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專欄-經典園地

九變-孫子兵法第九篇

石粵軍 學長

沒有九變的〈九變〉篇

〈九變〉是《孫子兵法》十三篇中最短的一篇,其中爭議也最多,包括章句的錯置問題,內容中的爭論 – 最顯而易見的就是〈九變〉篇中,並沒有「九」變,同時在首句中與〈軍爭〉有相當的重複性,恐有錯置之虞。根據鈕先鍾先生在《孫子三論》一書中,明代也曾有研究建議這幾篇在章句上做調整,以期符合「九變」之數,可惜並未受到廣泛的注意。不過,在研讀《孫子兵法》同時,我們應更關注在孫武對於戰略思考上的格局,至於「大德不踰閑,小德出入可也」,有些不圓滿、不完整之處,就留待各人體會和解讀吧。

〈九變〉篇

孫子曰:凡用兵之法,將受命于君,合軍聚眾,圮地無舍,衢地交和,絕地勿留,圍地則謀,死地則戰。塗有所不由,軍有所不擊,城有所不攻,地有所不爭,君命有所不受。

首句中「圮地」(音同痞),指艱難險阻之地;「舍」指紮營。「衢」則是四通八達之會合處,自然講求各方往來互動和諧。「絕地」則指不毛之地,特別是地形、氣候環境惡劣所在;「圍地」則容易受到埋伏,遭人暗算。「死地」自然會引人求生欲望而背水一戰。這裏提出五種不同的情境,但不僅限於如此;因為「九變」之意,就是「多變」,要人能觸類旁通。在《易》中談「九」為陽極之數,必然面對極大的轉變 (由九而六);故無須就〈九變〉中是否有九種變化而爭論不休,能掌握其中要旨,自然能因應千變萬化的局勢。「塗」同「途」,即道路;這幾句中提出在面對不同狀況下的取捨 (trade off),所謂「不是放到籃裏都是菜」,對於將領而言,要能有自我獨立的判斷能力。「有所不」就代表不是完全的唯命是從,也不是自以為是的一意孤行,而是經過分析與考量現實的抉擇。

故將通于九變之利者,知用兵矣;將不通于九變之利,雖知地形,不能得地之利矣。治兵不知九變之術,雖知地利,不能得人之用矣。是故智者之慮,必雜于利害。雜于利,而務可信也;雜于害,而患可解也。是故屈諸侯者以害,役諸侯者以業,趨諸侯者以利。

此段文句中談到「九變」與「五利」,也容易讓人陷入文字計較的圈圈裏;基本上,就孫武當時的作戰狀況,與當今現代化的作法比較,實在是有天壤之別。因此,不需字斟句酌地一一對照,能「不可為典要,惟變所適」才是真正掌握了「九變之術」,能得「九變之利」的「知用兵」之將。在此孫武提出其中貫通古今的大原則:「智者之慮,必雜于利害」。因此,趨利而避害,就是讓人做出選擇的最好方式。「信」有「申」意,也就是有了好處,自然會讓人趨之若鶩;知道可能的風險,就會防備、避免遭受損失。不僅在戰場上如此,在政治上也一體適用,連諸侯也可以因避害而順從,因願景理想而投入奮鬥,因為利之所在而努力不懈。在此,劉老師舉春秋戰國「鄭國渠」的故事,說明鄭國為間,入秦而使其投入大規模的經濟建設,修築渠道而無心投入侵略鄰國的戰事中。後來鄭國潛伏為間之事曝光,秦國雖知其為間卻仍投入渠道建設之中,就是因為「利之所趨」而「患之能解」,使得「諸侯為其所役」。這不僅是春秋戰國有名的「霸主心術」,更將人性的弱點徹底發揮,擴大到對政治、國家的影響層面。

故用兵之法,無恃其不來,恃吾有以待也;無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也。故將有五危:必死,可殺也。必生,可虜也。忿速,可侮也。廉潔,可辱也。愛民,可煩也。凡此五者,將之過也,用兵之災也。覆軍殺將,必以五危,不可不察也。

同樣的道理,應用在「用兵」上,就是做最好的準備,建立自己不可忽略的價值 – 因此產生了「失去你,贏得世界又如何?」的重要性和自信心。末句中強調人性的執著就是一種弱點,這種特質,多半充滿單線思考,與〈軍爭〉中所言「迂直」相悖,而落入可被操弄的地步,是為將者必須注意的問題。在《論語》中,孔子也提醒:「毋意,毋必,毋固,毋我」(〈子罕〉),也有相同的忠告,小心個人特質成為人性中的危險所在。