对方,才能对付天位,五爻要看二爻,他要看那个德施普的大人,他也要看那五爻的人,所以二、五爻是互相看的,如果没见到大人,德不施普,反而会施得很偏,所以第二爻见龙在田,何谓也,龙德而正中也,警惕世人戒之在中,做事情的时候很难面面俱到,所以在二爻的时候只要正中不偏,龙德还是在可以变化,<干>卦一到六爻,通通都讲龙,随时会变,很难利贞,龙德现在变得好了,是因为居正中间,庸言之信,庸行之谨,就是中庸的意思,平常的言论“信近于义,言可复也”,庸言之信,勿因信守诺言是高调的,就未信守,做不到时,会付出很大的代价。

  以前看过一个故事,有一个富翁生了三个儿子,临死之际,出个考题问三个儿子说:“做生意最重要的是信用,答应的事情,不惜一切去遵守这就叫信用,万一我们破产或过世,这个约定还要不要遵守?”答案当然是肯定的,不过人要有智慧,不要去做不可能达成的约定,这就是所谓“庸言之信”,这种承诺不会太不可高攀,警示人们勿因毁弃承诺而懊恼,不强作承诺,可能遭致失败或发生缺憾,可是不致于亡覆;“庸行之谨”,意指平常的行为就要谨慎,所以谨小慎微,这是儒家最重视的道理,小的地方就很重要,以天风<姤>为例,大象传:后以施命诰四方,是以严格的法令加以管制,<姤>天下有风,烽火燎原,所以只要有一点点风气,如果用什么东西去压住,就会变成压制,施命诰四方是指周全的命令清楚地告诉大家,它不是压制,只是告诉民众,这个风气会有正面也有反面,我们要往正面处理,不是去压制,可是大多数人都用错了,历代君王就常用错,因为他们都用威权压制。

  <干>卦文言传二爻:闲邪存其诚,这个“闲”在易经的<家人>卦初爻:“闲有家”,也有相同意涵,所以在家庭中就有闲,“闲”就是门槛,家里的门槛好高跨不过去,就表示你家的水准很高,外面脏东西进不来,连小人物也进不来家里,所以以前豪门巨贾大宅门门槛就很高,历史上康熙皇帝每次一走路就踢到门槛,一怒之下命令把门槛给我砍掉,门槛砍掉门就关不起来了,门的设计就有门槛啊,那时候就没人去砍门槛,中国平剧中,进门时还要马挂帘起来,警示不能轻易登堂入室,这就是门槛的意思;“闲邪存其诚”,就是中庸之道,摒除邪道存诚心,至诚无邪,“善世而不伐”,在世间德施普而不夸耀,很难啊,见龙在田,有机会时就做,没有机会时不必做,庸言之信,要信守承诺,一个人不信守承诺,成不了佛,你的行为不仅暴露了会有破绽,必须闲邪存其诚,心中都是至诚,那个至诚就是我们的自性,但是脑海里面常常会有我们的习性,会有利害飘过来,所以这叫“闲自己”,不是“闲外面”,门槛挡在外面,你把邪恶挡在外面,“挡”就是设定门槛加以抗拒,但抗拒很难,倒不如反求诸己,所以你自己先设定门槛,订明守则。

  善世而不伐,这里面讲得很好的,你在世界上能够有所贡献而不夸耀,就是<谦>卦,德博而化,必能感动他人,让人忘劳忘死一起跟你做,就能见龙在田,而见龙利见大人,表示要有大人欣赏容许啊,此时阳气已经在上了,见龙在田,天下文明,文明是与时俱进的,文明最重要的建立是法律、游戏规则,不论科技如何昌明,经济多么繁荣,如果欠缺法律制度都不叫文明,四千多年前,汉摩拉比法典是世界第一部法典,表彰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原则,确立了地藏经的精神,杀了人会有轮回地藏报,法律愈彰显,文明愈进步!

  <噬嗑>卦大象传先王以明罚敕法,法律随着时代进展,如不与时俱进就不是先王了,所以“法后王”不“法先王”,后王法律愈来愈昌明,社会才会文明,这才叫天下文明,法律制度、游戏规则是文明的,<干>卦的龙才会显,没有文明的时候,龙现下是死的,依然是潜龙,不易乎世,还不能跟世界交换,易经<同人>卦彖传:文明以建,<贲>卦彖卦文明以止,可是<同人>卦的文明就是类族辨物,人际种族借由法律都分得很清楚,所以天下中正,此时龙德才可以显现,不然都还是谨小甚微,庸言之信,庸行之谨,还是得闲邪存其诚,根本不能善世,天下文明之后,君子学以聚之,问以辩之,宽以居之,仁以行之,易曰:见龙,德施普,君德出现了,人生进退、得失,都很宽裕,宽以君子的意思,见龙在田,龙德里面,君德完成了,在六个爻里面讲没有一个讲君德,孔子在文言传里面在补放出来,如果在变化中持之不了恒,还是乃利贞,真正做得好的,君德才会出现。

九三: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

  为什么在第三、第四爻不讲人,第一、二爻是变化,第三、四爻你己经现出来了,你有了君德,称为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小象传“反复道”就是说天天都不可以松懈,所以第三爻,君子进德修业,忠信所以进德也,修辞立其诚,所以居业也,知至至之,可与几也,这表示要知己,知进退,懂得取舍,知进退可与几,“几”是刚刚好发现,现象一出现就懂了,毋须多言。

  历史上最简单的最有名的例子就是汉朝初年,汉高祖刘邦的儿子封为楚王,吴狄的父亲是刘邦的儿子,他碰到楚王礼聘楚国三位贤士毛公、申公、白公,平常都对他们很尊敬,平日宴客时这三位卿士不喝酒的,只喝醋,他都会特别在他们桌席上不放酒,只放醋,其他宾客桌上都放酒,后来楚元王死了,他儿子继位,第一次还记得这个礼数,第二次忘了,所以申公就跟毛公、白公说,这个新来的王子对我们已经不重视,其余二人答称:不会吧,他就只有这一次没有摆这个醋,你就这么介意?申公说不是,这是一种礼仪,他的父亲会尽到这个礼数,如果他重视我们也会照做,我们大老提出的谏言他会听,这一次有摆,第二次他就没有摆了,第三次那我要退了,其他人就说你太小心眼了,王子才刚上任,还不太懂,申公还是退了职位,毛公跟白公没退,到最后吴王长大,就间接把他们杀了,从这个历史故事,可知君王已经不利贞了,臣子就应该离开,毋庸为他解释。

  贞很重要,乃利贞,健之极也,第三爻夕惕若,紧张得不得了,因为你已经居于人位的高位了,三、四爻都是君子,五、六爻又是“龙”,要变化,一、二爻的龙也在变化,身为君子居于人位的时候在地上,必须很认真的处理这个问题,所以第三个爻说:终日乾乾,与时偕行,时变了你就走了,时有进步你就要跟着变化才会进步,时有退步你就要修正,终可于极也,要与时偕行,知终终之,可与存义也,了解终了之际,就终止,可以存义,以申公、毛公、白公的故事为例,申公知道这是终了,把它终止,让彼此之间存著一个义气,所以吴狄造反,从来就没去杀申公,吴狄认为自己一向对申公很客气,申公也没来烦他,虽然不跟申公见面,但吴狄还记得他,甚至觉得申公这个人还不错,知终终之可以存义,是故居上位而不骄,在下位而不忧,故乾乾因其时而惕,虽危无咎矣。

  在三爻位置上是很危险,故须时时惕励在心,九三,重刚而不中,重三而不中,上不在天,下不在田,“重刚”犹如<大过>卦的重刚,己经重到没有人动得了这一爻,但是位置不中,不在中位,所以上不在天,下不在田,又不在德施普天下文明的时候,所以要随时惕危而无咎,如同<履>卦履虎尾,此处老虎是象征欲望,实践履行享受欲望的时侯,必须清楚,履虎尾,不是真有老虎,而是你玩权力欲望,会自己被老虎即欲望吞噬,在这个位置上,会被欲望、目标、权力腐化,履虎尾是非常借镜在自己的,不是外面有老虎,心里那只老虎不是外面那只老虎,外面那只老虎射你也好、避你也好,可能都跑得掉,心里的老虎是逃不掉,履虎尾的<履>卦就是心中自己那只老虎逃不掉,不是虎头,而是虎尾,就是上下摇劈哩啪啦在动的老虎尾巴,这个尾巴是心意不动的意思,老虎的虎威和斑漫是漂亮的,尾巴很麻烦,心中那只老虎的尾巴表示你有的权力或是欲望,那只尾巴心定不动,还是回到利贞的问题,所以整部易经阳爻比较多的都是讲整个利贞,阴爻多了,就叫你贞固,必须守住不要变化得那么快。

九四:或跃在渊。无咎。

  四爻或跃在渊,无咎,或跃在渊之前原本有一句话飞龙在天,四爻己经在天位了,飞龙在天移到五爻里面去,它把那句拿掉,文言传九四,上下无常,非为邪也,进退无恒,非离群也,君子进德修业,欲及时也,故无咎,进德修业,如果想使功课修业能够大,事业做得好,必须及时,可是的进退不是要离群,上下无常表示,能够上飞龙在天,也可以在或跃在渊,或跃就是飞龙,在渊还是潜龙,历史上康熙皇帝的时候,雍正是王子之一,因为王子在争王位此时或跃在渊,如何决策这个问题好难,可不可以拒绝跃而仍待在渊?这此际四爻己经在天位了,所以欲及时也,如果进德好就承担这个问题,做不好可能跌入深渊,不过第二个选项,我就在渊里,直接避开,都没有跃,跃了才会在渊,所以这是进退无常,一下变卿王,一下变回原位,雍正就是或跃在渊,进退无常,有时被摆起来,有时就被打下去,就像邓小平或跃在渊,三进三出,进退无常。

  进退无恒,非离群也,不是说退了就离开群众或团队了,不是要躲的,而进德修业,该有表现就去表现,该你退就退,不在乎别人的私心,就做潜龙,“潜”最重要就是大明终始,在我们中国历史上,能退就退起来的很快,他们都是在帮上面揹政治责任,那种都是帝王术,重刚而上不在天,下不在田,中不在人,故或之,就是表示这四爻是这么的不好,可是在另一方面乾道乃革,乾道变化在这四爻是革命的,去故的,把旧的都给丢掉,是各正性命的,所以这边已经摆明了有飞龙在天的意思,不是潜龙在天,这个爻时候到了,是要革命的。

九五:飞龙在天。利见大人。

  飞龙在天,是位,五爻飞龙不是去从事责任的人,只是在那个位,所以同声相应,同气相求,水流湿,火就燥,云从龙,风从虎,天下有风就会变,天风<姤>,所以龙就在变,人心在变,云从龙,它才能够聚集,风从虎,风气是从老虎来的,天下有风的时候老虎就出现了,所以说虎虎生风,你做了大人位了,就可以改善天下的风气,这个五爻是大老虎坐在位,乾道乃革,大人虎变,<革>卦就大人虎变,跟它是呼应的,飞龙在天以后各从其位,本乎天者亲上,本乎地者亲下,大人虎变的时候,就有天下为公,龙乐于奉献服务社会,崇尚天道,老虎是跟地道学习的,是人法地,可是云从龙是法天无私的奉献,人法地,地法道,道法天,风气到了,又有这些人位在,才叫做飞龙在天,表示很多从事公众的事务的人在天上,大人者与天地合其德,日月合其明,与鬼神合其吉凶,天地人鬼神,在这世间有权力的人斑烂漂亮,君子豹变大人虎变,所以豹是君子,斑烂没有像虎那么棒,可是也有个型,所以人死留名,豹死留皮。

  飞龙在天乃位乎天德,位在天德,不是真正做事的,是要利见大人,要见到二爻德施普的人,老虎斑烂是因为你见到有德施普的人,它是相对的。

上九:亢龙。有悔。

  亢龙有悔,盈不可久,不可满,满不可久,它并没直指权力,<干>卦天道没有权,
<坤>卦地道有权,道不可满,盈不可久,贵而无位,高而无民,贤人在下位,为什么贤人在下位?可见贤人离上爻你很远,上爻周遭的下面都不是贤人,贤人在飞龙在天的位置下面,跟上爻没有关系,所以上爻你不应当动则有悔也,做什么都不对,没有人辅助,会陷入<剥>卦的危险境地,下面没有人辅助,导致整个垮了,所以亢之为言也,知进而不知退,知存而不知亡,知得而不知丧,其唯圣人乎与时偕行,终日乾乾,与时偕极,就是亢龙有悔,必须跟随时代往前迈进,盈不可久,这里是一时。

用九:见群龙无首。吉。

  群龙无首吉,天龙不可为首,因为五爻的位置己经位在天德,最好都是由下面的人来做事,五爻只是做一个名目上的人,群龙都是变化莫测,风从虎,云从龙,五爻在天德的时候,只是让每一个龙都起来,天下就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