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經典園地

九变-孙子兵法第九篇

石粤军 学长

没有九变的〈九变〉篇

〈九变〉是《孙子兵法》十三篇中最短的一篇,其中争议也最多,包括章句的错置问题,内容中的争论 – 最显而易见的就是〈九变〉篇中,并没有“九”变,同时在首句中与〈军争〉有相当的重复性,恐有错置之虞。根据钮先钟先生在《孙子三论》一书中,明代也曾有研究建议这几篇在章句上做调整,以期符合“九变”之数,可惜并未受到广泛的注意。不过,在研读《孙子兵法》同时,我们应更关注在孙武对于战略思考上的格局,至于“大德不踰闲,小德出入可也”,有些不圆满、不完整之处,就留待各人体会和解读吧。

〈九变〉篇

孙子曰:凡用兵之法,将受命于君,合军聚众,圮地无舍,衢地交和,绝地勿留,围地则谋,死地则战。涂有所不由,军有所不击,城有所不攻,地有所不争,君命有所不受。

首句中“圮地”(音同痞),指艰难险阻之地;“舍”指扎营。“衢”则是四通八达之会合处,自然讲求各方往来互动和谐。“绝地”则指不毛之地,特别是地形、气候环境恶劣所在;“围地”则容易受到埋伏,遭人暗算。“死地”自然会引人求生欲望而背水一战。这里提出五种不同的情境,但不仅限于如此;因为“九变”之意,就是“多变”,要人能触类旁通。在《易》中谈“九”为阳极之数,必然面对极大的转变 (由九而六);故无须就〈九变〉中是否有九种变化而争论不休,能掌握其中要旨,自然能因应千变万化的局势。“涂”同“途”,即道路;这几句中提出在面对不同状况下的取舍 (trade off),所谓“不是放到篮里都是菜”,对于将领而言,要能有自我独立的判断能力。“有所不”就代表不是完全的唯命是从,也不是自以为是的一意孤行,而是经过分析与考量现实的抉择。

故将通于九变之利者,知用兵矣;将不通于九变之利,虽知地形,不能得地之利矣。治兵不知九变之术,虽知地利,不能得人之用矣。是故智者之虑,必杂于利害。杂于利,而务可信也;杂于害,而患可解也。是故屈诸侯者以害,役诸侯者以业,趋诸侯者以利。

此段文句中谈到“九变”与“五利”,也容易让人陷入文字计较的圈圈里;基本上,就孙武当时的作战状况,与当今现代化的作法比较,实在是有天壤之别。因此,不需字斟句酌地一一对照,能“不可为典要,惟变所适”才是真正掌握了“九变之术”,能得“九变之利”的“知用兵”之将。在此孙武提出其中贯通古今的大原则:“智者之虑,必杂于利害”。因此,趋利而避害,就是让人做出选择的最好方式。“信”有“申”意,也就是有了好处,自然会让人趋之若鹜;知道可能的风险,就会防备、避免遭受损失。不仅在战场上如此,在政治上也一体适用,连诸侯也可以因避害而顺从,因愿景理想而投入奋斗,因为利之所在而努力不懈。在此,刘老师举春秋战国“郑国渠”的故事,说明郑国为间,入秦而使其投入大规模的经济建设,修筑渠道而无心投入侵略邻国的战事中。后来郑国潜伏为间之事曝光,秦国虽知其为间却仍投入渠道建设之中,就是因为“利之所趋”而“患之能解”,使得“诸侯为其所役”。这不仅是春秋战国有名的“霸主心术”,更将人性的弱点彻底发挥,扩大到对政治、国家的影响层面。

故用兵之法,无恃其不来,恃吾有以待也;无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也。故将有五危:必死,可杀也。必生,可虏也。忿速,可侮也。廉洁,可辱也。爱民,可烦也。凡此五者,将之过也,用兵之灾也。覆军杀将,必以五危,不可不察也。

同样的道理,应用在“用兵”上,就是做最好的准备,建立自己不可忽略的价值 – 因此产生了“失去你,赢得世界又如何?”的重要性和自信心。末句中强调人性的执著就是一种弱点,这种特质,多半充满单线思考,与〈军争〉中所言“迂直”相悖,而落入可被操弄的地步,是为将者必须注意的问题。在《论语》中,孔子也提醒:“毋意,毋必,毋固,毋我”(〈子罕〉),也有相同的忠告,小心个人特质成为人性中的危险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