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講堂-圓外談易經64卦

<乾>卦(下)

李漢章老師講授
書苑編輯部整理

四、 <乾>卦大象傳

  如果占卦占到<乾>卦,表示天道還沒開始,尚未落實,所以<乾>卦才講到天行健,「健」字沒有人字旁的時候,就是「建立」,無中生有的建立,可是加了一個人字旁,表示人無中生有,可見人才能無中生有,天行健中,「行健」的意思就是人可以建立萬物,天行是不變的,雲行雨施,萬物之生,生生不息,靠人來建立一切,因此「健」,不是健康之意,而是人來建立一切萬物。

 

五、 <乾>卦文言傳

  <乾>卦文言傳元亨利貞中,「元」是善之長也,善之長這有兩個意思,其一指好的最完美,最純淨純善的東西,它是領導者,大長者子,長輩、長子為首之意,其二是生長的意思,善是生生不息的、不會停止的,善之長也,一切善它最善,而且是生長不息的善,這個才能符合「元」的精神,乾元是生生不息,其它的元都沒有生生不息,包括<大有>、<蠱>卦也沒有生生不息之意,但必須回復到天道,<大有>就叫元亨,國家也是元亨,事實上有嗎?你只要落地了,就亨不起來,都不符合天道,<乾>卦的元亨利貞文言傳單獨為它解釋的,所以勿將其它的「元」都跟他關聯在一起,只有<乾>卦有,連<坤>卦都不具備,亨者嘉之會,會通是雙喜,人際交流是雙喜,跟任何事物交流都是雙喜,利者義之和,利要大家都是和的,貞者事之幹,一切都要正,你幹什麼不正都不行,所以它說貞下啟元,如果不正道就無法生生不息,不具開創性,就沒有善,不做正也沒有元,<蠱>卦元亨到最後不貞 ,國家也只有元亨,<鼎>卦有元亨,最後還是不貞,因為爻變得不貞,不貞所以不能啟元,<大有>卦到最後也不見得都大有啊,大象傳遏惡揚善,表示還有惡的存在,都沒有正沒有利貞,如果利都勻了,那就正了。

  保合太和乃利貞,這個「乃」字艱轉百折,左思右量考慮再三、覺得對不起天,才會艱轉百折,太難了所以才叫乃利貞,這一卦已經很明顯指出任何人想做領導人物也都是艱轉百折,心存天道,大公無私,不必求神明,反倒神明來求你了,諸神庇佑,所以乃利貞是很艱難百轉。君子體仁足以長人,嘉會足以合禮,有仁德就可以做人之長也,你也能使人發展的生生不息,貞固足以幹事,貞固最重要,一切的事你都要正,固守的正才能使事情專心,是自受用,自己去修練的,體仁也是自己去修練的,前面有貞,不見得後面有貞,人都是這樣的。

  以唐太宗為例,唐太宗為什麼家族會這麼大的變化,他也是做了不夠正的事情~殺害手足,這還沒什麼了不起,唐太宗的弟弟叫元吉,有個太太很漂亮,他們沒有殺他太太,這個弟妹就常常到宮裡見唐太宗的太太獨孤皇后,皇后以前與她是妯娌,就安慰她,獨孤皇后是長孫無忌的妹妹,長孫無忌對唐太宗說:「你不要去碰這個弟妹」,弟妹就每次就跟著作陪,唐太宗好色,將她納入為妾,如此一來犯了大忌,所以長孫無忌皇后也很懊惱,認為唐太宗可以娶任何人,可是殺了弟弟,又娶了人家太太,這是犯了人倫之罪,雖然唐太宗最初為了天德,因為兄弟要殺唐太宗,所以他們遭天譴,為了天下老百姓的安全,將哥哥和弟弟給宰了,開創一個好的世代,而唐太宗卻犯了人倫忌諱,娶了弟弟的妻子,因而也產生一個天譴,他的太太鬱鬱寡歡,所以就會有唐家的子孫衰悼了,種了這個因,後世武則天就出現了,殺也殺不掉,元吉變成唐高宗了,他可以拿到天上之譴責唐太宗的罪行,他再變回變成武則天來搶唐朝的政權,只因為唐太宗犯了這私德,歷史貞固太難,所以才乃利貞啊,艱難百轉。

  元亨利貞四德最難做的是「貞」,因為亨的時候在創業之時,嘉之會大家都會,很亨,利也能勻,可是到亨利不能勻也分大小,最後要正,你正的時候,就沒意見,大家制度訂的是正的,照著走,貞最難啊,所以君子行此四德,只要做好亨利貞就啟元了,我們一定要養成隨喜功德,普賢菩薩十大願望的隨喜,隨喜可以使我們的心量大,看到誰去做什麼善事,誇獎他啊,我也希望我也能這樣做,你就算做不到,心中也就不會嫉妒,千萬去學習那個隨喜,所以它叫功德,不是福德,你隨喜是有功德是有清淨心的,有平等心的,你做的好鼓掌,最少在我們團體中競爭太多,有句廣告詞~輸在起跑點上,一副要贏人家的樣子,很可怕的廣告詞,三歲就知道太陽從東邊起來,到了十歲太陽也不會從西邊起來,一樣丫,不是多了七年,太陽就從西邊起來,知識是平等的,有什麼好急的,輸在起跑點,不會輸到哪裡去,小孩有他們的各正性命,你只要讓他們各正性命,無論多好,他都會善終,外國的小說常常都是童年中的陰影帶給人們新的問題,所以童年的快樂是最幸福的,童年的快樂在人長大以後就是受到困苦,也是光明的很容易度過,童年的快樂才會無憂光明開朗,它才會有幽默感的產生,不然幽默感很難產生,所以幽默感要練習,練幽默很難,要學會自我解嘲才叫幽默,不是去虧人家,虧人家不能叫幽默,這是嘴賤的,去譏笑人家讓人家受怕傷心,樹怕剝皮,人怕拉皮,你把他臉拿下來,你雖然講的很可愛、很活潑,可是你可能要搞清楚,你是可以剝你自己的皮,你把你自己的皮扒起來很輕鬆,你剝人家的皮就是會有疤痕,永遠扒不完,就算是塗了膏藥給他,他還是在療傷。

 

六、<乾>卦爻辭

初九:潛龍勿用。

  <乾>卦初爻小象傳:「潛龍勿用,陽在下」,「潛龍」意指龍潛在深淵,「乾文言傳」:潛龍勿用何謂也?龍德而隱者,是指變化培養德性時,尚未臻於君德之境界,改變不明顯,龍德仍然隱微之際,必須不易乎世,在變化中的時候就不跟世間交易,不會跟世界去交換,也不成乎名,也不在這世間成名,不易乎世就是說你不跟世間交換,不跟世間交易,不跟名聞利養交易,不跟喜怒哀樂慾望交易,不交易就是正,所以龍德雖然正,但是還看不出來,最重要的叫遯世無悶,雖然避世,不要有悶,可是這最難啊,人都會悶著,不見是而無悶,講的什麼話沒人認為是對,也不要介意,所以才潛龍勿用,因為現在不成乎名,龍德未顯,所以樂則行之,喜歡的事情就照著做,憂則違之,覺得有擔心的事情就避開,確乎其不可拔,潛龍的立場是不可以動的,不要認為世俗這樣交換會有好的,因為還在下也,還不夠成氣候,那個好很短暫的,所以是潛龍,是可以變化的,潛龍勿用,陽氣藏也,陽氣還藏在地下,這表示天時還沒現,陽氣是天氣,天的雲行雨施還沒到你這裡呢, 還藏在地下不動,君子以成德之行,潛龍怎麼發揮培養,君子以成德為行,日可見之行,潛之為言也,隱而未見,行而未成,是故君子弗用也,所以文言傳解釋,不易乎世,不成乎名,不遯世無悶,不見是而無悶,樂則行之,潛龍勿用。

  孔子寫文言傳的初爻這章的這時候,感想寫了這一段,再翻閱複習,又寫了一段,所以孔子寫文言傳,至少複習了好多遍,然後才寫下心得三合一完成潛龍在淵,可見孔子讀這一卦,花了好多心血,他每一次的思想創見都寫下來,成德為行,要行才是成德啊,不行看不出德行,日可見之行,我們的行為是累積的,這跟佛法修行相似,所以在人天之道的佛法,在易經裡面完成了,佛法中五乘法是人乘、天乘、聲聞乘、緣結乘、菩薩乘,五乘,易經是人天乘,易經要讓人有慾望,進一步滿足慾望的,人天乘的佛法,佛教在人間乘,初爻陽在下,氣候還不成,氣藏在地下,遯世無悶,不見是無悶,為什麼無悶?必須成德之行,行了才出來,最重要是心中要有太陽,只是氣候未到,世間上都是如此,所以在讀易經中最重要的就是安身利命,知所進退,才能各正性命。

九二:見龍在田。利見大人。

  見龍在田,利見大人,何謂也?利見大人,不是他自己,看到的大人才能見龍在田,才能德施普,欠缺大人,不能德施普,也見不了龍,更不能耕種,龍在田德施普,是指已經成德了初爻是可見之行,成德為行,已經成德了,利見大人,最重要是有大人啊,如果沒有大人利見,根本就無法施展,五爻也是利見大人,這二個爻都要利見大人,都是要看對方的,五爻是要看對方,才能對付天位,五爻要看二爻,他要看那個德施普的大人,他也要看那五爻的人,所以二、五爻是互相看的,如果沒見到大人,德不施普,反而會施得很偏,所以第二爻見龍在田,何謂也,龍德而正中也,警惕世人戒之在中,做事情的時候很難面面俱到,所以在二爻的時候只要正中不偏,龍德還是在可以變化,<乾>卦一到六爻,通通都講龍,隨時會變,很難利貞,龍德現在變得好了,是因為居正中間,庸言之信,庸行之謹,就是中庸的意思,平常的言論「信近於義,言可復也」,庸言之信,勿因信守諾言是高調的,就未信守,做不到時,會付出很大的代價。

  以前看過一個故事,有一個富翁生了三個兒子,臨死之際,出個考題問三個兒子說:「做生意最重要的是信用,答應的事情,不惜一切去遵守這就叫信用,萬一我們破產或過世,這個約定還要不要遵守?」答案當然是肯定的,不過人要有智慧,不要去做不可能達成的約定,這就是所謂「庸言之信」,這種承諾不會太不可高攀,警示人們勿因毀棄承諾而懊惱,不強作承諾,可能遭致失敗或發生缺憾,可是不致於亡覆;「庸行之謹」,意指平常的行為就要謹慎,所以謹小慎微,這是儒家最重視的道理,小的地方就很重要,以天風<姤>為例,大象傳:后以施命誥四方,是以嚴格的法令加以管制,<姤>天下有風,烽火燎原,所以只要有一點點風氣,如果用什麼東西去壓住,就會變成壓制,施命誥四方是指周全的命令清楚地告訴大家,它不是壓制,只是告訴民眾,這個風氣會有正面也有反面,我們要往正面處理,不是去壓制,可是大多數人都用錯了,歷代君王就常用錯,因為他們都用威權壓制。

  <乾>卦文言傳二爻:閑邪存其誠,這個「閑」在易經的<家人>卦初爻:「閑有家」,也有相同意涵,所以在家庭中就有閑,「閑」就是門檻,家裡的門檻好高跨不過去,就表示你家的水準很高,外面髒東西進不來,連小人物也進不來家裡,所以以前豪門巨賈大宅門門檻就很高,歷史上康熙皇帝每次一走路就踢到門檻,一怒之下命令把門檻給我砍掉,門檻砍掉門就關不起來了,門的設計就有門檻啊,那時候就沒人去砍門檻,中國平劇中,進門時還要馬掛帘起來,警示不能輕易登堂入室,這就是門檻的意思;「閑邪存其誠」,就是中庸之道,摒除邪道存誠心,至誠無邪,「善世而不伐」,在世間德施普而不誇耀,很難啊,見龍在田,有機會時就做,沒有機會時不必做,庸言之信,要信守承諾,一個人不信守承諾,成不了佛,你的行為不僅暴露了會有破綻,必須閑邪存其誠,心中都是至誠,那個至誠就是我們的自性,但是腦海裡面常常會有我們的習性,會有利害飄過來,所以這叫「閑自己」,不是「閑外面」,門檻擋在外面,你把邪惡擋在外面,「擋」就是設定門檻加以抗拒,但抗拒很難,倒不如反求諸己,所以你自己先設定門檻,訂明守則。

  善世而不伐,這裡面講得很好的,你在世界上能夠有所貢獻而不誇耀,就是<謙>卦,德博而化,必能感動他人,讓人忘勞忘死一起跟你做,就能見龍在田,而見龍利見大人,表示要有大人欣賞容許啊,此時陽氣已經在上了,見龍在田,天下文明,文明是與時俱進的,文明最重要的建立是法律、遊戲規則,不論科技如何昌明,經濟多麼繁榮,如果欠缺法律制度都不叫文明,四千多年前,漢摩拉比法典是世界第一部法典,表彰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原則,確立了地藏經的精神,殺了人會有輪迴地藏報,法律愈彰顯,文明愈進步!

  <噬嗑>卦大象傳先王以明罰敕法,法律隨著時代進展,如不與時俱進就不是先王了,所以「法後王」不「法先王」,後王法律愈來愈昌明,社會才會文明,這才叫天下文明,法律制度、遊戲規則是文明的,<乾>卦的龍才會顯,沒有文明的時候,龍現下是死的,依然是潛龍,不易乎世,還不能跟世界交換,易經<同人>卦彖傳:文明以建,<賁>卦彖卦文明以止,可是<同人>卦的文明就是類族辨物,人際種族藉由法律都分得很清楚,所以天下中正,此時龍德才可以顯現,不然都還是謹小甚微,庸言之信,庸行之謹,還是得閑邪存其誠,根本不能善世,天下文明之後,君子學以聚之,問以辯之,寬以居之,仁以行之,易曰:見龍,德施普,君德出現了,人生進退、得失,都很寬裕,寬以君子的意思,見龍在田,龍德裡面,君德完成了,在六個爻裡面講沒有一個講君德,孔子在文言傳裡面在補放出來,如果在變化中持之不了恆,還是乃利貞,真正做得好的,君德才會出現。

九三: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無咎。

  為什麼在第三、第四爻不講人,第一、二爻是變化,第三、四爻你己經現出來了,你有了君德,稱為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無咎,小象傳「反復道」就是說天天都不可以鬆懈,所以第三爻,君子進德修業,忠信所以進德也,修辭立其誠,所以居業也,知至至之,可與幾也,這表示要知己,知進退,懂得取捨,知進退可與幾,「幾」是剛剛好發現,現象一出現就懂了,毋須多言。

  歷史上最簡單的最有名的例子就是漢朝初年,漢高祖劉邦的兒子封為楚王,吳狄的父親是劉邦的兒子,他碰到楚王禮聘楚國三位賢士毛公、申公、白公,平常都對他們很尊敬,平日宴客時這三位卿士不喝酒的,只喝醋,他都會特別在他們桌席上不放酒,只放醋,其他賓客桌上都放酒,後來楚元王死了,他兒子繼位,第一次還記得這個禮數,第二次忘了,所以申公就跟毛公、白公說,這個新來的王子對我們已經不重視,其餘二人答稱:不會吧,他就只有這一次沒有擺這個醋,你就這麼介意?申公說不是,這是一種禮儀,他的父親會盡到這個禮數,如果他重視我們也會照做,我們大老提出的諫言他會聽,這一次有擺,第二次他就沒有擺了,第三次那我要退了,其他人就說你太小心眼了,王子才剛上任,還不太懂,申公還是退了職位,毛公跟白公沒退,到最後吳王長大,就間接把他們殺了,從這個歷史故事,可知君王已經不利貞了,臣子就應該離開,毋庸為他解釋。

  貞很重要,乃利貞,健之極也,第三爻夕惕若,緊張得不得了,因為你已經居於人位的高位了,三、四爻都是君子,五、六爻又是「龍」,要變化,一、二爻的龍也在變化,身為君子居於人位的時候在地上,必須很認真的處理這個問題,所以第三個爻說:終日乾乾,與時偕行,時變了你就走了,時有進步你就要跟著變化才會進步,時有退步你就要修正,終可於極也,要與時偕行,知終終之,可與存義也,瞭解終了之際,就終止,可以存義,以申公、毛公、白公的故事為例,申公知道這是終了,把它終止,讓彼此之間存著一個義氣,所以吳狄造反,從來就沒去殺申公,吳狄認為自己一向對申公很客氣,申公也沒來煩他,雖然不跟申公見面,但吳狄還記得他,甚至覺得申公這個人還不錯,知終終之可以存義,是故居上位而不驕,在下位而不憂,故乾乾因其時而惕,雖危無咎矣。

  在三爻位置上是很危險,故須時時惕勵在心,九三,重剛而不中,重三而不中,上不在天,下不在田,「重剛」猶如<大過>卦的重剛,己經重到沒有人動得了這一爻,但是位置不中,不在中位,所以上不在天,下不在田,又不在德施普天下文明的時候,所以要隨時惕危而無咎,如同<履>卦履虎尾,此處老虎是象徵慾望,實踐履行享受慾望的時侯,必須清楚,履虎尾,不是真有老虎,而是你玩權力慾望,會自己被老虎即慾望吞噬,在這個位置上,會被慾望、目標、權力腐化,履虎尾是非常借鏡在自己的,不是外面有老虎,心裡那隻老虎不是外面那隻老虎,外面那隻老虎射你也好、避你也好,可能都跑得掉,心裡的老虎是逃不掉,履虎尾的<履>卦就是心中自己那隻老虎逃不掉,不是虎頭,而是虎尾,就是上下搖劈哩啪啦在動的老虎尾巴,這個尾巴是心意不動的意思,老虎的虎威和斑漫是漂亮的,尾巴很麻煩,心中那隻老虎的尾巴表示你有的權力或是慾望,那隻尾巴心定不動,還是回到利貞的問題,所以整部易經陽爻比較多的都是講整個利貞,陰爻多了,就叫你貞固,必須守住不要變化得那麼快。

九四:或躍在淵。無咎。

  四爻或躍在淵,無咎,或躍在淵之前原本有一句話飛龍在天,四爻己經在天位了,飛龍在天移到五爻裡面去,它把那句拿掉,文言傳九四,上下無常,非為邪也,進退無恆,非離群也,君子進德修業,欲及時也,故無咎,進德修業,如果想使功課修業能夠大,事業做得好,必須及時,可是的進退不是要離群,上下無常表示,能夠上飛龍在天,也可以在或躍在淵,或躍就是飛龍,在淵還是潛龍,歷史上康熙皇帝的時候,雍正是王子之一,因為王子在爭王位此時或躍在淵,如何決策這個問題好難,可不可以拒絕躍而仍待在淵?這此際四爻己經在天位了,所以欲及時也,如果進德好就承擔這個問題,做不好可能跌入深淵,不過第二個選項,我就在淵裡,直接避開,都沒有躍,躍了才會在淵,所以這是進退無常,一下變卿王,一下變回原位,雍正就是或躍在淵,進退無常,有時被擺起來,有時就被打下去,就像鄧小平或躍在淵,三進三出,進退無常。

  進退無恆,非離群也,不是說退了就離開群眾或團隊了,不是要躲的,而進德修業,該有表現就去表現,該你退就退,不在乎別人的私心,就做潛龍,「潛」最重要就是大明終始,在我們中國歷史上,能退就退起來的很快,他們都是在幫上面揹政治責任,那種都是帝王術,重剛而上不在天,下不在田,中不在人,故或之,就是表示這四爻是這麼的不好,可是在另一方面乾道乃革,乾道變化在這四爻是革命的,去故的,把舊的都給丟掉,是各正性命的,所以這邊已經擺明了有飛龍在天的意思,不是潛龍在天,這個爻時候到了,是要革命的。

九五:飛龍在天。利見大人。

  飛龍在天,是位,五爻飛龍不是去從事責任的人,只是在那個位,所以同聲相應,同氣相求,水流濕,火就燥,雲從龍,風從虎,天下有風就會變,天風<姤>,所以龍就在變,人心在變,雲從龍,它才能夠聚集,風從虎,風氣是從老虎來的,天下有風的時候老虎就出現了,所以說虎虎生風,你做了大人位了,就可以改善天下的風氣,這個五爻是大老虎坐在位,乾道乃革,大人虎變,<革>卦就大人虎變,跟它是呼應的,飛龍在天以後各從其位,本乎天者親上,本乎地者親下,大人虎變的時候,就有天下為公,龍樂於奉獻服務社會,崇尚天道,老虎是跟地道學習的,是人法地,可是雲從龍是法天無私的奉獻,人法地,地法道,道法天,風氣到了,又有這些人位在,才叫做飛龍在天,表示很多從事公眾的事務的人在天上,大人者與天地合其德,日月合其明,與鬼神合其吉凶,天地人鬼神,在這世間有權力的人斑爛漂亮,君子豹變大人虎變,所以豹是君子,斑爛沒有像虎那麼棒,可是也有個型,所以人死留名,豹死留皮。

  飛龍在天乃位乎天德,位在天德,不是真正做事的,是要利見大人,要見到二爻德施普的人,老虎斑爛是因為你見到有德施普的人,它是相對的。

上九:亢龍。有悔。

  亢龍有悔,盈不可久,不可滿,滿不可久,它並沒直指權力,<乾>卦天道沒有權,
<坤>卦地道有權,道不可滿,盈不可久,貴而無位,高而無民,賢人在下位,為什麼賢人在下位?可見賢人離上爻你很遠,上爻周遭的下面都不是賢人,賢人在飛龍在天的位置下面,跟上爻沒有關係,所以上爻你不應當動則有悔也,做什麼都不對,沒有人輔助,會陷入<剝>卦的危險境地,下面沒有人輔助,導致整個垮了,所以亢之為言也,知進而不知退,知存而不知亡,知得而不知喪,其唯聖人乎與時偕行,終日乾乾,與時偕極,就是亢龍有悔,必須跟隨時代往前邁進,盈不可久,這裡是一時。

用九:見群龍無首。吉。

  群龍無首吉,天龍不可為首,因為五爻的位置己經位在天德,最好都是由下面的人來做事,五爻只是做一個名目上的人,群龍都是變化莫測,風從虎,雲從龍,五爻在天德的時候,只是讓每一個龍都起來,天下就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